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第一回
    赵陌桑从帘子里扶着侍女的手小心踏下马车,第一眼望见的便是那一袭杏色锦袍的公子。青年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握着普通的陶瓷杯,正静静的饮着茶。

     赵陌桑不知自己为何忍不住便去注意这名男子,或许是因为他周身平静温和的气息在这嘈杂的酒馆中太过突兀,又仅仅只是因为他恰巧坐在赵陌桑第一眼便能见到的地方。

     带着斗笠面纱的大家小姐在侍女的牵引下往不起眼的桌上一坐,等着眼神麻利的小二为她端上最好的茶水,一解路途疲乏。

     她的到来令不少佩刀的武侠人士侧目,然而不久后这些武侠人士便又自顾自的聊开。赵陌桑忍不住去看那杏衣公子,却见那公子也微微侧首,仿佛对那些武侠人士所聊之事十分感兴趣一般。

     “……你别不信!孔雀翎真的现世了!有人见过!”

     “你说有人见过谁见过?都说见过孔雀翎人的都死了!孔雀翎要是出现了,孔雀山庄还至于依然颓败着,任凭蜀中那一家霸着暗器第一家的名头不放?”

     “你你——!江湖早有传言说唐门有孔雀翎,这你又要怎么解释!”

     “口说无凭,要是唐门真有,孔雀山庄还不早就扑上去要讨回来了?”

     赵陌桑侧耳认真听了片刻,发现只是一群江湖人士争论,一没有提到万梅山庄,二没有提到西门吹雪,便不再有兴趣听下去,倒是那杏衣公子反倒露出了更感兴趣的模样。

     赵陌桑微微撩开面纱轻嗫了口茶,扯了扯身侧侍女的衣袖低声开口道:“你去找个人打听一下,这里离万梅山庄还有多远。”

     侍女应了一声,乌黑的眼圈转了转,便在赵陌桑微嗔的视线下,行至那锦衣公子身边,脆生生开口问道:“这位公子,打扰了,我家小姐想询问公子,这里离万梅山庄还有多远?”

     锦衣公子听完了侍女的话,微笑着道:“还有十里不到,便是万梅山庄所在了。”

     侍女道了谢,转而又道:“我见公子也不像这里的本地人,来这里,也是要上万梅山庄吗?”

     世人皆知西门吹雪是万梅山庄之主,而西门吹雪无疑是江湖新一辈剑客心中难以超越的存在。然而西门吹雪甚少出庄,能见到这位白衣剑客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不知有多少慕名江湖侠客,三三两两来到万梅山庄地界,想着也许便有机会见到这位剑客一面。

     然而放眼整个江湖,成功进了万梅山庄的,除了名满天下的陆小凤……就只有峨眉四秀仅剩的一秀,二秀孙秀青。

     这侍女自然也是这么认为,即使这锦衣公子连柄兵器也无。

     锦衣公子听闻她的话,颌首称是。侍女闻言,更是高兴道:“如果公子不介意,愿不愿领我们上万梅山庄?雇来车夫只敢驾车来此,再进却是不愿,可我们自己家的车夫却不认识具体的路。”

     面对侍女的请求,锦衣公子微笑着答应了。

     他似乎就是这样的人,不会拒绝任何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在被侍女扶着重新上了马车,赵陌桑透过薄纱看着锦衣公子,不由自主的有着这样的认知。

     锦衣公子坐在马车外,丝毫不介意身侧做的是个马夫,反倒认真的替他指着路。侍女掀起帘子偷偷看了几眼,转而对赵陌桑道:“小姐,那公子脾气真好。”

     “别乱说。”赵陌桑微窘,制止了侍女的额评价,自己确是忍不住一路透过马车帘被风吹起的间隙,瞧着总是挂着温润笑意的锦衣公子。

     “都说能上万梅山庄的男人只有陆小凤,小姐你看他这么熟悉路,是不是就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小凤凰啊?”

     赵陌桑微笑道:“他不是。”

     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三月春风滑过初融的雪水,有着一般女子难有的知性温柔。赵陌桑凝视了车外引路的青年一眼,道:“我见过陆公子,他呀,和眼前的人性格毫无相似之处。”

     赵陌桑想说陆小凤就像是一阵风,在天地间随意的飘荡,是个再标准不过的浪子。可眼前这男人更像是西湖的一捧水,温和无争,如玉君子。

     侍女道:“你看我,都忘了小姐和陆大侠是朋友!小姐,你说西门庄主会同意吗?”

     听到这句话,赵陌桑眼中的笑意淡去,她盯着自己的手,那是一双极美的手。可如今这双手正紧紧的攥着一只帕子,无意间暴露出主人的紧张。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来万梅山庄之前,陆小凤曾劝止过赵陌桑。天下剑客如此之多,并不只有一个西门吹雪,况且西门吹雪的剑是杀人的剑,并不适合传授于人。若是要替赵简寻个剑术师父,点苍骆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赵陌桑也知道西门吹雪不易请动,可在她的眼中,赵简值得最好的。他是太原赵家的嫡子,既要学剑,自然也该请到最好的师父来教。

     当今武林,要论剑术,该是武当木道人、峨眉、独孤一鹤、南海叶孤城以及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最为出色。这几人中又以西门吹雪最为年轻,更何况四月里他胜了峨眉独孤一鹤之事更是名动天下——这让赵陌桑越发坚定了要请他来教授赵简剑术的决心。

     陆小凤对她的决定之事叹息,留一下一句“祝你好运”便离开了太原。而她则踏上了替弟弟寻师之路。

     思绪烦扰间,马车在锦衣公子的指引下缓缓上了山道。闷热的天气令赵陌桑忍不住掀开幕帘,幕帘打开,不远处古朴而透着锐意的深色庄园便扑面而来。

     如今是六月,万梅山庄笼罩在一片匆匆绿意中,立在山腰上,静谧美好的就像是座世外桃源。

     她看着表情平和的锦衣公子,忍不住轻声问道:“公子来万梅山庄何事?”

     这话问的有些失礼,赵陌桑几乎是出口就有些懊悔。然而那锦衣公子却像是了解她的尴尬一般,微笑着便将这尴尬化于无形。他就像回答一个老朋友随意提起的一件事般,开口道:“我答应了一个小姑娘,要来看她。”

     赵陌桑一愣:“小……姑娘?”

     马车靠近后便被拦下,拦车的仆人一见锦衣公子便从怀里掏出了幅画,努力的想要分辨。对比了半天,才放弃一般直接开口问道:“可是花公子?”

     锦衣公子微笑颌首。仆人几乎是立刻舒了口气:“小姐等您很久,庄主吩咐若是您来了,直接进就好,不用通知。”

     赵陌桑从她的角度刚好能望见仆人握着的画纸,只见那画纸上不知画了什么人,只有人物脸上那上扬的一道表示笑容的弯弧能够勉强辨认。

     仆人注意到了她,忍不住开口道:“这位是……”

     锦衣公子顿了顿道:“是我的朋友,想来拜见西门庄主。”

     仆人恍然:“是花公子的朋友吗?庄主不好说,小姐那儿一定没问题。既然是花公子的朋友,那就请吧!”

     赵陌桑向锦衣公子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对方却仿佛并未注意到,只是由仆人引着一路往厅堂而去。

     等到了厅堂之后,仆人告退。赵陌桑坐在椅子上却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自她出生起,很少有如此不安的时候,或许是这一路的见闻令她更深的明白了当初陆小凤的话,令她生平第一次对自己不自信,产生动摇。

     与她相反,那位被万梅山庄的仆人称为“花公子”的青年倒是安静的坐在一旁。不一会儿,他的嘴角渐渐溢出笑意,而这笑意和赵陌桑之前见到的温和笑意截然不同。

     赵陌桑能明显感觉到青年忽而变好的心情。

     还未等她深思,一声愉快清脆的唤声便从偏门传来,紧接着赵陌桑只觉得一团雪白扑来,等回过神,便见锦衣公子的怀里不知何时钻进了一个雪白的少女,正高兴的和他说话。

     “花满楼花满楼花满楼!”小姑娘高兴的笑弯了眼,“你来看我了!”

     花满楼微笑道:“我答应了你。”

     “嗯。”唐雨快速的点了头,又盯着花满楼看了半天,最终失望道:“好像没瘦呢……师姐明明说不见面会消瘦的!”

     花满楼微笑道:“你是希望我瘦还是不瘦?”

     唐雨挣扎着思索了半天:“还是不要瘦了,我喜欢你健健康康的!”

     赵陌桑看着少女的举动有着瞠目结舌。少女却转头看见了她,语调欢快的问道:“这位姐姐,你也是来看我的吗?”

     赵陌桑有些尴尬:“不……我是来……”

     “——咳咳咳咳!”

     赵陌桑正想和这小姑娘说明来意,却被一阵咳嗽声打断。唐雨听到这阵咳嗽声立刻松开了抱着花满楼的手,不情不愿的向后退了两步乖乖站好,满脸委屈的看了咳嗽的老人一眼,这才盯着自己的脚尖,断断续续道:“你来看我我很高兴,不过爷爷说女孩子家要矜持,我不能扑过去抱你了,你能不能改来抱抱我?”

     面对唐雨陡然爆发出的希望之光,发出了咳嗽的老人气得真的咳嗽了,他几步上前想要抬手敲唐雨的脑门,半晌又实在舍不得,只能长叹一句,对花满楼道:“让花公子看笑话了。”

     花满楼还未说话,唐雨鼓着双颊反驳道:“才没有呢!反正我是要嫁给他的,他才不介意!”

     老管家被气得手指发抖“你你你你”了半天,最终长叹一句:“老夫人、庄主!我对不起你们啊!”

     唐雨一听老管家连自己死去的娘和哥哥都搬出来了,只好立正站好,一脸乖巧模样,却在老管家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做了个鬼脸。

     赵陌桑忍俊不禁。

     老管家注意到这名带着面纱的女子,皱了皱眉道:“这位是……”

     赵陌桑制止了侍女的回答,亲自起身欠身道:“太原赵府赵陌桑,前来拜会西门庄主。”

     “啊!是赵小姐!”老管家恍然,却面露难色,“可我们庄主……”

     老管家的话未说完,却被一抹白色打断。西门吹雪迈步而来,衣裳如雪,长发如墨。他如冬夜流星的眼眸现在花满楼身上停顿了两秒,紧接着落在了赵陌桑的身上。

     被那双眼睛注视着赵陌桑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她忐忑的望向西门吹雪,不防这如剑一般锋利的男人只是转过了视线,淡声道:“王伯,送客。”

     作者有话要说:赵陌桑是赵简的姐姐,赵简是《白玉老虎》男主的爹……如果我名字没记错_(:3」∠)_。嗯赵陌桑是个引出第二卷故事的炮灰,不过是个原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