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黄金神门
    冬阳初升,天气寒冷,C市某个出租屋内,弥漫着刺鼻酒味。

     “咳咳咳……”李鲅从深度醉酒中沉沉醒来,房间中的空调已经不知道何时关掉了,突如其来的冷意,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嘶……死房东又把电给我断了!”他将被子裹得更紧了一些,现在正值严寒之际,是南方湿魔法攻击的最强季节。

     房间内,朝窗位置放着一张两米宽的大床,床头立着一个独立式衣柜,床尾靠墙抵着一张破旧的电脑桌,十分简易。

     地上,摆着一双保暖式拖鞋,其余的空间全部被空酒瓶占满。

     李鲅就蜷缩在这张两米宽的双人床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醉第几次了,自从上个月被相恋两年的女友甩了,他就一直处于醉醺醺的状态,几乎没有清醒过。

     这时,有人在外面敲门,隔着门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小帅哥,这个月该交房租了哟,我知道你在里面,别躲着不出声。”

     李鲅从床上慢悠悠的爬起来,穿着一条四角裤晃晃悠悠的去开门。

     门打开,一名模样尚且还算漂亮的少妇伫立门前,她叫潘纯纯,是李鲅的房东,同时也是一名婚姻不幸的离异女人。

     潘纯纯十分大胆,即便李鲅浑身只穿了一条四角裤,她也没有丝毫避嫌的意思,反倒是还盯着他不错的身材肆意欣赏。

     在李鲅的印象中,这个不幸女人除了胆大以外,还有一个地方也很大,那就是胸。

     36E这个数字,李鲅一般只在某款游戏中听说过,那个被人们称作琴女大奶牛,号称拥有完美巨l乳。

     不过,毕竟那是游戏,而眼前的这一位,则是现实版的36E,一点水分都不掺假。

     大大咧咧的走进房间,潘纯纯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她拢了拢刚烫的大波浪卷发,笑吟吟的看向李鲅,腻声道:“小帅哥,是不是没钱交租呀?没钱可以给姐姐肉偿哦。”

     “噗!”

     李鲅刚拿起一瓶矿泉水灌到嘴里,水还没进喉咙,就被他给再次喷了出来。

     这未免也太直接了吧!

     放下手中的矿泉水,他连忙翻找自己的钱包。

     尴尬的是,他打开钱包后,发现里面只剩下两张粉红色的RMB,其余就是一些零散的零钱。

     这是他仅有的家当。

     瞄到李鲅钱包的窘迫,潘纯纯捂嘴轻笑,调侃道:“看来你要肉偿了呢……”

     听到‘肉偿’这两个字,李鲅不禁将目光落到那一对波涛汹涌上,他咽了一口口水,身体的自然反应使他某个位置迅速支起了小帐篷。

     如果真要肉偿的话,那自己也不吃亏啊。

     察觉到他的异状,潘纯纯眼中闪过一抹慌乱,旋即起身把他钱包仅剩的两张粉红抽走,施施然离开了酒味刺鼻的狭窄房间。

     临走时,她留下一句话:“再给你三天的时间,否则你就搬走,这两张小粉红就当接下来三天的住宿费吧。”

     李鲅哑然,看来这个大胆的少妇,也没他想象的那么胆大嘛。

     “小粉红小粉红,人人都爱小粉红,你还真是男女老少的全民偶像啊……”李鲅自言自语,估计这种粉红色就是女人最爱的那种粉色了吧。

     关上房门,他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几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使他感到一阵暖意。

     快速的穿上衣服,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

     在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十几通未接来电,他划开屏幕,未接栏里显示着两个熟悉的字样。

     第一个备注是老婆,打了两通电话没有接到。

     第二个备注是胖子,剩下的未接来电都是他的。

     “老婆?呵呵……”李鲅自嘲的笑了笑,手指轻滑,他将老婆的备注删掉,并把电话设置成拉黑状态。

     随后,他给胖子回了个电话。

     “喂,兄弟,你怎么这一个月都没来上课啊,你是不是被人绑架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还算不难听的男高音,洪亮而又清晰。

     闻言,李鲅无奈一笑,回答道:“死胖子,你就那么想我出事?”

     “都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准叫我胖子,你见过长得这么英俊帅气的胖子吗?你要是再叫我胖子,我们就友尽,这兄弟没法做啦!”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

     “好吧,那我们友尽算了……”李鲅将电话挂上。

     不出十秒,他的电话再度响起,一按下接听键,就听到胖子的各种‘亲切问候’。

     李鲅权当没听到,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

     半晌后,胖子像是骂舒坦了,才停止问候,讲起了正事。

     十分钟后……

     将电话挂断,李鲅眉头紧蹙,这次胖子打电话除了关心以外,最主要还是通知他参加学校的才艺表演大会。

     不用想,他也知道这通电话是谁怂恿胖子打的。

     因为,其中有一个节目就是李鲅自己的,而他的搭档就是自己的女友,准确的说,现在应该是前女友了。

     李然,一个同样姓李的明媚女子,出身书香门第,与他相恋两年。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两个人一直同居在这一间拥挤的出租屋内。

     不过就在上个月,她已经搬走了,来接她的是一辆价值八十多万的宝马X7,这让他连挽留之心都生不出半点。

     李鲅算了算时间,离才艺表演大会还有半个月。

     几个月前,他还曾发誓,要给她买一双最漂亮的舞鞋,并且亲自为她弹钢琴伴奏,要让她在这次才艺表演大会成为最出色、最瞩目的璀璨之星。

     这次的表演可不是普通表演。

     据说,这一次有全国最著名的几家娱乐公司大腕要来,李然就是想借此机会展现自己,争取鱼跃龙门的资格。

     重新一头躺回到床上,李鲅眉头紧锁,现在他身上只剩一些零钱,别说买昂贵的舞鞋,估计晚上吃个饭,钱包就全部空了。

     “买舞鞋?我买个瘠薄……”他无奈苦笑,虽然他不是什么苦情的男人,但他绝对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这是因为从小被那个老实巴交父亲教育的缘故。

     李鲅出生于D市海边的一个小渔村,父母都是渔民,没有太高的文化,老两口从小教给他的唯一大道理,就是老实做人。

     可是他并不喜欢做什么老实人,而且拥有着一颗极不老实的心。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什么流芳百世都是狗屁,太累不讨好,不干。

     遗臭万年?这个比较轻松,而且好歹也是项伟大成就,可以考虑。

     李鲅这个名字在SC音乐学院还算是个名人,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牛逼,而是因为他的名字,李鲅和‘你爸’谐音,每一次他自我介绍,几乎都是全场的焦点。

     躺在床上,李鲅沉沉睡去,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晚上。

     深夜,他从昏睡中醒来,爬起来随手打开一瓶黑啤,就开始往嘴里灌。

     这一个月来,他每天晚上都是醉生梦死,几乎已经成了习惯。

     “咕咚……咕咚……”一瓶600ml黑啤被灌他下肚。

     突然,他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异常,一股极为灼热的感觉涌遍全身。

     不多时,他身上开始冒烟,就连鼻孔和耳朵里也喷出一道道白烟。

     他有些发怔,突如其来的异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酒有毒?李鲅看了手中的空瓶,心中有些慌乱。

     身体越来越烫,他想大声喊救命,可是喉咙中像被火烧,根本不受他控制。

     紧接着,在他震惊的目光中,一道通体金黄的门户,从他的身体中飞出,立在他面前。

     这道门户金黄通透,足有一人多高,上面有金色琉光在流转。

     此时,李鲅的身体也在迅速恢复正常。

     冷静下来,他丢掉手中的空酒瓶,凑近黄金门户仔细观察,发现门户各处刻有古老的铭纹,十分神秘。

     轰!

     一声轻响,黄金门户缓缓打开,一股洪荒气息扑鼻而来,仿佛回到了上古时代。

     透过打开的门户,李鲅看到了里面景象,那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门户中的景象赫然是一片原始森林,不过与地球原始森林不同的是,门户中的森林长满了怪异的植物和参天大树。

     这些大树极其巨大,每一棵都比地球现有的古树要高、要粗。

     而且,一些大树的体表,竟然还萦绕着各色神秘光泽,看上去神异非凡。

     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李鲅迈步踏入门户,进入到这个世界。

     扫视着周围的一切,他心情变得激动起来,脸上渐渐浮现出兴奋之色。

     “发了!哈哈哈,老子发了!”李鲅心中狂喜,身躯微微颤抖,他在进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发大财了!

     就在这时,一道柔和女音在李鲅心头响起。

     “主人你好,请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否则神门通道自行崩塌。”

     “警告,还有三十分钟,通道将会自行崩塌,主人将永久迷失在空间乱流中!”

     “我干!”李鲅泪流满满,当真合了他老子的那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世上也没有什么免费的午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