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第十回
    六月末,花满楼携唐雨赶往江南花府,陆小凤同金九龄追查一只红色的绣花鞋。而在同一时刻,唐门正式对孔雀山庄宣战。

     唐家老三并西门吹雪镇守唐门,唐怀夏与唐思淼率唐门内堡精英弟子于云南边境同孔雀山庄兵戈相见。

     且不论惯来不理江湖事的西门吹雪此次站在唐门一边,引起了多少江湖骚动。单是唐门三子出其二的阵势,就足够让武林问道一股浓厚的血腥味。

     太原赵府的阴霾尚未完全散去,新一轮的风暴似乎又要来了。

     唐思淼比唐怀夏更早一步碰上了孔雀山庄的弟子。同以暗器为主的唐门不同,孔雀山庄的弟子在武之一字的造诣上,显然普遍高于唐门。虽说唐门暗器精妙无双,可拥有如此见血封喉暗器的整个唐门也不过寥寥十数人,一时间,这两大家族的较劲,真看不出谁胜谁负。

     唐门的毒刺被孔雀山庄牢牢的拒于百里之外,虽说唐怀夏尚未赶来,可孔雀山庄庄主秋夜月也并未现身。唐思淼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躁。虽说对付孔雀山庄早就在唐门近年的计划之中,可唐思淼总觉得似乎有双眼睛在暗里看着,顺水推舟的促成了这场争斗。

     若不是借口难得,唐思淼与唐怀夏本不愿在这个敏感的当口生事。可近年来孔雀山庄着实低调,无论唐门如何挑衅,反应实在微弱——要揍得光明正大,这也许是唯一的机会。

     “……现在也只能期望陆小凤快点解决赵府的事了。”唐思淼换下装束走在云南边境的小镇里,眉间郁结,“不然总觉得心里有块危险的石头。”

     她烦躁的扒拉了下自己的头发,抬眼望见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小姑娘扒在酥糖铺子前,眼巴巴的盯着摊上的松子糖转不过眼。那副模样令唐思淼一瞬间就想起了年幼的唐雨,那时候她也是这样可怜兮兮的望着她,想多吃一块玫瑰酥。

     唐二小姐在不知不觉中便柔和下了眉眼,上前刚想替那小姑娘买下一包松子糖,却在付款时猛地发现出门时忘记带了钱包。

     她的手有些尴尬的停在空空的荷包上,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恰逢这时,有一只修长、指腹布着薄茧的手递出了铜钱,从老板手中接过了那包包好的糖果,送进了小姑娘的手里。

     “拿去吧。”那人低声道,声线沉稳带着难以察觉的柔和。

     唐思淼的视线顺着那只手到那人腰间一柄造型奇异的长剑,再到那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唇线瞬间僵直,紧接着连再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扭头便走。

     然而她往前不过三步,那只先前还握着松子糖的手便捧着一纸袋麦芽糖递在了她的面前。

     唐思淼的脚步顿了顿,随后微笑道:“城主好兴致,也来云南游玩么?”

     叶孤城望着她,半晌缓缓道:“如今正是城中碧鲫肥美的时候。”

     碧鲫是白云城特有的一种鲫鱼,肉质鲜嫩少鱼腥,是清蒸最好的选择。唐思淼曾想烹调一尾给唐雨尝鲜,只可惜最重要的原料却只有白云城才有,而那些鱼却又经不起海路绵长,令她只得作罢。

     “……城主这是邀我往白云城做客?”唐思淼笑道,“这倒是教人有些受宠若惊。”

     叶孤城道:“不,我并不是邀你做客,而是提亲。”

     ……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做到面无表情把“提亲”两个字挂在嘴边的!

     唐思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瞬间觉得眼前的男人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名清冷剑客,至少在她的记忆里,白云城主可说不出“提亲”二字。

     叶孤城淡淡道:“唐姑娘意下如何?”

     此刻不在唐家堡,也不在川蜀。而是在唐思淼换上纱裙就没人认识她的边疆。她顿时便没了继续扯下去的性质,既不愤怒也无喜悦,只是端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凝视着眼前人。

     “这样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把一切摊开了说。”唐思淼缓缓道,“叶城主,你这次向我唐门提亲到底有何目的?莫不是也是为了虚无缥缈的‘孔雀翎’?”

     唐思淼笑道:“看来第一暗器果然名不虚传,连剑仙也愿为之献身。”

     面对唐思淼的讥诮,叶孤城不为所动,仅仅只是眉梢微蹙,道:“我只来求亲。”

     “那好,我就明明白白的回答一次。”唐思淼眯着眼道,“我不愿意嫁给你。”

     叶孤城皱了皱眉,“你是否对三年前的事仍难以释怀?”

     唐思淼抬起的步伐滞了滞,嘴角扬起清淡的笑容,语气是难得平和温柔:“城主多虑,我不过和其他待嫁的闺阁女子一样,希望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罢了。”

     “至于三年前……或许曾有许多放不下,可如今都能放下了。”

     自叶孤城出现开始,唐思淼第一次用如此平静的眼神同语气对待这位名满天下的剑客。她笑了笑,微微挑起的眼尾使她每每眯起眼笑就像只小狐狸,这样的笑容是叶孤城熟悉的,也是叶孤城感到陌生的。

     “叶城主,我虽然弄不清你此举的目的,想来你也不会莫名其妙做出‘提亲’的事。”

     “三年前我毕竟受你恩惠,若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我唐思淼绝不会推诿怕事。然而……”唐思淼画风一转,原本慵懒的笑容一瞬间锐利刺人!

     “然而若是你想要借此对我唐门不利,我唐思淼就算死,也要拖城主您一起!”

     风扬起唐思淼的额前黑发,精致的眉眼凌厉地像是她腰间那些致命的暗器。若单纯论到“美”,唐思淼并不是数一数二的美,但要论到“独一无二”——这世界上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能模仿的了唐思淼。

     唐思淼转身的时候还觉得世事无绝对这句话真他|妈的对。若论到三年前,想必她就算死也想不到,在未来的某一天里,不是她执拗地凝视着那名绝世剑客的剪影,而将是她给了这个人背影——干脆的,连衣角的留恋都不存在的背影。

     那一刻,即便接下来还要面对不知底细的孔雀山庄,唐思淼也觉得轻松无比。

     连她的嘴角也忍不住扬起。

     “倒是一点也没变。”留在原地的剑客看了眼手心的麦芽糖,眉宇间浮现出疲惫,他似乎笑了笑,又似仍然如一尊精致而高贵的塑像。

     “一起死……”

     剑客最后的话融化在了风里,侧耳细听,那四个字似乎是“太过奢侈”。

     ……不过要怎么样,才能令人觉得连“一起死”都太过奢侈?

     马车汩汩,一路前行。花满楼记着唐怀珏的话,一路上都尽可能低调,以不被人察觉地姿态往花家而去。直到算是进了江南地界,他一直悬着的心才微微放下。

     唐雨正是爱玩的年纪,这一路上她拘着性子不吵不闹也着实憋的够呛。而当终于可以不呆在马车里,踩到青石板铺就的官道上,即便没有耳边那些热闹的叫卖声就足够让她笑弯了眼。

     花满楼望见她的笑脸,心中的某一处就忍不住柔软下来,牵着她的手,耐心而又细致的陪她去买她所喜爱的江南糕点。卖完糕点后,花满楼觉得既然已经到了江南,倒也不用太担心孔雀山庄或是金九龄的势力,便干脆纵着唐雨四处玩耍。

     今日恰巧有人街头卖艺,唐雨两眼放光的想要钻进去,奈何围观的人实在太多,她这个只到了花满楼胸口的矮个子实在是怎么跳也看不见,就在她急得鼻子都皱起来时,一双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紧接着就将她抱起,让她安安稳稳的坐在自己的手臂上。

     唐雨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花满楼的温柔地声线带着笑意响起:“我看不见,你说给我听如何?”

     唐雨胡乱的点头,却觉得被花满楼臂弯拖着的腿部烫的有些发抖。她忍不住偷偷看了花满楼一眼,这个男人看起来俊秀而文弱,却也能够轻松的将自己抱起,拖出人群。

     “怎么,不好看吗?”

     “很,很好看!”唐雨仿佛一个被抓住的小偷,赶紧将视线又转了回去。只是,不论那杂耍班子的技艺看起来有多不可思议,唐雨都没办法将注意力集中过去了。

     因为她突然发现……花满楼的脸,比杂耍好看多了!

     “噗。”

     就在她纠结看花满楼还是看杂耍的当口,一声极细微的笑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有些不确定,而花满楼的侧头则给了自己肯定。

     发出笑声的人似乎明白自己藏不下去了,干干脆脆的走到了花满楼身边,眉眼带着狭促道:“哟,看来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拐了我家小七的魔女了?”

     唐雨敏锐的捕捉到“我家小七”这几个字,花满楼却是无奈道:“五哥,你就别打趣了我。”

     花五笑道:“这怎么能是打趣?小七你终于舍得把人带回来给我们看,我们拦着不让走才对,怎么还敢打趣?”

     花满楼只是轻轻的将唐雨放下,笑着摇头。唐雨眨眨眼看着花五,突然就绽出了甜甜的笑容,催生生的唤道:“五哥哥好~!”

     这一声“五哥哥”顿时将花五唤得舒爽不已,立刻低头笑呵呵道:“七弟媳好~。”

     听着这个称呼,唐雨脸颊微红,却是展开了更灿烂的笑容。花五见状又“噗”了一声,转而拍了拍花满楼的肩道:“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是从哪儿找到的?是不是唐门的姑娘都这么可爱?那赶明我也去唐门找一个。”

     花满楼不着痕迹的将唐雨往身边带了带,道:“五哥见过唐门的二小姐了?”

     花五的脸色顿时一变:“你说唐思淼?白云城主不是去提亲了吗?”

     花满楼笑道:“可唐门除了小雨,也就还剩唐二小姐适龄待嫁了。”

     “小七你还真是,从来开不了你的玩笑。”花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听说你要带媳妇回来,奶奶和叔母都高兴坏了,要不是没到沐休日,估计京城那两个也要往家赶。”

     花满楼微笑道:“也就是其他兄长都赶回来了?”

     花五笑道:“当然都赶回来了,我最先到家,这不就被赶来寻你了?”

     花五说着说着又调笑道:“当然啦,能第一个看到七弟媳,这趟跑的不亏!”

     听着花五同花满楼相聊胜欢,唐雨总算舒了口气。唐门的名声实在算不上好,在见到花满楼的家人前,她还略有担心,如今见到了花五,她才算是真信了花满楼的话——“母亲会喜欢你”。

     一想到这句话,唐雨的嘴角就忍不住上翘。花五看看她又看看花满楼,对唐雨笑道:“七弟媳,我这里有点事情,先和你借一借七弟可好?”

     唐雨眼睛转了转,笑眯眯答道:“好啊,可五哥哥要完好无损的还给我。”

     花五顿时别了别嘴角:“你怎么知道我是要抓七童去当苦力……放心放心,一定完完整整还给你!”

     花满楼闻言皱眉,“五哥,你有事我和小雨一起来吧,放他一个人我不放心。”

     “钱庄有点麻烦,叔父让我先出门找你也有让你把这事解决一下的意思。这事又枯燥又耗时,与其让人家小姑娘枯等,你让她自己在外面逛逛怎么了?”

     “我有点不放心……”

     花五道:“就算你不相信唐门弟子的实力,总该信你五哥吧,好歹是你五哥的地头,没事。”

     花满楼皱眉良久,终是心软,对唐雨道:“我过些时候去那间茶楼找你。”

     唐雨也对热闹的市集向往不已,点头应承道:“嗯,你去忙吧,我不打扰你。”

     花五在一旁打趣:“放心,很快就把他还给你。”

     花满楼对这个自幼便爱捉弄人的五哥彻底没了脾气。

     虽说之前在扬州住过一段时日,可那段时间里唐雨尽想着如何泡到花满楼了,市集倒是真没好好逛过。花满楼和花五去处理一些花家的事物,没了约束的唐雨一个人在市集玩得不亦乐乎。

     她先是买了一怀抱的零嘴便走边吃,然后看见什么都忍不住去试一试。不远处她望见一个老人在卖泥人,泥人栩栩如生,生意很好,她好奇的凑过去,看见原本一团软软的彩泥在老人的手里几下就变成了个栩栩如生的玩偶,顿时惊奇不已。

     老人卖了好几个人偶,见唐雨还蹲在他的摊子边,便柔和着眉眼慈祥道:“小姑娘想要什么泥人?”

     唐雨看看摊上摆着的“公主”“将军”“书生”“女侠”等等等,忍不住开口道:“能不能帮我做一对呢?”

     老人瞟了她一眼,笑道:“行!姑娘要什么样的?”

     唐雨立刻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一只手指着自己:“一个做成我这样的!还有一个,还有一个——”

     老人露出了狭促的笑:“做成那锦衣公子的模样是不是?”

     唐雨愣了愣:“哎,您怎么知道?”

     老人笑道:“我看见你们俩啦,刚成亲没多久呢嘛?”

     唐雨登时红了脸,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老人只当女孩子脸皮薄,手下利索的按着之前对花满楼的映像开始雕泥人。

     泥是一早和好的,油彩也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当唐雨把一怀抱的零嘴吃了个七七八八时,老人家也把做好的两样泥人笑眯眯的交到了她手上。

     唐雨看了看,虽然面容粗糙,但服饰大貌却把握的很好,唐雨看着手里两个都笑着的笑容心里不住的高兴,便付了钱给摊主。

     等完这个泥塑,唐雨抬头看看天觉得时间也过去蛮久了,便决定先去茶楼等花满楼。她将花满楼的泥塑小心的放在了贴住胸口的地方,把玩着自己的泥人,想着等见到了花满楼一定要将这个泥人送给他。这样就算偶尔唐雨不在,花满楼的身边也永远有个唐雨。

     唐雨想的嘿嘿笑,趴在茶楼的桌上,用食指一下每一下的拨弄着自己的泥人,大约是逛了太久的缘故,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紧接着眼皮就有些打架,慢慢地慢慢地,忍不住就将头搁在了手臂上,酣然入睡。而泥人也因为一个不稳,咕噜噜的滚下了桌,撞在了桌脚上。

     在唐雨入睡后,几不可闻的脚步自她身后响起。那脚步停了停,似乎是为了确定她是否熟睡。半晌,长冠束发的少年伸手飞快地点了她的睡穴,紧接着从她的后颈处拔出了一根极细的牛毛针。

     他凑近看了看唐雨,忍不住弯了弯眼:“这就是唐门的‘孔雀翎’啊,看起来真乖。”

     少年耳语着抱起了唐雨,人来人往的茶楼无人注意到这一角落发生的事,疑惑者注意到的人,都死在了那细如牛毛的长针下。

     少年用披风裹着少女踏上了茶楼外等待已久的马车,他拨开了少女的刘海,听着她绵长的呼吸,温柔道:“睡吧,睡醒了,就到家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张信息量略大_(:3」∠)_

     大家好,不要不爱我,留点爪印嘛……只是对苦逼备考的十三最大的安慰了_(:3」∠)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