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第27章 哪只手打的?
    离开家也已经有将近八天的时间了,云方景没有继续在此逗留,便立刻是向着家中的方向急掠而去。

     任督二脉打通,进入天宫境界,脚力更是先前所不可及的。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远远地便可以看到自己的家。

     只是,此刻家门开着。

     而目光稍稍一偏移之际,望向白杨镇的方向他,映入眼中的却是接连不断的行人,以及张灯结彩的景象。

     见到如此,让他心头也不禁有了一丝凝重。

     云方景掠步向着自己的家中走去,而走近过去之后脚步也逐渐放慢了下来。感知之中,屋子里没有任何的气息流露出来。

     很快,他站定于门外,看着屋子里面的模样,心头猛然一提。

     此刻的屋子之内,显得有些杂乱,一片狼藉之中很显然能够看得出云晓梦是被人强行带走的。而联系到方才看到的景象,前因后果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最为重要的是白家作出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

     目光一凛,他望向了白杨镇白家内阁的方向。

     杀意,顿时充满了他的双眼。

     ……

     而与此同时,白杨镇白家内阁的位置,往来装有贺礼的车辆不计其数,各方势力也皆是前来道贺。

     如今的白家算是水涨船高了,若放在数日之前的话,任谁也想不到白家会有如今的景象。可以说,白家的如日中天来的也算是非常突然了。

     白家之中,走出了一个灵虚门的内门弟子,这不仅是让临月城那些小势力在意的事情,张、林两家也十分重视这件事情。毕竟,在灵虚门内门之中,张家也只有三人,而林家更是只有两人而已。

     如今白家有了一人,无疑地位瞬间拔升了上去。

     “恭喜恭喜啊,白家双喜临门,可羡煞我们了。”

     “白仲山长老也是好福气呀,有如此两个好儿子。”

     前来之人,无一不是对着迎接于门口的白家家主白仲天,以及白家长老之一白仲山不断地道贺。而两人尤其是白仲山,是乐此不疲,如今他的儿子成为了白家的福星,非但是让白家地位乘风而起,也让他在白家有了更高的话语权。

     而从清晨时分,直至上午将近十时,不断前来的白家宾客也已经坐满了整个白家内阁的会客堂,非但是临月城的大小势力皆前来此处,就连周边几个城池的大势力,也都派人前来道贺。

     同样是在白家,内阁会客堂周围的气氛十分热闹,而一旁的一处阁楼中,却显得比较冷清。

     此刻这间阁楼之中,三个侍女在为云晓梦梳洗打扮,而此刻他也已经着上了一声火红的嫁衣。只是,那美眸之中却黯淡无光,仿佛已经失去了期盼。

     “梦儿姑娘,差不多该去会客堂外准备了。”

     “不要乱叫,以后他可就是少夫人了。”

     一旁两名侍女虽然看得出云晓梦神色黯淡,但是却也满不在意,仍然是自顾自地相互交谈着。

     而云晓梦闻声之后,眸光微动,看着铜镜中倒映出来的自己,粉唇却是勾起了一抹弧度,很痛苦的笑容。

     踏!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脚步声从门的方向传来,而从铜镜之中,云晓梦也看到了从外头走进来的白东阳。此刻白东阳的身上,也是一身暗红色的婚袍,相对而言挂在他脸上的,却是更加爽快的笑意。

     他稍微一撇头,三名侍女便会意,纷纷走出了这间阁楼并且将门带上,将两人留在了这屋子之内。

     “今日我便要嫁给你了,你还来看什么?”

     云晓梦几近张口,终于还是以带有颤巍的声音说着。

     而白东阳抽笑一声,道:“有这般的觉悟便好,不过在大婚之前我倒是想要看看,我的新娘打扮的如何。现在一看,倒是让我垂涎欲滴啊。”

     话音落下,他的眼神中也浮现出了一抹淫邪。

     另一方面,云晓梦一双美眸轻轻一闭,俏脸向下一沉,低声呵道:“你出去……”

     “怎么,还在想着会不会有人来带你离开么?”白东阳狰狞道,“你也不用想了,你哥哥是不可能来的,因为早在八天之前他就已经被拍落山崖了,要来早来了,如今应该已经喂了妖兽,连骨头都不剩了吧。”

     话音落下,云晓梦娇躯一震。

     这的确是她最后的期盼,云方景离开家之前说很快就会回来,所以她一直等了八天。而此刻白东阳的这番话,无疑打破了她内心中唯一的期盼。

     云晓梦缓缓站起身来,望向白东阳:“不可能……你在骗我……哥哥不可能离开我的……”

     “你不信也没关系,反正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就算他还能够回来,也挽回不了这一切。”白东阳冷笑一声,眼中流露出了一抹淫邪,“更何况,他已经回不来了。”

     刹!

     话音落下当即,云晓梦覆手便立刻是从头上取下了一根发簪,一道灵罡附着之间,则是向着白东阳的方向划空而去,一抹杀气浮现,让的白东阳也略微一愣。

     不过此刻云晓梦人宫三境,而白东阳地宫一境,前者不像云方景那样熟知白东阳的手段,所以这一击也很轻易地就被白东阳拦了下来。

     啪!

     一把夺过那发簪之后,白东阳一个挥手便是一声耳光传出,猛地将云晓梦打到了一旁。

     而白东阳冷眼扫过他,荡出了一丝怒气:“不要给我的得寸进尺了。”

     话音落下,他便将手中的玉制发簪捏断,拿在手中转身向着门外走去,只是他还未走到门前,那扇门便猛地会推开,一股劲风袭来,瞬间就有一股杀机落在了白东阳的身上。

     嗤!

     他还为能够反应过来,脖颈便已经被死死架住,更是被切开了一道口子,鲜血顺流而下。那杀机依然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却又不敢动弹。

     白东阳那已经开始发白的面孔上,一双惊恐万分的双眼看向架住他的人,云方景。

     恐惧,在这一刻表露无遗。

     “说,哪只手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