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青面锻匹
    乌云一直低压到夜色森森,也未真下起雨来。光线昏散,半空是浓黑不见五指的深浓雾气。墨七几个服侍了合欢和靖王梳洗罢,自出门带合上,回自己的房间里梳洗一番。只待歇下,忽听得外头一声惊雷,炸得六六端着脸盆的手也抖了几下,险些撂了盆子去。

     合欢裹在青面锻匹被子里,被雷声吓得一个激灵,把头蒙入被子中。惊雷炸响之后,便有成串闷雷从屋顶上滚过去,才歇落下来。她把脸露出被子,扫了扫惊气,便听得外头骤然砸落雨点在屋瓦阶矶上。

     靖王吹熄了房中烛盏,踩上脚榻坐到床上,“怕打雷?”

     合欢侧目看看他,昏暗的夜色中瞧不见他的面容神色。这样的环境下,那铮铮的声线,倒真让她记起了当初与齐肃在一起时的种种。他褪了鞋靴,上床来,拉扯了被子躺进去,继续说:“夏日里也未见这样的雷雨,倒挪到了这时节。”

     合欢不出声搭话,照旧往床里侧让了让身子,与他避开些。靖王这回却不依她如此,伸手揽了过来,硬是扣肩箍腰往怀里抱了,低眉看她,“还要生分我到什么时候,嗯?”

     合欢仍是不理他,忽而又是一声惊雷,吓得她一声低咛往他胸前埋了脑袋,并着双手也抓了上去。

     靖王满意,抚抚她的背,状似安抚孩童,“既不生分了,就歇下吧。”

     合欢趴在他怀里,到底是一个字儿也未吐。心里想着,便是悄然放下了叶太后那方的心结,单把她耍得团团转这一宗,就不该轻易饶过了他。叫她白相思一场,叫她白惦记一场,兜兜转转的那人居然与她一直抗拒的人是同一个,最终还成了夫妻。

     雷雨来得慢去得却急,雷声在过了子时后就慢慢稀落闷沉了下来。到了次日一早,东方已是亮白灿红一片,升出一轮血日,就晴了。

     合欢仍是缄口不语,起坐吃喝,闷葫芦一般。往前若还是顾着礼数端庄的,这会儿小性子耍得就忒明显了些。却也不再是生分的那般耍法,倒成了撒娇似地等着对家放下身段哄来。

     靖王不大懂女儿家的心思,但到底瞧得出自家王妃不一样。早膳后携了她去看正在修建的乐房,她也不推辞,只仍是不说话,骄傲得不得了的小女儿情态。他压唇暗笑,也乐得自说自话,与她讲了许多这乐房构建的精巧。他督了这几日,工程赶得也快,顶多也就是年下,就能完工了。

     下人从旁瞧了暗下谈笑,说靖王这哪里是娶了个媳妇儿,分明是请了个祖宗。这话却又没人敢当着面儿跟王爷说,只不过私下里说说,也就罢了。

     合欢总归是没见过之前靖王府三金阁是什么模样,只听得下人间偶尔言辞,说那院子里栽了许多鸢尾。此时乐房那处早也见不出三金阁原有的分毫样貌,她倒是想往心里去,也不知从哪一处吃味起来了,索性也就是瞎耍耍性子,再没有其他的。

     到了晚间,她先上了床,拿一本书搁手里捧着看。瞧着是认真不已的模样,但自己也不知入眼的都是些什么。靖王踩上脚榻坐在床沿儿上,侧着身子看她,“瞧着王妃气是消大半了,还剩那些,不知要本王再做些什么,好叫王妃能搭个话腔给个正眼。”

     合欢暗暗清了下嗓子,目光在书页上打转,无有言语,伸了腿出去就往靖王腿上搁,“我看会儿书,劳烦王爷帮我捏捏腿儿。陪王爷逛了一天,甚是乏累。”总之屋里没外人,她仗着胆放肆一回,倒可瞧瞧他的反应。

     靖王却是无二话,伸手便上去揉捏了起来。原他是力道大的,这会儿不过只使了一些些力气,怕捏疼了她。合欢满意,嘴角便含了些笑。哪知捏了一阵,他忽从下捋起丝织裤管来,露出一截粉白的小腿。腿上撩过一阵凉意,合欢忙要缩回去,却被他一把握了脚。脚也是白白嫩嫩的,盈盈不及他手掌大。

     痒麻的触感从下传上来,合欢微红了脸,蹬腿踢了一下,“放开,不捏了。”

     靖王只做没听见一般,抬起她的小脚来,竟在脚面上吻了一下。合欢惊得蜷起脚趾,脸上烫得很,脱手就把手里的书扔向了他。哪知他身手极快,接了书往床下一扔,整个人就覆着她压了下来。

     “给我生个孩子吧。”他喑喑哑哑地说,攫住她的唇,手指间的糙意在她耳后撩起阵阵麻意……

     半夜贪欢,次日那身子架便散了大半。偏靖王好容易解了禁,接下来几晚也都没放过她,不过是手下少使了些力,够她受用的就成。

     这般在家又呆了几日,过得是粘得发腻的日子,旁人瞧了都要自戳眼珠子。这一日两人在院中下棋,合欢赖着要悔一步。正闹着,听得墨七来说:“余管家来找王爷,说是实在推不开,需得王爷出去看看。”

     合欢捏着棋子半空悬着,看向靖王,“你去吧,怕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非王爷不可。”他离了朝中这么些日子,只是为了解她心结。她若单为一己私欲,坏了国之安定平稳,那也是罪人一枚了。

     “我快去快回。”靖王搁下棋子,起身出去。

     合欢盈盈送他到院门上,自回来坐下收拾残局棋子。这一去,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这盘棋便也怕是等不得他回来下完了。朝中离了他这么多日,全由新帝和叶太后把控,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在家中等了半日,晚膳亦是自个儿用的。她是知道的,朝中事务繁忙,总是不能说脱身就脱身的,所以并没有小性子。因用了晚膳,自抱了箜篌在廊下拨曲,等着靖王从外回来。自从心里舒坦了之后,接受了靖王就是齐肃之后,她忽又丝竹有了喜爱,也是难得。

     靖王回来得很晚,披星戴月,进到玉鸣轩的时候合欢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梳洗一番,到她旁侧躺下,并不扰了她。倒是合欢自己睡得浅,醒了便往他怀里拱了拱,嗡声问:“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么?”

     靖王在她耳侧轻抚发丝,“都是些小事,料理一番也就罢了。只是西北边境稍有动荡,形势不大好。”

     合欢警觉地抬起头来,“需要王爷亲自出征?”

     “暂时不需。”靖王安抚她,“已经派遣了将领军队支援,想来应能平了风波。”

     合欢慢慢把脸又拱回他怀里,心里默思。说她没有私心是假的,谁希望自己的夫君常年征战在外?她一人独守空闺,那是怎么样无趣孤单的日子?但她又不能全是私心,若没有国,又岂能有家?国不安,又怎么能有寻常人的富足太平日子?

     她吸了口气,手压在靖王胸膛上,幽幽道:“若真需要王爷亲自出征,王爷得把我一同带着。”

     靖王抓握住她的手,没有应下也没有否了。这事儿说起来尚有些早,依他的心思,自然是能不出征就不出征。毕竟他这会儿有了家室牵挂,与以往再也不一样了。

     靖王自回归朝中之后,靖王府上大小事务便又都落到了合欢手里。那乐房到年下里,果然修建了完整。她带着家中下人,把库房嫁妆中的乐器都拿了出来,一一摆进乐房里。心情甚好,连府上萧侧妃和赵、李两位庶妃过来道贺把玩,她都没小气。

     逛玩罢了,萧侧妃和赵、李两位庶妃也难得兴致极高,跟了合欢往玉鸣轩去坐坐。三人常在一处嚼舌,少有闲话是不知道的。靖王与叶太后的事情,三人自然也知道,平日里也没少添油加醋,嚼了不知多少传说出来。哪知后来见着靖王和合欢鸾凤相好,一时也懵了。最后也不过认定,这陆家姑娘的手段极高,恐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三人到了玉鸣轩落座,端得是有规有矩的样子,对合欢也是礼数尽到,恭敬有加。再是年岁小的,人也是得了王爷真心的当家正主,可不得小心巴结着么?这巴结的话,自然也多是围绕在合欢有办法,叫王爷收了心之类。

     合欢端坐在炕上,携杯盖子拨茶沫子叹气,“收了心又有什么用?朝中那般事多,一日里见不到几刻,都是一样儿的。家里的事都要我管着,哪里管得过来?这会儿又要过年了,少不得还得忙活一阵子。难得今日几位姐姐过来坐坐,打发打发时间。”

     萧侧妃坐在炕对侧,笑道:“这才是打理一个王府的,要是像叶太后那样儿,妹妹岂不是忙哭了?”

     提到靖王提到合欢,奉承了夫妻琴瑟和鸣,哪有不提叶太后的。说萧侧妃是有心,倒也不见得,恐一时口快也未可知。合欢并不往心里去,搁下茶杯来,“那是自然,听说太后这会儿可是忙得很,不仅心挂朝政,还管着佛事,兼着不少事呢。”

     “这事儿倒是谁都知道,却不知她是怎么想的?”赵庶妃往合欢倾了下身子,“听说西北战事吃紧,她竟动用了不少国库银两,造了大工程。又是开山又是凿窟,说是建寺庙,保家国平安。这好歹朝中还有咱们王爷把持诸事,否则她不定还出什么幺蛾子呢!”

     “前朝的事咱们王爷还能拦一拦,那后宫里却是怎么也管不及的了。”李庶妃也说话,那眸子的八卦火星直往外冒,“也不知从哪处受了刺激,她这会儿可爱饮宴游乐之事呢!身边亲信随从颇多,有朝中贵胄,还有下野商富,都是些容貌不俗的。干的什么事,世人皆知。”

     合欢端起杯子吃茶,能是从哪处受的刺激?想来,也只能是摄政王没能满足她的私欲罢了。因而荒|淫无度起来,谁又能插手管得?新帝是个不掌事的,便是掌事,又如何去约束太后行矩?靖王的身份,那更是不好相管。再者说,虽这些事人人都知,但叶太后那面儿上的幌子是打得极好的,挑不出错处来。只是叫她这么败下去,引起群臣公愤是小,不知对大周上下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了。

     四人坐着闲说一阵,便扯了话题不再说这个。总归她们除了闲语,也起不上半点作用。合欢又拿过年等事出来相商,算是拉着那三个帮她分担些事情。三人也乐得帮她,倒是融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