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6.第66章 请求
    “不然呢?”

     那人简单的回答着,不过这短短三个字,却令云方景真正明白了自己的渺小与愚蠢。

     龙,一种只有在古籍上才存在的生灵,传说中它能够在荒古盛世那个至高强者遍地的时代,横行霸道。这样的生灵,又怎么可能被自己这个小小的筑基境杀死呢。

     不过,一缕残魂便可强悍如斯,云方景也很难想象它究竟有多强。

     “不过不管如何,还是方才的那个问题。”云方景道,“你把我带到这里,究竟想要做什么?”

     “请你帮个忙。”

     那人的回答,依旧简洁明了。

     “你让那头龙妖的残魂差点杀死我,这就是你请人帮你的态度么?”

     云方景嘴角一勾,似乎也并不是很在意他的回答,“更何况你强悍如此,足以操纵‘龙’,还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或者说,在这种程度上,我又能够做什么?”

     那人听了云方景的话语,一时间沉默了片刻。

     而片刻之后,他才终于开口道:“首先,我要纠正一点,我并不强,或者用你的话说,我连碾死一只蝼蚁的力量都没有。其次,我刚才做的并不是操纵那龙妖,只是从它身上分离除了一丝残魂而已,它只是被镇妖塔封印在这里,站在我的角度不论谁都能够做到这一点。”

     “所以说,你没有控制‘龙’的力量?”云方景问道。

     那人回答:“从来没有。”

     “那若是刚才我死在了那妖龙手里,你会怎么做?”得到他依旧干脆的回答,云方景便再度开口发问,不过隐隐约约之间,他也能够察觉到,此人会如何回答。

     对方没有犹豫,直言道:“若是你死在了那妖龙残魂的手里,只能说我看走了眼,天看走了眼。而若是那样的话,我也只能够认命了。”

     云方景静静地听着他的回答,虽然与他隐约间猜到的几乎没有什么出入,但是却还是令他有些不解。他看走了能够理解,但天看走了眼是什么意思,云方景并不知道,不过这也并不是值得深究的事情。

     “认命?”

     “若是你死在妖龙手里,等妖龙的那一道残魂冲破那口石棺,将我的肉身彻底粉碎,它便能够离开镇妖塔了。”那人话语间,虽然依旧平静但却让云方景感觉,并不如先前那般平静了,仿佛他也稍微有些后怕。

     而云方景虽然不知道,那妖龙离开这里的后果会是什么,但是他的嘴角却是不由自主的勾起了一抹弧度。同时,拿在手中的那柄长剑,也是在一挥之际,重新背到了后背之上。

     “看来,你这样的行为,和我刚才一样也是在赌。”云方景说道,“不过,你的赌注似乎不小,而且似乎也是来源于对于我的信任,相信我能赢。单凭这个,你想让我帮你做的事情,也值得让我听一下。”

     虽然嘴上这般说说,但他心里也很明白,他不得不听也不得不答应。因为事实,应该也真的就如这个人所说,没有他,自己根本离不开这里。

     “我的请求只有一个,杀了妖龙。”

     对方开口,这般说道。

     “杀掉妖龙?你确定你没有发疯?”

     仅仅是妖龙的一缕残魂,对于云方景来说就已经是恐怖如此,让他杀死那妖龙本体什么的,基本上就是痴人说梦。哪怕它被镇压在那什么镇妖塔之下,想要杀死他,凭借云方景的力量也根本做不到。

     “我没有疯,虽然这可能有些天马行空,但这并非做不到。”那人稍稍一顿,转而看向了那尊石棺,开口说道,“数万年前,我只身一人出来历练,游至此处妖龙祸世,我便以我自身为契,用镇妖塔将妖龙封印于此。时至今日,镇妖塔力量锐减,恐怕用不了几年妖龙便能够破塔而出。”

     云方景平静的听着,也是略有所思。

     “依照你的意思,数万年前你将这妖龙封印于此,也就是说此处的聚灵之地,并非是荒古时代遗留下来的?”云方景问道。

     那人继续说道:“原本是,不过为了封印妖龙,耗尽了周围大量的天地灵气,若是将镇妖塔放到外界,造成的影响将比妖龙本身更大,那样做便舍本逐末了。我在这里等了几万年,这处聚灵之地,终于被人开启了。”

     “此次进入这里的人无数,比我强的也不在少数,为何偏偏选择了我?”云方景心中,依然还是有着不少的疑惑。

     城外的结界,只有他一人能够穿过去,这便很说明问题了。

     而这个问题一经问出,对方也是将目光放回到云方景的身上,到:“因为只有你,才拥有这样的力量。只不过说来奇怪,我分明什么都没有做,你却主动来到了我的面前,或许这便是天意吧。”

     话语间,云方景能够体悟得出,对方语气之中的那种感叹。

     “你说只有我才拥有‘这样的力量’,是什么意思?”云方景问道。

     对方回答:“山河图。”

     “你知道山河图?!”

     云方景听到他的话语,顿时一惊,随之脚步向后一挪的同时,面色也开始收紧,提防着眼前这个人。

     “不必如此惊慌,我并不会做什么。”那人回答道,“关于你是如何得到山河图,何时得到山河图,我并不知情。但是,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你是被山河图选择的那个人,同时此刻也已经领略到了山河图的奥秘,刚才那两招,应该来自于山河图。”

     他解释着,多少也让云方景再度收起了戒心。

     随之,后者问道:“被山河图选择,这是什么意思?”

     “仅仅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被山河图所选择的人。”那人回答,“山河图,并非谁人都能够得到,一切都只能随缘。你得到了它,不是因为你选择得到它,而是因为它选择让你得到。”

     “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知道山河图选择了我,又为何会知道我来自云家。”这两点,他几乎都没有对任何人开口说过。

     “因为,我也是云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