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第29章 故友
    而话语之间,他也是赶在那青年动手之前,赶忙来到了白仲山的身旁,将之搀扶起来,随后才是双眼凝视着眼前的云方景与云晓梦。

     对于云方景,他几乎是没有见到过的,只不过也还是能够认得出,他是十一年前被白家所收留的那个孤儿。

     “方景,固然白东阳对你有过什么做错的事情,又何必如此大动干戈?你这么做,是在挑战白家的底线,你知道么?”白仲天看得出,眼前这个少年恐怕拥有不小的潜力,此刻他或许能够留住他,但万一留不住,对整个白家来说都是极大的隐患。

     云方景闻言,面色一凛,直言道:“十一年来,他将我的尊严踩得遍体凌伤,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若十一年来但凡有白家的人愿意站出来阻止,事态可能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么?”

     他的话语,让的白仲天也有些讶然。

     不过随之,他的目光扫过一旁昏死在地上的白东阳之后,便是继续开口道:“方景,你如今已经将白东阳废掉了,如此不就足够了么?你现在,对仲山道歉,今日之事便一笔勾销,白家也不会继续追究此事,如何?”

     “白家不追究?”

     云方景重复一声,随之抽笑着,说道,“白家于我有恩,十一年来我愿打愿骂不曾还手。而如今这事,就算你白家不追究了,我也要追究到底。”

     人皆有软肋,但有的时候,人的软肋反而会变成,一片旁人绝对不可以触动的逆鳞。

     “方景,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见到云方景道出这样的话语,白仲天也是猛然一喝,同时身上一股戾气放出。显然,今天的事情,他也相当的在意。

     而另一边,就在他话音落下之际,那姓朱之人与另一名青年,则是逐步走到了白仲天的一旁。

     毋庸置疑,包括白仲天在内,白家一边已经有着三个超过天宫境界的人了。

     对于云方景而言,绝对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踏!

     就在这个时候,宾客席位之上,便走出了一个青年人来,走到了云方景的身前将之挡在身后。

     “林仲清?”

     “没想到白贤弟还能够记得在下,真是在下的荣幸。”那林仲清见到那青年认出了自己,便立刻是这般说道。

     而另一旁,林家却没有丝毫的动静,似乎也还在静观其变。

     云方景看着突然站出来,挡在自己身前的林仲清,神色中也不禁流露出了一抹感激,但是却也有些担忧,毕竟因为这事而将林仲清也牵扯进去,实在不好。

     “林仲清,三年前的灵虚门入门考核你便已经败在了我的手里,如今我已经后天境界而你才不过天宫境界,以为护得了这小子么?”那青年开口道,“劝你一句,快些让开。”

     这被姓白的青年,其实云方景也认得。

     白东阳的亲哥哥,白东凌,三年前灵虚门十年一度的收徒考核,他便是通过的人。

     “当然,我肯定是不能够在你手下护他周全,但是逃走肯定没有问题。”林仲清的语气虽然中肯,但是却还是有与白家对着干的意思,“一个在白杨镇修炼出来的十五岁天宫境,应该能叫天才了吧,若是把他放跑了,不说白家,你旁边那位恐怕也会在意的。”

     此话一出,显然是让白东凌无法反驳。

     只不过,在须臾之后,后者还是开口狠厉说道:“为了这个做错了事的下人,你就不怕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么?”

     “他帮过我一次,我帮他一次算是扯平了。”

     就算话至如此,林仲清依然没有丝毫想要退缩的意思。而话音落下之际,回眸还看了一眼云方景,嘴角一翘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而一旁那白东凌神色一凝,显然也还是在意这一点的。

     “林家主,还希望请林公子不要随意插手这件事情,事过之后我白家定有重谢。”白仲天看着两边的交谈,随后才是对着一旁林家家主开口说着。

     虽说白家与林家往日没有结仇更没有什么交情,但是如今白家水涨船高,所说的话至少在林家的耳中,也还是有些许分量的。

     听他此话,林家家主也才终于是从席位之上站起身来。

     后者目光看向林仲清,便命令似得开口道:“仲清,还人情不错,但也要看时候。”

     “父亲……”

     自从三年前考核未能通过之后,他也渐渐失去了在林家的实权。而林家家主虽然也还是看重他的,但眼下的权衡,对于林家而言无疑得罪白家事重。

     林仲清虽然不乐意,但最终还是只能够向一旁走开。

     “方景,此刻白家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下跪认错。如若不然,你和你妹妹都离不开白家。”

     白仲天见林仲清离开之后,便是开口这般对着云方景说着。而云方景神色一凝,脚步向前一迈便站定在了云晓梦的身前。

     而见他如此,白仲天与白东凌两人的脸上,皆是浮现出了笑意。

     但是,云方景要做的,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白家主,你今日的仗势欺人,可有想过后果会如何?”云方景冷言一声,话语间尽是决绝。

     咯噔。

     白仲天刚想开口,一旁的白东凌口中,便立刻发出了牙关紧咬的声音,紧随其后一股戾气从他身上激荡而出。后天境界的立场,在这一瞬间席卷开来,而那一股威慑力凝聚在云方景的身上,也是让后者心头感受到了很强的压迫。

     刹!

     下一瞬间,从白东凌手中,猛然就闪过一道利芒,紧随其后劲风鼓鼓而作,向着云方景席卷而去根本没有半点松懈,让的云方景脚步都不由得向后退出了小半步。

     后方,云晓梦看着,神色中却担忧无比。

     但这股立场之下,她根本无法靠近。

     锵!

     刹那间,利芒一定,而整个场面也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白东凌的这一击,未能打在云方景的身上,而是被一个青年人挡了下来。

     “你是何人,敢挡我杀人?”

     “你又是何人,敢杀我故友?”那青年回言一句,语气平静自然,但充满着不容抗拒的强大意蕴。单单平静一言,气势之上就足以盖过白东凌出手杀人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