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缘起”
    对于现代人来说,侠客只存在于小说,电视,甚至是老一辈人天马行空的故事中。什么飞檐走壁,水上漂的功夫,说出来根本就没人会相信。

     “我跟你们说啊,自古龙先生做古,金老先生封笔,这世上再不会有人相信侠客的存在了。就说我昨天晚上下班吧,十点多,在离公司不到六百米的地方,隔着一条街就是派出所,结里被打劫了,你说憋不憋屈,现在这社会,哪里还有什么正义可言。”

     晏雯坐在办公室,对面座位上的同时冷冰冰听她说这件事情,并没有给出什么建议,反而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同事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

     “哇!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什么武术比赛,这些人是不是吃错药了?尤其是发布这篇文章的编辑,简直可以拉出去枪毙了。”

     刚才被同事摆了一道,晏雯装作没有听见,别人搞武术比赛顶多也就是当作体育赛事来进行。说练武防身,也就对他本人有用,哪有什么人会路见不平,就说昨晚的打劫,但凡是遇到一个热心肠的人,就不会不管不问。

     晏雯对面这个同事,三十出头,在这种大企业圈子里面,早就磨练除了一套生存法则,面对一个入职不到两年的新手,根本就没有必要领会她说的话。

     不过,她说的话没有被晏雯当作一回事,这着实让她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我说,小雯啊,现在你的业务能力是比刚刚来的时候好多了,这样你就沾沾自喜了么?遇到不懂的问题,你还是得问问姐姐才行。”

     火药味已经很浓烈了,再说下去,或许两个人会撕破脸皮。原本单纯善良得晏雯,如今早就在社会磨砺下变得有许多小心思了,这时候,最好不要理会她。这世上把你当成一回事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人。

     “那是当然,前辈说的对。”

     晏雯也是一句话就打发了完事,省得一会儿还要唇枪舌战,和没有共同话题的人聊天,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临近下班的时间点了,晏雯开始心慌了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打劫事件还历历在目,会不会今天晚上那伙人还在门口等着她?正在给自己加油打气的时候,对面的同事早早已经收拾好了刚买来的豪华皮包,对着晏雯说:“今天晚上领导已经说了,要加班加点把月底员工的工资表核算出来,我有点事情就先走了,明天我来的时候,你就得把事情给弄好。”

     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加班,简直就是她的噩梦。和发生抢劫事件之后领导说的完全不一样,说什么以后尽量不加班了,结果还不是立马又加班。

     听到“加班”两个字,晏雯就打算窝在办公室里不出去了,指不定外面真的就有什么打劫的。

     同事走到办公室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最好你不要埋怨我,这也不是我说了就能算数的,想要在这个城市里好好生活,最好就是找一个本地的人,有他罩着,你当然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同事那双眼睛,让晏雯看了第一眼,就觉得很恶心,这都是什么人啊,同事被抢劫,不安慰几句,照顾一下就算了,还带落井下石的。

     夜间八点左右,小县城里烧烤摊上,一个落魄的中年人看着桌子上皱巴巴的武术大赛海报,心情又点复杂。桌子上的三瓶白酒,早就已经见了底。

     “我说,李大叔,照你这样的喝法,迟早你那点工资都得被你给喝完了。”说话的,就是烧烤摊的老板,挺精致的一个美人,穿着长长的裙子,倒是有点老板娘的样子。这时候换成其他老板,早就围在麻将桌上砌砖了,哪里还顾得上照顾生意,看看伙计们是不是在偷懒。

     “甭说那些没有用处的话,每天晚上来照顾你生意,不就行了么?怎么那么多废话,快,再来四瓶白酒,今天晚上我心情不好。”

     交代完了,醉汉一把将武术大赛的海报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里。

     烧烤摊子生意最红火的时候来了,四五个小年轻围着一个女人,缓缓朝着这边走过来,经过中年男人的时候,女人刻意用手扇了扇鼻子,说:“真是臭死了,那身衣服也不知道换一下,还成天喝酒,这种人,就活该单身一辈子。”

     中年大叔只顾着喝酒,浑然没有把这些人当作一回事。

     “对了,顾姐,你说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有没有用处啊?”

     被叫做顾姐的,就是办公室里,坐在晏雯对面的那个女人。听小伙子们问起来,有些沾沾自喜,说:“顾姐策划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失败过的。一会儿小胖子来了,你们得让他结账,完了还有下半场。”

     “顾姐果然厉害,这样的戏码,就是冯小刚也安排不出来,他没有那个魄力。”

     一干人等当然是把最好听的话都已经拿了出来,边上喝酒的大叔早就不厌其烦,这伙人拍马屁的功夫,真是前所未有……前所未有的不知廉耻。

     眼前的四瓶酒已经见了底,落魄的中年人摸了摸口袋,大概是酒钱不够了,晃悠悠从凳子上站起来,对漂亮老板娘招呼一声:“今天身上带的银子不够,再来五瓶二锅头,一会儿我儿子来找我,就会把钱给你的。”

     都在一个地方讨生活,老板娘和中年人也是老相识了,自然不多说什么,招呼伙计又上了几瓶酒,自己亲自炸了一碟子花生,就坐在了中年汉子的对面。

     另一桌上,今晚的主角终于到了,老远的顾姐就招招手,说:“小胖子,这边来,姐姐我可想死你了。”来的小胖子样子有些腼腆,被这顾姐一说,脸蛋一下子就红了。

     “怎么样?亲上了么?”

     还未等小胖子做下去,顾姐就嘻嘻哈哈说了起来,小胖子摇摇头,说:“我就接了她下班,送她回去,一路上都没有说什么话。”

     几个人一听,瞬间就觉得没劲了,纷纷出主意说:“现在她没有钱了,银行卡和身份证办出来,也都是三四个月的事情,别说我们不提醒你,你把她的伙食包了,她会感激你的,到时候还有什么事情不成的?”

     小年轻们嘴里的话越说越不干净。

     “是啊,那时候还要你说什么,那谁谁还不脱干净了贴着你去。”

     “到时候你可得把细节说给我们听,毕竟这样的女人兄弟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

     顾姐清了清嗓子,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话说得越来越不靠谱了。

     “顾姐,我总觉得我应该跟她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把她的银行卡,身份证都还给她算了。”

     “啪!”响亮的一声,顾姐的手狠狠打在了小胖子的身上,说:“你傻啊,要是让她知道打劫的事情是你我一手策划的,你觉得她还可能会喜欢你,会跟你过一辈子么?”

     明白事情轻重缓急之后,小胖子当即不敢出声了。照着晏雯的性格,肯定会把他带到派出所去,到时候自己能不能保得住这份工作,都还是一个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呢。

     “前半段姐姐已经帮你弄好了,这后面就得看你的了。”

     被顾姐强大的气场打压着,小胖子也不敢说什么,抓起桌子上的酒猛一口灌了下去。酒壮怂人胆,这会儿他才悠悠然说:“恐怕这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她和我说过有一个人,等她等了十多年,我在他面前,什么都不是。”

     “李大哥,你都五十岁的人了,带着一个二十三岁的愣头青,你不怕别人说他是没有妈的孩子么?”老板娘抓起盘子里的花生,自己先吃了起来。

     中年人抓着酒瓶子,一口气喝光了一瓶,一直留意着邻桌那些小年人说的事情。

     “真是无法无天了,追一个姑娘能用这么卑鄙的手段,长大了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中年人的话说的很大声,顾姐当然是听在了耳朵里,越发觉得不是滋味,这臭熏熏的一个酒鬼,有什么资格说他们的事情。

     “你这个醉汉,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

     小胖子的弟兄们最先沉不住气,一脚把凳子踢翻在地上,揪着中年人的领子就说起来:“你也不打听打听,这个地段所有烧烤摊、ktv,哪个不是我顾姐照顾的,你来这里喝酒就得对我顾姐,对我舒兄放尊重点!”

     愣头青火气重,让老板年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连忙说:“帅哥啊,何必跟一个酒鬼一般见识,他就是酒喝多了,耍点酒疯,别理会他就是了。”

     小年轻听老板娘温柔的道歉,又看她脸上带着微笑,火气也就散了差不多,没有刚才刻意找茬的气势了。

     “行,看在老板娘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不过我还得问一下我大哥和我顾姐。”

     小年轻一回头,眼神正好和顾姐对视在一起。

     顾姐挤了挤眼睛,大概是要小年轻不要多事,毕竟他们做的事情,也是拿不上台面上来说的,放在什么地方都觉得理亏。

     “好,算你今天走运,我顾姐和舒兄都不介意。”

     喝光了酒,中年汉子放下酒瓶,死死抓住那小年轻的手,咔一声脆响,所有在吃烧烤的人,都已经听到了。接着,就是小年轻嗷嗷大叫的声音,他的大拇指,已经软软挂在手掌上。

     “呵呵,什么道理,这年头难不成说句公道话都不行!”

     老板娘脸一沉,今天晚上这些小年轻,注定没有好日子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