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第十九回
    唐雨忍不住的哭,她知道自己不该哭的。就像陆小凤说的,她不能总是让关心她的担忧难过。可是她停不下来,也忍不住。

     她躲在花满楼怀里,仿佛这样就能把那可怕的梦彻底丢弃。

     ……还有被她刻意遗忘的决斗。

     “小雨。”

     清冷的声线随着仆役戛然停止的议论声传来,唐雨愣在原地,连擦眼泪都忘记了。花满楼放开她,握着她的手向声源处看去,在院门处,西门吹雪白衣似昆仑寒冰。他背上背着那把古朴的乌鞘长剑,脸上的表情沉稳,缓缓向她伸出手。

     “事情结束了,和我回万梅山庄。”

     唐雨瞳孔瞬间紧缩,她下意识牢牢攥住了花满楼的手,来不及思考道:“解、解决了?独孤

     一鹤和霍休都死了吗?阻扰陆小凤的青衣楼也找到了吗?”

     “没有。”西门吹雪略带深意地看向她,仿佛什么都知道,“他拜托我的事已完成,接下来的事情陆小凤会解决。我们回家。”

     “陆、陆小凤解决?”唐雨显得有些慌乱,“他、他还是和霍天青决斗了吗?”

     “没有。”西门答得很短促,“他们放弃了约定,不过也很难说。”

     “怎么了?”

     西门吹雪没有答话,只是转而看向花满楼:“花公子,昨夜你和陆小凤夜探珠光宝气阁后的霍休小楼,可有些许答案?”

     花满楼垂下了眼,似是叹息一般苦笑:“西门庄主,你既已猜到,又何必问我?”

     西门吹雪缓缓半屈膝,使自己的双眼直视唐雨的双眼。他伸出手,拒绝了唐雨的闪躲,语气平静却不容回避的开口问道:“我知道你想和霍天青做朋友,这点我本不会干涉。”

     看着唐雨那双茫然无措的眼,西门罕见的犹豫了两秒,最后却仍是开口道:“如果他可能就是青衣楼的主人,所有事件的操纵者,陆小凤和他必然只能活一个,你要怎么办?”

     唐雨原本那口因为“他们未决斗”而舒缓下的气有噎回了心间,她睁大着眼睛,努力想要看清什么,却似乎又什么也看不清。西门吹雪似乎叹了口气,又似乎没有。总之,他最后放开了手,缓缓起身,低沉而又冷静道:“和我回去吧。”

     唐雨嗫嚅半晌,没有回答。

     霍天青一个人在离珠光宝气阁百里之远的小破酒馆喝酒。这酒馆开在山下,山上有个道馆。这样的地理位置,生意着实不好,随意摆放的露天桌椅上只是零星坐着些赶路的小贩,自然也是没什么好酒。

     可霍天青并不在乎,他在等一个人,因为不知道他要等的人什么时候才回来,他甚至给自己点了下酒菜。

     当陆小凤面色凝重的缓步而到,霍天青的酒不过喝了一半。他放下酒盏,冲陆小凤挑了挑眉:“你来的倒是早。”

     “不早。比起你,还算是迟了。”陆小凤开口道,两道锐利的目光仅仅锁定在霍天青的身上。他沉吟片刻,撩袍在霍天青对面坐下,给自己也斟了杯酒。

     他觉得此刻自己需要一杯酒来平复一下昨夜至今日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首先是昨夜取消决斗后,真实身份其实是昔日名震天下天禽老人之子,霍天青送给他一封“丹凤难求,小凤回首”的神秘来信,可等他和花满楼冲入位于珠光宝气阁后,霍休不为人知的神秘小楼后,发现的却是一群自认大金鹏王的骗子——这让他对金鹏王和上官丹凤起疑。

     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从叶秀珠口中得知霍休偶尔来住的楼很可能已经在不知不觉的被青衣楼所占后,他赶去检查大金鹏王的真假,得到的却是雪儿捧着唐雨赠她那只变了色的木鸟呆愣在一片寸草不生的土地上。而他从那片土里挖出了死去多时的上官丹凤。

     他本该先去找伪装成上官丹凤将他们骗的团团转的上官飞燕,再去和山西雁他们说清楚霍天青的真面目,为这场事件写完最后的一折戏。

     可他却忍不住先来找了霍天青。

     “即便所有证据都这么说,可我还是不能相信。”在酒水汩汩流入酒杯的声音中,陆小凤蓦然开口,“我没法说服自己,你会为了珠光宝气阁的财产,联手上官飞燕策划杀死阎铁栅、灭口独孤一鹤。”

     霍天青取酒的动作一滞,他头也没抬,只是专注于手中的酒,就仿佛这杯酒不是最便宜的烧刀子,而是山西最好的汾酒一般。看着酒杯,他清冷道:“为什么不信?”

     “因为你是霍天青!”

     “或许你会为了从你父亲的阴影下走出而要干一场大事,但绝不是贪财之人!”

     霍天青笑了,他道:“你难道觉得这不是一件大事吗?”

     陆小凤愣住了。是的,霍天青是个君子。他不会因财而害死曾对自己有恩的人,可夺取金鹏王朝资产,利用陆小凤一举消灭江湖三大风云人物,重振天禽派这件事,的确是了不得的大事。

     良久,陆小凤叹息道:“你不像会决意杀阎铁栅。”

     闻言,霍天青原本的笑敛去,他冷冷道:“那是你将我想的太美好!”

     陆小凤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抛弃了酒杯,直接让小二给自己上了一整坛的酒,他拍开封泥,狠狠的灌了一口,这才开口道:“你喜欢上官飞燕。”

     霍天青没有否认。于是陆小凤叹息道:“你不该爱上她。”

     霍天青讥诮道:“即便我爱她,若不是我自己心动,她也利用不了我。”

     陆小凤听出了他话语里的维护,也明白霍天青没有说谎。若他本身不愿,上官飞燕也无法把他拉入。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自己被诱惑,便该当得起事败的责任。

     “……我不回去。”

     半晌,唐雨开口道。她双眼澄澈,抬起头对着她的兄长一字一顿道:“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阻止他们的决斗,至少我也要帮他鉴证到最后一刻。”

     唐雨终于得出了她刻意回避了一晚问题的答案,她之所以痛苦,那是因为无论结果如何,她都将失去两个朋友。

     她无法原谅杀死自己朋友的人,也没法杀死自己的朋友。

     然而——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

     逃避,是没有任何结果的。

     西门吹雪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他刚想要点头,却被一排飞射而来的毒针引去注意。他看着这些昨夜伤了孙秀青,杀了石秀雪的飞针眼神一暗,当下便追了出去。

     连花满楼听见那破空的熟悉声都眉毛紧皱,唐雨却是平平淡淡开口道:“阁下不现身吗?我兄长对于暗器并不精通,或许会被你骗走,但我可以从小抱着暗器长大,这暗器到底是从哪儿打来,是机关还是人手,都了解不能再了解。”

     云履踏上青石地的声音传来,唐雨抬眼,面孔仍有些苍白却依旧眉眼弯弯:“上官姑娘,你果然没死。”

     上官飞燕笑容甜美:“我如果死了,谁来杀你?”

     唐雨好奇道:“你为什么觉得自己能杀了我?”

     上官飞燕笑道:“我为什么不能杀了你?”

     话音刚落,上官飞燕的剑在一片白茫茫的飞凤针中袭来,唐雨已经洒出断魂砂,入骨索命的暗器令上官飞燕不得不急退,而那些暗器全被花满楼扫下。

     花满楼叹息道:“上官姑娘,或许我该说……丹凤公主。”

     上官飞燕乍然被揭穿身份也不恼怒,只是笑吟吟的看着花满楼道:“你发现了?什么时候?”

     “昨晚进了霍休的小楼,看见那几个大金鹏王时。”花满楼淡淡道,“人声音可以便,可脚步声变不了,你们俩的脚步声几乎一样,实在令人太过疑惑。”

     “陆小凤说在这天下他只信十二样东西,其中一样就是你的耳朵。看来他真的没开玩笑。”上官飞燕笑容妍丽,“我原本不想你死,可既然你知道了这么多,也只好请你和这丫头一起去黄泉了。”

     唐雨最初听还有些迷惘,此刻却恍然。她皱眉道:“这是个局?什么家仇国恨为父请命……我们只是你用来合理夺走珠光宝气与霍休财产的工具!?”

     唐雨有些气急:“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陆小凤和霍天青要决斗!”

     上官飞燕笑道:“那就让他们去决斗啊,这是他们选择的,我又有什么办法。”

     唐雨简直气得发抖,她抬手指尖就是一排毒蒺藜,看都不看直射而去,却被上官飞燕翩然躲开。她笑道:“你的准头比你师姐差了点。”

     “或许你可以用另一样东西来对付我?”上官飞燕眯着眼,“或许你把它给我,我就能让霍天青放弃决斗呢。”

     唐雨掏暴雨梨花针的动作僵在一半,她猛地抬头开口问道:“你说什么?”

     “噗,你难道看不出来?对你不错的霍天青,他喜欢我啊。”上官飞燕伸出指尖轻点面容,神色无辜,话语却如世上最可怕的毒药,“他现在可是也要为了我背下所有事去死呢。”

     “不可能!”唐雨尖声道,“他才不会这样!”

     上官飞燕略带怜悯的看了唐雨一眼,声音中带着总算出了口恶气的痛快:“所以说你太不了解男人。陷入爱情的男人,往往都比较容易昏头……你说对吗,花公子?”

     花满楼沉稳道:“上官姑娘既然敢献身,看来是有十足的把握让我们死在这里。”

     上官飞燕道:“最多还有一盏茶的工夫,他就会收拾掉这里所有的人。”

     “他?霍天青?”

     “当然不是。”上官飞燕的脸孔上忽然浮现出了甜蜜的笑:“他是我的恋人。”

     此刻上官飞燕的表情就像是个坠入情网的小姑娘,唐雨看着她忽而冷冷道:“霍天青怎么会看上你?”

     上官飞燕微笑道:“我有哪里不好?难不成要看上你这样的小姑娘?”

     唐雨直接举起了暴雨梨花针,却不想迎来上官飞燕一阵清脆的笑:“你以为我真的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来了吗?既然我敢来这里,你的暴雨梨花针自然没有半点用——”

     唐雨没等上官飞燕说完就射出了针,漫天的银针直冲上官飞燕而去。虽然被她闪避了些许,却仍有大把的银针射上了她的胸口和四肢。

     然而也只是射中了而已,上官飞燕颇有些厌烦的扫去了身上的银针,抬起的手腕隐隐显出冰蚕丝般的护甲。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唐雨,语气慢悠悠道:“我都说了没有用,你怎么就不信呢。”

     连铁壁也能穿透的暴雨梨花,竟然穿不透上官飞燕身上的一层软甲。

     唐雨咬紧了唇,这一刻,她真的感到了害怕。

     上官飞燕笑道:“要杀我,很容易啊,或许你把孔雀翎拿出来,我就会死了呢?”

     唐雨道:“你看起来很想让我拿出来。”

     上官飞燕笑道:“当然,因为他一直很想要。当年孔雀山庄只靠孔雀翎就能屹立江湖不倒,这样传说中的宝贝,谁不想要?”

     花满楼叹了口气,无奈道:“看来我们是非死不可了。”

     上官飞燕挑眉,花满楼接着道:“她并没有这种东西,不过是小姑娘的戏言。就算唐门真的持有孔雀翎,你认为唐门宗主会给一个外人吗?”

     上官飞燕的表情有些迟疑,花满楼道:“既然我们逃不了一死,可否请上官姑娘解花某一个疑惑。”

     上官飞燕大度道:“你说。”

     “‘他’是谁?”

     上官飞燕又露出了那种甜蜜的笑,她的眼睛转了转,清脆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如果你不告诉他,我就会就割了你的鼻子耳朵,剜出你的眼睛,在你身上切开无数伤口撒上蜂蜜,再往山野树林一丢。”

     清清淡淡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上官飞燕四下警惕却仍然找不到出声人的方向。片刻后,她猛然往屋檐处扫去,那里不知何时坐着一名墨衣公子,右手上戴着和唐雨如出一致的鹿皮手套,眉眼清淡。

     他身边蓝裳的弟子手握梅花刺,冰冷的针尖此刻正对准着她的双眼。那墨衣公子安静的看着她,平静道:“巴蜀多虫蚁,不知道姑娘是否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评论积压好多……可能来不及回了,原谅我OTZ,我回来了,嗯,从无数论文中挣扎而出,一边准备期末考一边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