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7.第97章 但求保他一命
    <!--章节内容开始-->    “灵虚门今日不同往昔,你只身一人前往灵虚门定然凶多吉少,不论你这一年里经历了什么又成长了多少,还是暂且留在公会,从长计议为好。”在云方景上灵驹之后而驾之离去之前,沐岳峰还是开口劝解着,“他们的目标似乎是你,若你不出现,你妹妹应当不会出什么事情。”

     云方景目光徐徐移过,而落到了沐岳峰的身上:“若是你有救出我妹妹的可能,应当早就去救了,但是你没有说明你也做不到。灵虚门那个明面君子暗地小人的地方,梦儿待在那里,哪怕多一秒我都心生难宁,纵然我此刻不去,迟早也会忍不住的。”

     云方景的话音缭绕在沐岳峰的心中久久回荡,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云方景手中缰绳一抖,整个人也随着灵驹而迅速遁入苍穹,朝着灵虚门的方向迅速前行。

     片刻间,苍穹上云方景的身影,便埋没于天地之间。

     随之,沐岳峰猛然收回了目光,而神色间浮现出浓重的忧虑,紧随其后视线则向后一转,最终定格在了雷灵师公会雄威建筑的顶端。

     踏!

     下一刻,他脚步掠出,而迅速的回到了雷灵师公会之中,穿行间,他则迈过数层阶梯,最终来到了整个公会的最顶端中,最中央的那间隔室之外。

     “少主,会长吩咐若无要事任何人都不可以打扰。”

     走到门前,他却是被门前的两名侍卫拦了下来。

     他当下沉声一喝:“让开!”

     随之手臂一撇,便将拦住他的那人猛地推开,随之重重一掌按在门上,硬生生地将折扇沉重的门用蛮力推了开来。若放在平时,他是绝不会这么做的,因为这是对他师尊的大不敬。

     “师尊!”

     沐岳峰入门,便立刻开口一声称呼。

     “峰儿,发生什么事了?”

     见他如此,雷灵师公会的会长则立刻站起身来,开口询问道。依照他对沐岳峰的了解,后者是绝对不会这般鲁莽的,而他若如此,必然是因为有着至关重要的事情,不得不如此。

     “师尊,你可还记得七个月前灵虚门前来此处,带走了一个女孩?”

     沐岳峰开口问道。

     随之,会长点头,回答道:“如今公会势微,与他灵虚门根本无力抗衡,纵然你受人之恩,公会也无法替你担这个风险。况且,事情已经过去了七个月,你又何必再提?”

     “七个月前,我执意要留下那女孩的时候,曾对师尊你说过,她的兄长极具雷灵师天赋。当日,你为了顾全大局,加之这只是我一人之言,所以你不相信。今天,她兄长回来了,但执意要去灵虚门,弟子此刻愿以卸继承人之位,不求公会开罪灵虚门,但求能够在灵虚门手里,保他一命!”

     话音落罢,沐岳峰双膝触底。

     他并不是一个性情中人,也不是没有尊严的人。但是,在他与云方景交换的条件中,云方景救过一次他妹妹的命,但他却没能够遵守诺言保护好云方景的妹妹,此刻哪怕要他以死谢罪,他也认了。

     “峰儿,起来。”

     沐岳峰谢师之礼未能完成,他的师尊便立刻上前拦住了他,“如今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灵虚门带走他的妹妹,无疑是为了把他引出来。从灵虚门手中保他一命,无疑会开罪灵虚门。”

     “或许现在的他还不强大,但我相信,他必然能够救公会于水火。”

     沐岳峰回答当机立断。

     而后,公会会长长叹一声,才是开口说道:“但愿等到他救公会于水火的时候,公会还没有被灵虚门连根拔起。”

     此话落罢,他的脚步则走过了沐岳峰,而站定于门下,对着外头的两个侍卫开口吩咐道:“替我吩咐下去,让几位座上长老到公会大门外见我。另外,再安排十名末影护卫,去灵虚门。”

     屋内,沐岳峰听着他师尊的话语,神色间略微一颤。

     先不说将几位座上长老都叫上,单单是直接安排了十名末影护卫,就已经说明自己的师尊对此事的态度了。雷灵师公会,是这片广袤大地之上,一个十分庞大而又牢固的势力,楚国境内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不过却是独立运作,由楚国总部负责管辖。

     而末影护卫,则是更高层面的雷灵师公会指派给楚国总部的精锐强者,每一人的修为都达到了金丹期。整个楚国总部,一共也只有二十一名末影护卫,而如此一行,几乎直接调度了一半。

     “走吧。”

     正当沐岳峰思绪间,他的师尊便开口,转而前者回过神来,紧随后者脚步而想着雷灵师公会的大门方向走去。

     ……

     与此同时,云方景驾着灵驹,疾驰于天穹之上。

     而回过神来的时候,西边的日暮已经完全消失,留下的只有满天繁星。云方景在银白月光的挥洒之下,毫不停留地继续向前赶去。

     赶路间,云方景的胸前衣物掩盖之下,一个长着小角包的头突然冒了出来,而此刻一股气息不经意从它身上流露而出,令的云方景身下的这匹灵驹浑身一颤,不过好歹没有出什么大事。

     “小子,刚才那个人族幼崽实力比你强很多,连他都怕的地方,你去了恐怕就是有去无回,你想去做什么?”

     这一次妖龙的声音,是从它的口中发出来的。

     而云方景沉默着。

     须臾过后,他终于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等我到了灵虚门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要做的肯定不是好事。”

     “我不会帮你。”

     “你没必要帮我。”

     云方景的回话十分果决,他纵然不知道在他离开的一年里,楚国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但是他依旧能够明白灵虚门究竟是什么样一个存在。他凭借如今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抗衡灵虚门,但至少,他必须这么做。

     楚国王都在楚国偏南,而灵虚门则在楚国偏东,此间相距近万里之遥。若凭脚力,恐怕要走上大半个月。而灵驹不同,日行五六千里并不难,而云方景不眠不休地前行了两个黑夜,终于在第三日的破晓十分,望见了灵虚门的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