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3章 我所做的微不足道
    山虽然不高,但是山路却也略微有些陡峭。

     走到山脚之时,看到新踏出来的痕迹,他便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立刻急掠至山巅,目光扫过却四下无人,但是脚下那依稀可见的足迹,指引着他走到了一处断崖旁,向下望去,方梦蜷缩在一处四五丈下的小平台上,娇躯微微颤抖着。

     四下一望,他很快就寻到了一根足够长也足够皆是的藤条。

     踏!

     他也根本顾不了那么多,一手抓着处理好的藤蔓,便直接从上头纵身向下一跃,通过几次手上力道的缓冲,他才是以最轻的方式落到了那一处平台上,尽可能避免平台被他的冲击力所冲塌。

     此时,方梦在听到了一旁的声响之后,将埋在手与膝盖环抱之内的俏脸抬起来,面向了方景。

     那面色,显得苍白。眼角,也有分明的泪痕。

     方景见她这般,牙关一咬眼神中也立刻带上了一抹心疼。

     “梦儿,能站起来么。”

     只不过,在这里也不能够呆的太久,这一个小平台应当也支撑不了他与方梦两个人的重量太久。

     方梦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随之,她便拖着僵硬的身子,徐徐站起身来,伸出手去抓住方景也同样对她伸出的手。

     方景此刻力道一用,直接是将方梦用只手抱在怀中。而后另一只抓着藤蔓的手稍加用力,再借助着脚下踏着岩壁的力道,便带着方梦一同向着那断崖上头攀爬。

     在方景怀抱中,方梦显得那么柔软,而且也是那么的轻盈。仿佛是小小一只,难免让人生起保护欲。而此刻方梦将俏脸埋在方景的肩膀上,虽然娇躯的颤抖已经平息下来了,但那微弱的抽泣感觉依然存在着。

     踏。

     终于,在带着方梦回到了山崖之上过后,方景便将她轻轻的放下。在方梦此刻身着的碎布连裙上,很明显的有几道划痕,不是被树枝割伤的便必然是被尖锐的岩石划开的。

     “对不起……又让哥哥担心了……”

     站稳后,方梦的神情上显然挂着自责。这结果与她原本的预期便有相当的出入,如此这般她非但没有能够替方景采到治疗外伤的药,反而让自己陷入困境落得一身割伤。

     听着她这带着啜泣感,而声音也显得微弱的话语,方景那轻蹙的眉宇也不由地松了下来,而后他轻叹一口气,眼神中也只剩下了宠溺,抬起手来轻抚着方梦娇小的脑袋,那秀发间淡淡的清香也扑鼻而来。

     待方梦的啜泣感彻底平息后,方景才是说道:“是哥哥让你担心了,该道歉的是哥哥,还让你遇到了危险。”

     话音落下之际,方梦那水灵灵的瞳眸中,原先带着的轻微伤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近乎于茫然的神情,毫不便宜地看着方景。

     而后者看着前者那呆滞的眼神,多少也有些疑惑不解。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随后,方景这般问着,而视线中也多了一丝担忧。毕竟这山上蛇虫鼠蚁那么多,若是被伤着了的话,对于他而言也绝非小事。

     但方梦却并没有开口回答他,甚至于面对着他的视线,她的眼神都有些飘忽不定,显然是在闪躲着,不敢与他正视。

     “梦儿,到底怎……”

     方景接连的问话还未说完,方梦便一下子挣脱了头上轻抚着的手,向后退了几步濒临断崖边缘,那眼神中非但是有着茫然,还多出了些许惧怕的感觉。

     方景见她如此,便有些不知所措。

     “今天的事情是我做错了,若是我没有萌生要采疗伤药的想法,也就不会来到这里,甚至于还因为自己的弱小让自己陷入困境,这一切都应该是对我拖累哥哥的惩罚,但为什么你还要对我那么好,哪怕你骂我打我也好,为什么!”

     十一岁的小女孩,此刻用那近乎于嘶吼的声音对着方景,尽可能大声地宣泄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这是自责,她在憎恨着自己。

     看着情绪突然发生如此大转变的妹妹,方景一惊却又不言不语。十一年来妹妹都十分地乖巧,一直以来都是以安静的姿态对待着别人,而正因为如此方景也只是在一味地以自己的方式保护妹妹,却从未真正在意过她的感受。

     一直以来他对妹妹的保护,无疑已经变成了妹妹的一种负担,压迫着她弱小的心灵。

     “我从来都没有为哥哥做过什么,一直都是哥哥在无条件地为我付出,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还能够得到这样的优待,而哥哥疲于奔波却还要时常受人欺辱,我只希望哥哥不要再对我那么好,哪怕将一直以来的怒火放在我的身上也好!”

     说到此处,她的目光向着一侧一撇,娇躯也再次开始颤抖:“若是……若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我,哥哥的日子或许会好受很多……”

     啪!

     方梦话语说完话音还未落下,一记响亮的耳光便打在了她的脸上,不过下一刻便立刻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将她紧紧束缚在其中,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出去。

     “这一巴掌,是惩罚你说了不该说的话。梦儿对我的每一个笑容,都是我最大的慰藉,相比之下我所做的一切都微不足道,我明明什么都还没有为你做。”

     紧紧抱着方梦,方景如是说。

     而在他的怀抱中,方梦的娇躯依然在颤抖着,不过却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反而将自己的身躯更深地埋在方景的胸膛上。

     “哥哥……太狡猾了……”

     这句话语吐露出来之后,她娇躯的颤抖便一点点地减轻下来,开始享受着方景怀抱中的温暖。

     “梦儿,你永远都不需要为你得到应得的而自责,你是我的妹妹,哥哥为妹妹做任何事情都是天经地义的。梦儿,答应我一件事,在你有自己的心上人之前,陪在我身边寸步不离,好么?”

     怀抱中平静的娇躯,传来阵阵清香,让方景的内心也安静地波澜不惊。

     “梦儿想要一辈子都陪在哥哥的身边,哪儿都不去。”

     方梦如是回答。

     “傻瓜,不嫁了啊?”

     “不嫁了……难道哥哥嫌弃梦儿么?”

     说话间,方梦娇首轻轻抬起,美眸中带着疑惑。

     方景嘴角再度流露出淡淡的笑容,眼神中的宠溺让的方梦再度将娇容埋入方景胸膛。

     “不嫌弃。”方景如是回答。

     两人相拥许久,才终于是分开。而此刻,方梦的面色也由苍白好转了好多,方景这才是稍微松了一口气。

     而后,方景背着受伤的方梦,很快就回到了家中。

     处理伤口,直至夜幕。

     而同一时刻,另一方面。

     “东阳,你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大好,怎么了?”

     白杨镇白家内阁一处院落主堂之内,白仲山饭罢过后,将白东阳留了下来,如此对着后者问道。

     而后者支吾着,却又没有言语。

     “不说也罢。”

     见他不愿说出来,白仲山也并未强求,而是将话题一转,“不过我又听说,今日你在白家药坊又对那方景大打出手了?虽然弱肉强食的确没错,但他至少也勤恳为白家做事,若人人都如你这般恃强凌弱,有朝一日白家落寞了,又有何人会伸出援手?”

     听此话,白东阳一愣。

     随之,他道:“白家在白杨镇如此地位,又怎么会落寞?”

     “虽然如今白家蒸蒸日上,不会突然落寞。但是你不同,你的天赋在白家虽然不差但也不算好,还是少惹是生非为好。”白仲山如此说着,但是眼神中却并无责怪。

     话虽如此,但是白仲山对于白东阳一直以来的种种,都是睁一眼闭一眼,最多说说而已从未真正出手介入。

     而他的此话一落,白东阳也沉默不语,无话可答。

     “好了,该说的话我就说到这里,你回去之后自己好好反思一下。”

     话至此处,白仲山便是将手边的茶水端起,抿了一口,随后才是轻舒一口气说道,“你哥哥的信件今日到了白杨镇,说是最近这段时间会抽空回来看看。”

     “哥哥要回来?”

     听到此话,白东阳的神色一下子好转不少,更是将刚才那‘训斥’抛之脑后,“这才入了灵虚门两年,就要回来了么,是不是犯了什么错?”

     听他此言,大堂主位之上的白仲山将茶杯放回桌上,才是徐徐说道:“你以为天底下人人都像你这般么,你哥哥天赋如何还需要我多说什么?这一次回来,信件中也没有说理由,不过倒是说,有一个好消息,到时候他会亲口说。”

     “好消息?”

     听着,白东阳眼神一滞,随后看着白仲山那略显喜悦的神色,便已经略知一二。若要说入了灵虚门之后,还能够称之为好消息的消息,就只有一个了。

     “孩儿乏了,现行告退,父亲早些休息。”

     随之,白东阳如此一声,嘴角便是带起了一道诡异的弧度,退出了大堂之内。而离开了大堂之后,他的目光便在院落之中望向天穹上的繁星,面容顿时狰狞了几分。

     “方景,你逍遥不了几天了。”

     而话语间,他眼中更是闪过了一丝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