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第十六回
    在唐怀夏向万梅山庄动身的同时,陆小凤一群人也开始向山西行进。陆小凤这次惹得麻烦,虽不是最棘手的,但也绝对不好摆平。

     追账这事,看起来容易,而当你追账的对象不是武林巨富就是一方掌门时……你就会觉得这账,可能会追掉你的命。

     “山西阎铁栅。”陆小凤敲了敲马车上的小几,“我们先去找他。”

     “为什么是他?”唐雨好奇,“为什么不是霍休又或者是独孤一鹤?”

     陆小凤抽了抽嘴角:“独孤一鹤是峨眉掌门,霍休是我朋友,你说呢?”

     唐雨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柿子要挑软的捏!”

     陆小凤揉着额角:“虽然意思没错,但我怎么觉得从你口里出来就这么怪?说实话我也阎铁栅也是有点交情……之所以选他,只是因为我有个猜测,而他能帮我印证我的猜测。”

     眼见着陆小凤微微勾起嘴角,话语又开始七拐八弯起来,唐雨只觉得满头都是问号。她果断的抛弃掉陆小凤不在问这些东西,反而道:“你把上官丹凤丢在客栈真的好吗?她看起来很像跟着去。”

     陆小凤神色微动,最后夸张的叹了口,捏了捏唐雨的脸笑道:“别高兴的太早,你也不能去。”

     唐雨生气地扒开陆小凤的手,鼓着脸颊:“为什么!你们都可以去,就我不行!”

     其实唐雨更想说的是——她才不要和丹凤公主呆在一起。

     陆小凤笑嘻嘻道:“这可不是我的原因,你哥和我们分开走,你看他不是也不愿意你去?”

     “再说……”陆小凤笑得眯着眼,“你也没收到请柬不是?”

     唐雨一下被噎住,她期待的看向花满楼,拽了拽他的衣角。陆小凤原以为花满楼会拒绝,不想花满楼略略思索一番后,竟点头同意道:“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

     陆小凤听见花满楼的回答,瞪圆了眼睛:“花满楼你开玩笑吧,这小祖宗这么金贵,万一出事了你心疼都来不及!”

     “但你要答应我,不能胡闹。”花满楼耐心道,转而对陆小凤微笑,“你有更好的方法?”

     花满楼没说出潜台词,但谁都知道那句话是“不带着唐雨若她硬来你有对策?”。

     被戳中心思的唐雨吐了吐舌头,立刻点头保证,倒是陆小凤他讪讪一笑不说话,心里却对花满楼竖起了拇指。他如今算是对自己的这个朋友有了新的认识,至少在带小孩这项上,花满楼绝对是他们这群人里的天下第一。

     他们要去赴的这场宴席是受珠光宝气阁的总管,阎铁栅最信任的属下——霍天青所邀。谁也不知道这场宴席是不是一场鸿门宴……或者说当他们开始讨账时,这场宴席会不会变成一场鸿门宴。

     这样的危险的地方本不该让唐雨去,可若丢下她,又怕这小姑娘自己弄出什么事。想来想去,似乎花满楼说得对,将她带着,放在眼皮底下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不过……

     “她既然喜欢你,如果是花公子你让她乖乖呆着,就算不高兴和丹凤一起,她也会呆着吧?”

     听着陆小凤狭促的调侃,花满楼也不恼,只是回道:“正是因为如此,才不想如此。”

     陆小凤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等他终于明白他的意思……花满楼已经接过唐雨帮他剥开的果子,塞进小姑娘的嘴里,温和闭目养神了。

     唐雨喜欢花满楼,当然会听他的话。可恰巧花满楼最不愿做的事是强迫这个一心一意喜欢他的小姑娘。

     ……黑脸这种东西,还是陆小凤和西门吹雪来扮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回,熟能生巧嘛!

     等马车轱辘而至设宴的水阁,恰巧是午膳十分。唐雨跳下马车,四下观望,水阁外垂柳依依,暖阳细碎。朦胧间似乎还能闻到水岸菡萏的香气,顺着微暖的春风,飘飘荡荡。

     只是自水阁的院外眺望,看着院内小桥流水一片姹紫嫣红,唐雨这下才对独占天下财富三分之一的珠光宝气阁有了点印象。

     能在山西这样的地方建起一座江南水乡才有的水阁,若无足够的财力,怎么想也不可能。

     水阁内似乎传来玉盘落珠似的琵琶,还有水乡女子温婉缠绵的歌声。唐雨眨眨眼,又揉了揉,这才能确定自己的确是在山西,而不是江南水榭。

     陆小凤看看兴奋的唐雨,忍不住想要捉弄她:“呐,虽然我们答应带你来,可来这儿需要请帖,你没有请帖,如果主人家不让你进,你就要乖乖回去。”

     唐雨先是紧张了一会儿,随即便自信满满道:“他一定会让我进去的!”

     陆小凤觉得有趣:“你这是哪儿的自信?”

     唐雨嘿嘿一笑,不再说话。陆小凤自然也猜不到她的想法。对于唐雨来说,只要花满楼同意事情就已经解决了。主人家的意愿根本不再考虑中。

     ——如果主人不同意就掏出暴雨梨花吓他!

     反正花满楼看不见,只要威胁陆小凤不说,怎么可能会进不去?

     唐雨有些得意的想。

     就在他们说话间,一名身形清癯的年轻男子身着青色长袍缓步而来。他行步无声,背脊挺直显出几分骄傲。而那张面容上五官英俊,双目沉静——一举一动之间,尽是超出年纪的稳重老练,看不出半点轻浮焦躁。

     当陆小凤和花满楼的身影映入他视野中后,青年淡漠的表情缓缓变化成笑意。他对陆小凤和花满楼抱拳道:“陆大侠,花公子。”

     陆小凤笑着回礼:“霍总管。”

     来人正是霍天青。在陆小凤他们一到山西便向他们递上了帖子,人称“方圆八百里无所不知”的珠光宝气阁大总管。

     不过此刻这位无所不知的大管家,也对唐雨的突兀存在显得诧异。他愣愣的看着唐雨半晌,直到小姑娘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他这才回过神,笑着问道唐雨身边的花满楼:“花公子,这位是?”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不快不慢。这一番从容和自信花满楼很欣赏。他虽然看不见,可也能感觉到眼前的人是个有原则又很骄傲的年轻人。他骄傲,同时又不希望令别人觉得他骄傲——花满楼并不讨厌这样的人,于是他温和道:“这是我的朋友。”

     霍天青本是想说“既是花公子的朋友便请一同入席”,却在看见小姑娘偷偷拿出来指着她的暴雨梨花时又是一怔。唐雨手上抓着暴雨梨花,故作凶恶的看着她,满眼都写满了“我要威胁你让我进去”——只可惜她那张脸实在做不来凶恶的表情,强行扭曲眉毛的后果,反倒显得有趣。

     霍天青眼中的惊讶的神色已退去,他看着唐雨,语气不由的放缓,温和道:“姑娘是唐门的人?”

     唐雨见他没有丝毫恶意,也没有一口回绝不让她进去,便揉了揉鼻子,严肃道:“没错我是唐门的人,唐门宗主唐煜的弟子——这抵不抵得上一张请帖?”

     霍天青眼中的笑意似乎更浓,他略作思考片刻,随后手臂一展,对唐雨半弯身道:“既是唐门内室弟子,自然是抵得上一张请帖。”

     唐雨定定的看着这人,只觉得他哪里怪怪的,可对方无论是表情动作却是再正常不过,仿佛那只是他的错觉。

     她踌躇道:“你认识我?”

     霍天青嘴角微笑有一瞬间凝滞,接着淡声道:“唐姑娘说笑,霍某怎么会有机会认识唐门宗族。”

     唐雨点点头,很快又欢快道:“那么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进去?”

     “当然。”霍天青低着头,眼中带着的温和令唐雨总觉得自己要陷进一种名为“熟悉”的错觉里。霍天青抬起头,不在看唐雨,转而对陆小凤花满楼道:“水阁内已经备下宴席,也替两位公子准备了休息之处。原本只是想请两位一聚,不想大老板听说两位到来,硬是来了兴致,要赶回见一见,更是交代天青好好招待二位。还望二位给天青这个面子。”

     陆小凤遇到过的麻烦事最多,这使他对于麻烦的事情总是有着异于常人的敏锐——虽然这一点并没有帮他摆脱麻烦,却总在关键时刻会帮他一把。

     他看了花满楼一眼,又看了唐雨一眼,最终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补全的分割线+++++++++

     对于男人们来说,这场宴席吃什么其实无太大所谓,酒才是重点。珠光宝气阁的西席苏少卿正执子自己与自己下棋,一抬眼就见霍天青引着一名少女而来,间或十分耐心的回答着她稀奇古怪的问题。

     见状,苏少卿有些玩味。虽说他来此也不过一周多的时间,可也知道霍天青是个多骄傲的家伙。即便面对着于他有救命之恩的阎铁栅也不曾放下过的傲骨,在这个小姑娘面前近似不存在一般。哪怕少女指着亭台不远处奏曲的歌姬好奇问“这是你的十七房小妾吗”,他也能好脾气的说句“不”。

     苏少卿觉得有趣极了。

     因为阎铁栅要回来见一见陆小凤,这顿饭自然就算不上接风而不过是主人家邀请朋友入住的一场小宴。既是小宴也变不需要多少陪客,只要让客人感到自在即可。

     于是这场宴席原本只有四个人,可唐雨的出现,令宴席变为了五人。

     苏少卿见霍天青对水榭小桥边守着的侍女说了些什么,很快,一套新的餐具被摆了上来,同时原本摆着的下酒凉菜都撤了下去。

     “……唐姑娘来自蜀中,可嗜辣?”霍天青在吩咐侍女道一般,忽而有些尬尴,眼中滑过丝懊恼后,不得不开口询问唐雨。

     唐雨正苦恼着自己对霍天青莫名其妙的好感,乍闻这句话,竟有些惊慌失措:“我我,我不挑食!”

     唐雨也不明白为什么爆出来一句“不挑食”而当她懊恼想要补救的时刻,花满楼却微笑开了口:“她不挑食,不过比起川蜀口味,小雨更喜欢甜软的食物,嗯尤其喜欢鱼。”

     “我还喜欢吃糖葫芦!”唐雨从善如流的补充道。

     霍天青微笑这点头,对花满楼道:“霍某待客不周,还多谢花公子了。”

     陆小凤道:“你原本就未料到我们带了个拖油瓶,怎么会算是待客不周?”

     唐雨闻言狠狠扭了陆小凤一下,气呼呼道:“你才是拖油瓶呢!”

     “……真是小祖宗,哎你就不能像思淼在的时候一样听话?”陆小凤揉揉自己的手腕,冲唐雨做了个鬼脸,唐雨毫不犹豫把鬼脸做了回去。

     花满楼看不见,自然也未发现霍天青面上早已超脱了主人家待客的清俊笑意,苏少卿注意到到了,因而他对这个牵着花家七少而来的小姑娘更感兴趣了。

     随后,他果然听见霍天青吩咐了另外的侍女,让她们……嗯,去现做酸梅汤。

     是了,男人们当然要喝酒,霍天青也准备了最好的汾酒,可对女性来说,尤其是这样一名看起来不过十五岁的小姑娘,宴席中重要的显然就不是酒了。

     苏少卿见着宴席撤换了一桌,笑着对举步而来的霍天青笑道:“刚才扯下的菜色可让厨房帮我留着,有几道我很喜欢。”

     霍天青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些招待过度,面上难得滑过一丝尴尬,轻咳一声转而邀请陆小凤他们入席。

     这宴席自然是最好的宴席,苏少卿虽是个西席,话语中却无儒生的酸气,翻到有几分江湖侠客的洒脱。这样的陪客,加上霍天青,陆小凤这一顿饭可算是与人“把酒言欢”。

     唐雨一边看着自己面前在霍天青看似无意的举动下凑近的甜味的点心和菜色,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直到花满楼笑着为她捡了一筷子菜,她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快准狠的对自己面前的鱼肉下手,细心的挑干净毛刺,再邀赏般得意的放进花满楼的碗里。

     这动作她做的熟练无比,轻快高兴的笑声令花满楼心中原本些许违和也一同消失。

     他曾认为唐雨太小,分不清感激与爱。就像他最初对唐雨说的“如果出现了比我对你更好的人,你该如何”这句话。

     他想到最初,不由的微微一笑。唐雨见他笑起来,脸又控制不住的发红,最终小声道:“花满楼,你为什么会长的这么好看?”

     唐雨当然不明白有句话叫做“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她不明白不要紧,陆小凤明白就好。他狭促笑笑,对唐雨道:“你什么时候觉得他不好看?”

     唐雨理所当然道:“花满楼自然什么时候都好看!”

     小姑娘毫不顾忌的、类似告白一样的话语响彻全桌。连不远处歌姬手中的丝竹似乎都断了那么一两个音。花满楼有些无奈的想,自己得快些习惯,不然总是觉得困窘也不是办法。

     唐雨实在太特别了,花满楼低笑着想。

     苏少卿听到这话,笑道:“看来唐姑娘很欣赏花公子。”

     他这话原本只是一个回转,江湖儿女虽然大多不拘小节,可也没到当着别人面告白的地步。可他忘了,唐雨来自蜀中,来自一个姑娘惯来热情的地方。

     所以唐雨大大方方道:“是啊,我很喜欢他的。”

     苏少卿有些接不下去了,这么直白的话语令他有些怜悯的看向霍天青,不想霍天青却只是笑意更深,开口道:“那就祝唐姑娘早日得偿所愿。”

     唐雨高兴的扬起嘴角,欢欢喜喜道:“借您吉言!”

     花满楼无奈的笑笑,伸手握住唐雨的手,想让这小姑娘安稳一下。果然,虽然唐雨表面上总是一副很主动的样子,当花满楼主动拉起她的手,并将之包裹在了自己的手心时,她的脸孔腾的一下就红了,整个人结结巴巴仿佛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在这儿支支吾吾,离水榭不远的院门处却忽然传来的惊呼。霍天青听闻护卫略带惧怕的询问,皱眉起身。而他刚不过站起,西门吹雪已经再自然不过的走进水阁。

     “谁!?”

     “西门吹雪!”

     一袭白衣,乌鞘长剑。西门吹雪就是西门吹雪,他只是站在这里,别人便能一眼知晓他是谁。而他只是站在这里,放眼江湖敢拦他的路寥寥无几。

     他走进河池小桥,抬起那双冷若寒星的眼眸,霍天青几乎是在瞬间做出了最理智的判断。他刚要开口邀西门吹雪入席,却听唐雨高兴的从桌子上跳起,一路小跑扑了过去,直视西门一身冰冷杀意为无物。

     “哥哥!”

     他听见这名快乐的小姑娘抱着西门吹雪,仰着脸如此喜悦地称呼道。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大家好多人都在猜哥哥不用猜了……是霍天青。名门:天禽老人之后。武功:能和独孤一鹤对手不落下风……扬州:那时候上官飞燕在……

     补全+++++++++

     霍天青哥哥的心在滴血……

     谁让你对萝莉不闻不问那么久呢……

     又及……大家不要把唐姐姐和西门·便宜哥哥·剑神配对了,他们是好友……唐姐的原型非常暴躁,她暴躁的对我说,我不要西门绝对不要西门你答应我要让我狠狠甩那男人一次的——所以你们知道了,唐姐姐的cp,她那过去的一段情其实是叶孤城[蜡烛]【闭嘴

     +++++

     最后谢谢煙色記憶的地雷,捂脸羞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