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第三回
    赵陌桑并未如她所言,再上万梅山庄拜师。

     六月十日,赵府灭门惨案在整个江湖传的沸沸扬扬,离太原不算太远的万梅山庄自然也收到了消息。唐雨眼瞅着他哥哥静静的看完了那一纸文书,忍不住开口道:“我们要去帮忙吗?”

     “不用。”西门吹雪淡声道,“帮忙的人已经去了。”

     唐雨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当看见花满楼时却又猛地反应过来——这种常人避之不及的灭门惨案,整个江湖除了陆小凤,还有谁会插手?

     “不仅是陆小凤,还有金九龄。”西门吹雪淡声道,“赵家毕竟是太原望族,朝廷不会不闻不问。”

     唐雨似懂非懂,斟酌了一会儿,才将她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那哥哥你要去帮陆小凤吗?如果你忙,不用特意陪我去看师父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小姑娘话语里的低落谁都能听出来。西门吹雪垂眸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摸了摸她低下的小脑袋,开口道:“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会反悔。”

     唐雨的眼睛立刻明亮,可半晌她又犹豫:“可是,看起来陆小凤要管的这事很麻烦,要不,要不还是去帮帮他,只要七月初三那天哥哥你来一下就好!”

     西门看了纠结万分的小姑娘一眼,不说话。花满楼微笑道:“如果他遇上了麻烦,自然会来找我们。如今没有接到他的口信,想来这件事,他完全能独自解决。”

     说着花满楼将面孔转向西门吹雪,“西门庄主大约是这个意思吧?”

     西门吹雪看了花满楼一眼,径直起身,对着身侧的老仆冷声道:“备车,明日出行!”

     唐雨看了看负剑离去的西门吹雪,又看了看花满楼,突然就笑了起来。花满楼温声询问,可唐雨眨眨眼,欢快道:“花满楼,你不排斥哥哥了呢!”

     花满楼神色微怔,唐雨接着道:“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因为哥哥周身的杀气,你笑容一点都不好看!可是现在,你对哥哥说话和对陆小凤差不多呢!”

     唐雨笑眯眯的看着花满楼,发自内心满足道:“真好,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婆媳’矛盾了。”

     花满楼失笑,一时不知道是先该纠正她对“婆媳”关系的误解,还是该纠正她这口无遮拦的毛病。倒是坐在一旁的孙秀青闻言,差点被自己的茶给呛住,无奈的替花满楼化解了尴尬:

     “小雨,‘婆媳’……不是指你哥哥和花满楼。”

     唐雨好奇道:“咦,不是指家人一方和要嫁人的一方吗?师姐还说过要是我嫁给师兄就不会存在‘婆媳’问题了,好处很多呢!”

     孙秀青哑然:“这么理解也没错,不过,这是特指,是指你和花公子的母亲明白吗?不知他和你哥哥!”

     面对峨眉女侠孙秀青的谆谆教导,唐雨点头,不过这小鬼只是点了点头,眼睛转了转,就又装出一副恍然的样子道:“那是不是花满楼嫁给我,我就没说错了?”

     “……小雨,你的师姐到底教了你什么?”

     唐雨笑眯眯道:“很多,孙姐姐我可以路上慢慢将给你听。”

     孙秀青深深了叹了口气,脸上却浮现出笑容。她伸手捏了捏唐雨的脸,笑道:“你啊,鬼灵精一个。好了,孙姐姐先走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唐雨挥着手送走了孙秀青,转脸才对上一副了然笑容的花满楼。唐雨顿时心虚的对了对手指,眼睛往上瞄着花满楼,小声道:“你不会生气吧?孙姐姐最近老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也只是想让她忘掉那些不高兴的事情。”

     花满楼笑着摇摇头:“唐雨是个好姑娘。”

     唐雨顿时满面通红,不想花满楼微笑着接着道:“所以你一定不会遇上‘婆媳’问题,我母亲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这还是生气了,绝对是生气了吧!嘤嘤嘤正常的花满楼才不会说这样的话呢!

     唐雨捧着快要烧起来的脸颊,盯着花满楼看了半天,最终又快又准的在他淡色的嘴唇上碰了一下,磕磕绊绊扭头就跑,徒留花满楼一个人捂住嘴唇露出惊诧的表情,随后又缓缓恢复到往日里的包容沉静。

     只是这包容里更多了一份温柔。

     或许当初的陆小凤一点都没猜错,闻名天下的君子花满楼,或许真的要娶个唐门小魔头了。

     由于孙秀青余毒未清,万梅山庄旅游团足足到了六月下旬才到了蜀中。唐雨下马车的时候,总觉得拉马的那几匹万里挑一的千里马在默默流淌海带泪。

     当然有关马到底有没有泪腺这一点先不谈,自从踏上了蜀中的土地,唐雨一直就处于一种只要没瞎都能看出来的,浑身都飘满了小白花的状态。

     ……当然花满楼这个特例的失明者并不算在我们的考虑范围。

     唐家堡建在崇山峻岭之中,易守难攻。要上唐家堡,先要翻上一座路窄形抖的山路。孙秀青第一次走上这样复杂的道路,好在她武功不落,这才没有落下下风。而走惯了这种路的唐雨则是砰砰跳跳的拉着花满楼走在最前面,指着一片绿意葱葱的山岭道:“我们这儿虽然没有江南那些漂亮娇贵的鸟,但是也有很棒的宠物的!那里是唐家堡的后山,里面有好多白老熊,小时候师兄常常带我去玩,我还和一只交了朋友,等安顿下来,我带你去看,滚滚一定也会喜欢你的!”

     花满楼道:“滚滚是它的名字?”

     唐雨点头:“因为滚滚胖乎乎的嘛,对了我离开的时候滚滚怀孕了,也许这次回去就能看见小滚滚了!”

     看着唐雨欢呼雀跃的模样,连孙秀青也忍不住露出了好奇的表情:“白老熊……也是熊吧?不会很危险吗?”

     唐雨摆手:“不会啦,我们和它们关系很好的!小时候师姐还带我去给它们采竹子呢!不过它们对生人很凶,要去看的话,得跟紧我才行。”

     孙秀青露出向往的表情:“我只听说过灰熊,还没见过白熊呢!”

     “唔,其实滚滚也不完全是白色的……”

     说话间,山腰上的一间小小竹舍吸引了西门吹雪的目光,他看了那间竹舍片刻,眼中浮现出一丝迷惘,却仍然开口道:“休息片刻吧。”

     唐雨闻言转头,看见自己的兄长,眨了眨眼睛,一口应承道:“好的!”

     孙秀青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她伤势未愈,这样的山路与她而言有些吃力,只是骨子里的倔强令她不愿意主动示弱。在这间开在上唐门必经之路上的茶舍坐下,四周望去不是来唐家堡内的唐家集行商的商人,就是唐门弟子。偶尔几个向他们这样零星的散客,脸上大多都凝重的紧。唐雨偷偷告诉孙秀青,这样的人八成都是上唐门来买命的。

     唐门无论是作为一个武林世家,亦或是一个门派,其内部构造都算的上是独一无二,千奇百怪。

     唐门内部设有唐家集,这集市就像京城最繁华的的街道一样热闹,在唐家集里,无论是苏州的彩锦,还是上好的雨前龙井,这些东西都能在唐家集买到。

     唐门的弟子从外人手里转了钱,可钱又全部都回堡花在唐家集里。唐家集的铺子都不向官府交税,而直接上唐家堡交税。而蜀地官员,又没有一个有胆子走进唐家堡,向这臭名昭著的家族讨钱的。

     与孔雀山庄不同,同样作为暗器世家,唐家堡的敛财术可谓是举世无双,连陆小凤都要赞叹一声。也不由的这个家族能够屹立蜀中百年不倒,甚至越发兴盛了。

     “……堡里也不是什么都有。”唐雨皱了皱鼻子,“像花满楼买给我的小点心,堡里都没有呢!”

     孙秀青失笑:“这也正常,就算是峨眉,附近百里之内这些类似小孩爱吃的地方点心,也是没有的。”

     唐雨握了握自己的小爪子:“没关系,哥哥是开糕点铺子的,以后一定要开一家进唐家堡!”

     面对唐雨的雄心壮志,桌子上另外两个人都有些忍俊不禁,只有西门吹雪放下手里装着白水的杯子,淡声颌首道“好”。

     这一桌的气氛算得上融洽,而不远处坐着由两个竿夫挑着的竹椅的少年人却是一脸戾气的缓缓接近。这茶舍的主人眼尖,赶紧锤了小二一下,恭恭敬敬的前去几步,直接迎来那少年,语气有些谄媚道:“难得看到三少爷下山,可要用点什么?”

     被称作三少爷的少年道:“我爹想你的烧鸡了,来十只给我带走,顺带我妹妹就这几天要回来,你这儿碰见了派人上山通知一声。”

     前一个要求老板还连忙点头,撸起袖子就打算去厨房忙碌,可面对后一个要求,老板苦笑道:“三少爷,我又没见过小小姐,怎么通知啊。”

     三少爷不耐道:“我哥前段时间不是给你们人手弄了副画像吗?”

     老板开口闭口了半天,实在没敢把“那也算画像?狗爬的也比那写意的好!”这句话说出来,只是期期艾艾个没完。三少爷似乎有点火大,眉清目秀的脸孔上浮出与之不搭的杀气:“喂,我的话你听见没有……谁,谁暗算我!?”

     三少爷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在他的身后一只筷子碰的咋地。他怒气冲冲的往那堆自他出现就保持恭敬态度的唐门弟子看去,打算揪出敢暗算他的家伙,不想另一边一个白衣服的小姑娘笑嘻嘻的冲他道:“笨蛋,你功夫还是这么差,没少被师兄修理吧?”

     三少爷原本压在喉咙口的怒气就这么被掐了下去,他看着唐雨眼中先是惊喜,紧接着就被怒火席卷:“不要以为哥哥和姐姐总站在你这边你就厉害了!你看我下次不多给百草堂上几把锁,看你还怎么偷我的毒药!”

     唐雨冲他做了个鬼脸,嚣张道:“你装啊装啊,你上次装了七把锁还不是给我撬了?”

     三少爷气得手抖,指着唐雨半天憋出一句:“有种别叫潇师兄帮忙!”

     “有本事你叫唐潇师兄别帮我啊。”

     三少爷盯着唐雨半晌,咬碎一口银牙,愤愤道:“唐!雨!”

     唐雨笑眯眯的点头,然后上前抓下他指着自己的手,撒娇一般的晃了晃,笑容甜美:“嗯嗯,出门在外,我好想你呢,小师兄~!”

     被一句小师兄顿时磨灭了脾气,唐怀珏在不知多少次唾骂了自己的没出息后,假意咳嗽了一声,将视线转向了唐雨身边的人,疑惑道:“这几位是……?”

     “这是我哥哥。”唐雨善解人意的指了指西门吹雪。

     “这是我的孙姐姐。”唐雨又点了点孙秀青。

     最后唐雨跑到了花满楼身边,挑了个满意的位置站定,笑得满面春风:“这是我要嫁的人!”

     “噗——!!!!”

     唐怀珏原本想用来舒缓脾气的茶就这么一口全喷了出去!

     “笑个铲铲!”在表达了他对花满楼微笑表情的不满后,整个人受到了极大惊吓的唐怀珏连官话都忘了说,满面凝重的对唐雨道:“跟蝈说,这崽子哈得吧?”

     孙秀青眨了眨眼,忍不住问道:“他说什么?”

     唐雨狠狠瞪了唐怀珏一眼,笑容满面的对孙秀青道:“没什么,他夸你笑起来漂亮!”

     慢慢缓下情绪的唐怀珏皱眉,一副傲娇脸道:“少爷什么——”

     唐雨狠狠的一脚踹上去,乘着唐怀珏暗叫一声满面痛苦的时刻对孙秀青甜甜道:“姐姐你别理他,他就这口是心非的性格。”

     孙秀青了然的点点头,脸上并无不快。唐雨瞄了花满楼一眼,看他笑容不变似乎也是没听懂刚才唐怀珏那话意思,不由的输了口气。倒是唐怀珏忍着脚上的剧痛,忍不住看向唐雨,委屈道:

     “妹,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唐雨立刻对孙秀青道:“孙姐姐你身体没回复,正好怀珏带了挑夫,过会儿你就做他的椅子上山吧!”说罢,她转头,眯着眼对唐怀珏一字一顿道:“这才叫胳膊肘往外拐!”

     唐怀珏:“……”

     可怜唐怀珏,面对自小玩大的玩伴的变心,自觉地无比委屈无处申诉。只可惜他万能的二姐忘了告诉他一个血一般的事实——嫁出去的娃那就是泼出去的水。

     和作为唐雨心头朱砂痣一般存在的花满楼争宠,那是肯定没有希望的!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三少爷出来了……他是个傲娇没错,是个铁杆的傲娇_(:3」∠)_

     其实,不要嫌弃十三码字慢啦……因为十三在准备考研……十三是顶着父母尖锐的目光在码字……【抹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