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秘法
    “老东西,别以为你这个样子就能唬住我们!兄弟们,都给我上!让这个老王八蛋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今天,谁也别忍手,得让这个老家伙缺胳膊少腿!”

     李老汉象征性往前推了推那小年轻,就听到他嗷嗷叫了几声,瘫倒在了地上,不敢在动弹。

     其余几个人,手里纷纷抓住了啤酒瓶子,朝着李老汉飞奔过来。

     “你们最好都别动手,否则我就报警了。”

     大概是看出来这个小年轻干的不是什么好事情,老板娘也板着个脸,自己的烧烤摊子被砸了不碍事,关键是不能让这些人就这么轻易走掉了。

     “你报个警试试啊,也不打听打听,这个地头上谁不认识我,就算被抓进去几天,等我出来了看你生意好能不能做!”说话的小年轻尖嘴猴腮,烫着一头发黄的头发,用啤酒瓶指着老板娘的鼻子,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见过横的,没见过这样无法无天的人。

     叫顾姐的刚要开口说话,那小年轻的酒瓶子就要砸了下去。

     “小四……”姓舒的小伙子明显怕事情搞大了不好收拾,才这么说。

     “我看……我看你们就是做贼心虚了对不对?”

     李老汉用手顺了顺有些杂乱的头发,恶狠狠瞪着这几个人。小四拎着啤酒瓶,茫然站在两伙人中间,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姓舒的名字叫做舒云,是大企业里一个小员工,负责抄电表,记录每家每户的人到底用了多少电。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职业,被顾姐盯上了,因为了解城里每户人家的状况,谁做生意,谁家家底子厚实,都很清楚,凭着这个,顾姐当然就在这座城市混得风生水起了。

     从道义上讲,顾姐的手段当然算不上光明正大,也不能说是违法乱纪。有人会说,为什么她自己不去打探别人的消息,偏偏要让这样一个愣头青去呢?

     说到底,不都是怕别人搬弄是非,说她做的是皮肉生意。

     舒云不希望事情变得复杂,走上前去拉着小四,说:“还是算了吧,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大事,你看看他都多大年纪了,又喝成这个样子。”

     躺地上的小年轻不乐意了,张口就骂:“舒大哥,平日里你怎么样就算了,你眼看你小弟就这样被人欺负,还低声下去做好人?我这手怎么办?”

     其他桌子上的人听他这么一说,笑得合不拢嘴,最可气的是,那个醉汉李大叔还抱着拳头向观众示意,颇有点金庸武侠小说里大侠的风采。

     不过,眼前这些人尽数都是小喽啰,吵吵闹闹也就算了,角落里坐着的两个人才是李大叔最担心的存在。那伙人从一开始就坐在哪里不吭气,身上穿着也与现代人格格不入,和闹事的小年轻混在一起,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老板娘抱着双手,啧啧赞叹了几声,说:“还是你有骨气啊,被掰断了一根手指头,还能说话这么硬气,你算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说着竟然竖起了大拇指,更是让地上那个小年轻有点收不住场子了。

     酒喝多了,李大叔的思绪就不知道往什么地方开始飞起来了,说起来他们父子两个也没有招惹过什么人,偏偏就是搬一个地方就被人夷为平地,更糟糕的连累房东要重新盖房子。一来二去的,父子两个沦落到了露宿街头的地步,白天日子最不舒坦,要被城管各种驱赶,到了晚上还算是舒服点,睡哪里基本上没有人管。

     趁着李大叔分神的功夫,地上的小年轻抄起了酒瓶子抡了上来,啪一声脆响,酒瓶子碎了一地,李大叔的脑门却是半点事情都没有。老板娘倒像是知道他是“惯犯”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跟没事一样。

     小年轻愣住了,要是这粗壮的汉子动起手来,怕是今天晚上这四五个人都走不了。

     顾姐看着这场面是无论如何也收拾不了了,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大不了,让这个死酒鬼从这座城市消失掉,就眼不见心不烦,也不会有人阻挠自己做生意了。

     然而,就在那么一瞬间,空气中飘飞的火星子停顿了下来,灯光照耀下的灰尘也停止了漫无目的的飞翔,所有的一切,吃饭的人,全都静止了下来。从街道昏暗的地方,缓缓走出来了一个人。

     这人身材健硕,当得上八块腹肌的男人,脸蛋上还挂着四五条擦伤的痕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烧烤摊角落里的两个人。

     “孩子,还是让我来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李大叔也完全没有了醉汉的样子,一双眼睛漆黑透亮,在昏黄电灯泡下面散发着浓重地杀气。少年拨开了党在前面的几个小年轻,说:“从四维空间下来的人,不过是两个初级秘法者,我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少年整个人都暴露在了昏黄的白炽灯下,油亮的肤色下是结实的肌肉。

     “我不管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总归不可能是杀了我们父子两个,还希望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少年带着一副眼镜,话语里有不容置于的威严。角落里的两个人,丢掉手上的筷子,也从桌子面前站了起来,与少年对峙。

     “我们来这里就一个目的,送个口信给你,诺一大师说了,背叛师门的人总归是要受到处罚的,你父亲一样,你也一样,在凡人的世界使用古武,是上次秩序不容许发生的事情,包括你让时空停止也是一样。”

     年轻的李敖血气方刚,根本就不想听他们多说一句话。

     “你们得世界容不下我们父子俩,逼着我们来到这个地方谋生,受尽了白眼,尝尽了苦头,你们还要我们去哪里?”

     两个秘法者干涩的喉咙里许久才吐出两个字眼:“去死!”

     李大叔透亮的双眼忽然变得暗淡了下来,他没有去接两个秘法者的话,反而问:“诺一大师现在还好么?”

     有人说武侠早已经彻彻底底消失,在人类法制社会下,暴力早已经不存在,侠义精神也早就泯灭,仅存在社会里一些喜欢幻想的作家笔下,然而也许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侠,只是他们最单纯直接的影响。最厉害的武者,也仅存于宗师级别。

     “诺一大师怎么样,还由不得你去问,你们父子俩,乖乖受死就好。”

     诺一大师的话语,还在李大叔的耳朵边上回荡,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最尊敬的诺一大师,会动用最低等的秘法师来清理他们父子两个。

     “如果我跟你们走,你们能不能放了我儿子,他……他根本不会有什么成就,从他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无法继承我的衣钵了。”

     唯独李大叔知道,自己的儿子李敖,或许在普通人眼里,是一个身体强壮,有着各种各样格斗技巧的猛人。可是放在古武世家,他是一个连最初级的武器都握不住的人。用古人的话说,就是手无缚鸡之力。

     “诺一大师说了,只要是沾有古武血脉的人,选择留在这里,就不可能让你们活着。”

     李敖在一边默默看着父亲对这两个秘法者卑躬屈膝,和小时候父亲跟他说过的崇高事业完全格格不入。为什么就当着这两人的面,父亲还要继续隐瞒下去,不肯告诉他们,当初就是诺一选择了七位宗师级别的古武传人留守在这里的么?

     “你们根本就不是诺一大师派来的,老老实实告诉我指示你们得到底是谁,我还可以给你们留一个全尸。”

     两位秘法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事情,对视一眼,看了看李大叔,才说:“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在我们面前演戏?”

     想要借此保护自己的儿子,没料到还是被他的把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

     “父亲,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么?就算我们父子两个一直被追杀,也不能对他们屈服啊!”李敖双眼充满怒火,完全不理解自己的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孩子,我……”

     古武功法、古武招数,这些,对于李敖来说,都算得上是根本我发触及的东西,这就好比一个人想要西武强身,却连最基本武学根基都没有,又怎么能谈得上修行。

     “孩子,你注定不会是古武世界的人,爹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像平常人一样结婚生子,远离这些你不该背负的使命。”

     说话的空隙,李大叔的双指已经并做了剑诀,一道金光从他指尖迸发出来,分外耀眼,分明烧烤摊那一条街都已经被照亮。

     “你……你要做什么?我们不过是来传信的!”

     两位秘法者匆忙施展秘法,平淡无奇的空气中笼罩出一道光晕,没等两人离开,金剑贯穿了两人身体,随即化成了漫天的黑烟。

     “行了,让时空继续流动吧。”

     李大叔颓然坐在桌子面前,抓起桌子上的酒瓶继续喝酒。定格在一瞬间的所有人,又开始了各自的事情,吵吵闹闹的夜市还是可往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