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谢谢
    拍摄结束卸好妆换好衣服回到酒店,时针正走到九点与十点之间。

     早早的让白芸回房间去休息,phyllis放下了绑成马尾的长卷发,撩了撩头发又伸了伸懒腰,想到明天还要去见舞蹈老师便朝浴室走去。

     早点洗漱休息养好精神!

     phyllis才走到浴室门口,一阵愉悦的民谣轻音乐就响了起来——是phyllis的私人手机。phyllis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被扔在床上正一闪一闪唱着歌的手机,直接迈进了浴室。

     水汽蒸腾间,phyllis哼着小调儿,卧房里的手机唱着伴奏。

     phyllis裹着浴巾擦着*的头发出来时,手机早就停止了声响,phyllis盘着腿擦了会儿头发才弯着身子从床另外一头捞过手机:两个未接来电,一个未读短信。

     几乎是看到这个号码的一瞬间,一股止不住的颤栗从脊椎骨发出!

     这串号码就像一道又长又深的黑色血痂,一看到就让人身心隐隐作痛!

     “白玲,你帮帮我们吧”

     颤抖的身影低着头,许久。

     “呵!”一声讥笑从苍白的唇间蹦出,狠戾的眼神逐渐放松,phyllis按了几秒关机键,手指轻轻一划,下一秒,手机已经被扔到了床下,人混着半湿的长发缩进了被窝。

     头有点痛,浑身冰凉,睁开眼,一个美丽却有点苍白孱弱的女人笑着俯视着自己。

     “玲儿,你醒啦?”

     看着面前这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又开心又抗拒,想要说话,又说不出来,只能听着她念叨。

     “都是你老爸,和他说了今天会下雨,让他去接你,结果跟着隔壁几个烂三儿打牌打忘了!”

     “咳咳……”

     面前的女人突然开始剧烈的咳了起来,连带着自己也想咳了。

     “哎,真难受真难受……”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还不是因为生你,把我身体拖垮了。”

     “你那奶奶啊,几个孩子里面最不喜欢的就是你爸了,说他没出息,分家的时候就给了一间屋子,我怀你的时候没有油水吃,找她借都不愿意,母鸡一下蛋就马上捡了,生怕我偷她的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女人又在咳了,我却变得没什么感觉,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她哭诉。

     “看吧,现在她几个儿子里就你爸最出息了,也你爸最孝顺,你看看,谁养老费有你爸打得多。”女人多脸上有着不可一世的笑,也有一种一雪前耻的痛苦,只是下一秒又变成了哭腔。

     “现在的男人啊,都靠不住!你妈妈我年轻的时候人才可是真的不错,要不是当时看他家兄弟多,土地多早早的和你那老爹订亲了,怎么会给他绑住了?”

     “结果现在好起来了,在外头找人!”

     转眼间,面前美丽的女人迅速的衰老,脸色变青:“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和你爸离婚了!”

     “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自杀了!病成这样人见人嫌,我怎么就过得这么苦?”

     “要不是因为生你月子没过好,我怎么会落下这么多病根?”

     “你那没用的爹,亏了这么多钱还想着给外面的女人花钱。”

     渐渐的也许是我闭上了眼睛,我再也看不到她的脸,只是她的抱怨一直在回响,越来越嘈杂。

     她在哭泣,异常的悲惨:“叫他不要赌不要赌,输了这么多钱!还和那些烂人混!”

     她时而哭泣,时而怒吼,时而温柔的低诉;她时而踩着跟响得很好听的鞋子在前面走着,然后回过头来说:“玲儿,今天想吃什么?”;时而孱弱的躺在床上,在弥漫着药味道屋子里自怜自哀;她时而抱怨男人的不公平,不够关爱;时而歪眉瞪眼的数落男人的不成器……

     “玲儿,妈妈爱你。”

     “白玲,对不起,妈妈爱你!”

     歇斯底里的哭泣,每一道尖锐的声音都不知道在划破谁的伤口,流出对生活绝望的毒液:“白玲!谁叫你回来的?啊?你怎么就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多养你一个人有多累!”

     我看见这个女人牵着一个到她胸口的女孩,来到了市里,玩了那个女孩儿从没有玩过的叫做游乐场的东西,市里还有好多平时吃不到的东西,她说:“妈妈东西吃多了,去找一下厕所,你站在这儿不要乱跑!记住啊!”

     直到天开始暗了,这个不知道在市里哪个角落的集市上收了一些摊,又来了一些摊,小女孩第一次见到了歌里唱的警/察叔叔,早就开始记事的小女孩乖巧的说出了家的位置,第一次和歌里的伟大人物坐在一个车里,又回到了那个镇边缘处的一个家族村落里。

     我看着小女孩越来越沉默,她敏感而怯弱,而那个女人重复的抱怨和数落,男人似乎开始努力,搬出了老家到了一个县里,开始工作。但是在女人越来越多的哭诉里,男人应该是又开始赌了吧。然后突然有一天,一群人闯进了她们的出租房,拿着刀棒在男人女人还有那个小女孩儿面前比划,像是在跳电视上见过的一种舞蹈。

     跳了好久,还把男人的手指不小心切掉了一个,那个一直数落男人,说男人没用,想要离开男人的女人突然把身后懵懂的小女孩推了出去然后抱着男人哭了起来,哭得极其难看。

     小女孩就站在那群跳舞的男人和那一对矛盾的夫妻之间,茫然无知,我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搞笑,

     笑得脑袋发昏,我想要去牵她,但是我的电话响了,一直在唱着欢乐的舞曲,我要先接电话……

     地上的手机在唱着歌,phyllis几经挣扎终于睁开了眼睛,又缓了好几秒才翻身从地上把手机捞了起来。

     七点半?我什么时候设的闹钟啊?

     phylli手掌抵着发疼的脑袋揉了揉,把已经开机了的手机往另一个没睡的枕头下一塞,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被白芸叫醒。

     “啊,琳姐,你没睡好吗?”

     phyllis斜长半眯的的眼睛下挂着两个深深的黑眼圈,phyllis摸了摸头,好痛,白芸这不小的声音一叫,就好像从脑袋中央刮过一样,生疼!

     “声音小……点。”干涩嘶哑的声音。

     phyllis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愣了一下。

     白芸看到琳姐那不自然的头发状态,上前伸手一摸——居然还是湿的!不由低呼:“琳姐!你又忘了吹头发了!我就说我要留下来!”白芸有点气呼呼的走进浴室拿了吹风机出来,回来的时候顺便在柜子上拿了一瓶水递给琳姐。

     等吹好头发,phyllis洗簌好,两人去酒店早餐厅简单的吃完早餐去化妆的时候,来盯妆的副导助理也被phyllis的状态吓了一跳。

     phyllis不由苦笑,前几天咳得那么狠都没多大事儿,现在不怎么咳了倒因为没吹头发睡觉,话都说不出来了,一开口就是嘶哑的连不成句的音节。

     phyllis到了片场,才窝进椅子里没一会儿,温一唯也到了,又和昨天一样,温一唯在phyllis旁边找了个凳子坐下,助理移了一个小方桌过来,然后掏出了五六个透明方盒。

     面对温一唯的问好,phyllis只是摆了摆手,温一唯也不介意,拿起装着削好的马蹄放在两人中间。

     马蹄,phyllis昨天吃的最多的一种水果。

     “谢……谢。”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

     温一唯一愣疑狐:“你喉咙怎么了?”

     “没……儿。”没事儿。

     温一唯:……

     温一唯朝phyllis凑了过去,指了指phyllis的嘴,又做了个’啊’的口型。

     温一唯身上总有一种从容的气质,无论做什么都是极其自然的样子,在phyllis反应过来之前,嘴巴已经自动的张开了,还配合地发出了’啊’的声音。

     带着点点温热的指腹贴上了phyllis的脸,非常柔软的触感,拇指和食指中指轻捏着phyllis的下巴左右晃动,眼神温柔而专注地贴近看phyllis嘴里的情况。

     “扁桃体发炎有点严重。”温一唯放开了phyllis的脸:“有吃药吗?”

     phyllis和一直在旁边关注两人的白芸都极其配合的点了点头,动作弧度还不小,显得十分的乖巧,让温一唯不由’噗嗤’笑出了声,手非常自然的想要揉phyllis的脑袋,又在碰到妃子的头饰前停住,顺势的变成了罩在phyllis额头上拍了两下。

     phyllis感觉自己似乎喉咙哑了,反应变慢了,等温一唯手都收回去了才反应过来。

     有时候,说话、做事儿,过了某个特定的时间再去说再去做,就会显得尴尬。phyllis也没计较温一唯的动作,拿了根牙签从透明方盒里戳了好几个马蹄吃着。

     一上午的拍戏也有点儿不顺,ng了不少次,简直到了phyllis演艺生涯中ng次数高峰!

     导演只是指导了几次,没有说什么,倒是phyllis在休息的时候有点愧疚,专门找导演道歉说了自己没有找到感觉,探讨了一下剧本,又找摄影和指导老师谈了一些走位和角度问题。

     ng次数是拍摄phyllis有史以来最高峰,导演能不急吗?但看到phyllis的脸加上那哑的不行的声音还有那眼神里的小愧疚,谁还凶的起来!?拖进怀里哄着还差不多!

     ——奈何不敢!

     等phyllis坐回椅子抱着剧本琢磨,温一唯走了过来然后轻轻盖上了phyllis的剧本,在phyllis瞪视之前,轻柔缓慢的开口:“不是剧本吃没吃透的问题。”

     phyllis的怒气还没升起来,又转化成了迷茫。

     “你今天有点急,你知道吗?”看phyllis有点茫的看着自己,温一唯接着说:“今天,你有点心不在焉。”

     和phyllis对戏的时候就发现了,今天的phyllis不知道是生病了还是怎么,心思有点不集中,眉头有点紧,一直没松开像是在压抑什么暴躁的情绪,造成戏也演不开。

     “我……”phyllis想说什么,一开口就嘶哑得不成样子,索性也不说了。

     温一唯绕到phyllis身后:“头往后面靠一点儿。”

     phyllis下意识的照做了,不一会儿,柔软的手指就落在了脖颈的后方,轻柔的按压揉捏着,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脊椎深处延伸出来,头皮也有点发麻,格外的舒服。

     之前去洗手间的白芸回来看到一唯姐居然在给琳姐按摩!连忙急慌慌上前表示自己来,温一唯微微摇了摇头:“别急,小心摔了。”

     “我学过穴位按摩的。来,我给你讲讲。”

     白芸虽然常常帮琳姐按摩,但是都是基本的揉捏敲打,不知道具体的穴位。

     白芸乖乖的站在了温一唯旁边,听一唯姐不疾不徐的讲哪个骨节上面是什么穴位,起什么作用,倒是phyllis舒舒服服的闭眼享受着专业级别的按摩。

     放松过后,再开机果然状态好了一些,ng的次数也少了。

     吃盒饭的时候,phyllis第一次主动的和温一唯坐在了同一个小桌子上吃饭,非常有幸的蹭到了豪华的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但直到吃完,也没找到说谢谢的契机。

     温一唯的助理从快速的吃完盒饭之后就不见了,吃完饭,温一唯起身,看向了还有点委顿蹲坐在凳子上的phyllis。

     “要一起去走走吗?”温一唯指了指phyllis的肚子:“饭后走走对身体好。”

     phyllis起身,和温一唯并肩走着,两个人并没有太多话,只是时不时说一两句,可能因为两个人自然的语调和姿态,倒也没有尴尬。

     走着走着,phyllis突然想起第一次看见温一唯的时候,明明还是一样的她,自己也还是自己,相处模式却变了这么多。

     (公羊:你确定你还是你?你明明是生病中的小琳子!)

     两人也就在片场周围走了一圈,路上碰到认识的群演或者工作人员,温一唯都会笑着打招呼,phyllis也想试着打个招呼,却觉得微笑已经是最大的承受范围了。

     走回片场就看到了翘首等待的助理,助理朝温一唯挥了挥手。

     等温一唯和phyllis走近的时候,助理已经打开保温盒,舀了两小碗出来了。

     “看你挺喜欢吃生马蹄,也不知道喜不喜欢吃熟的,不过这挺适合你现在喝的,清痰止咳。”温一唯端了一碗递给phyllis。

     是马蹄、胡萝卜、玉米和骨头混在一起熬的汤,淡淡乳白色的汤汁,马蹄煮熟后有点奇异的清香混着玉米的浓香,温温的香气直窜进人的心底。

     phyllis没有接过,只是愣楞地看着温一唯,眼里有光在缓慢流转闪耀。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