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潘纯纯的追求者
    “小纯,你来了!”

     在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声中,一道魁梧身影突然出现,这道身影如一座铁塔般,立在了李鲅身前。

     只不过,对方是奔潘纯纯而去的,朝向他的只有一个健实后背和翘滚滚的臀部。

     “咳咳……”李鲅干咳两声,想要提醒对方挪个位置,毕竟谁面对着一个大肉臀,心里都不会很高兴。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注意到他,依然自顾自的和潘纯纯‘联络感情’。

     见此,李鲅只好站起来,顿时一个比电灯泡还要亮的大光头赫然现于眼前。

     “这个光头未免也太光了吧……”他在内心小声吐槽,这么亮的光头,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

     随后,他绕过这个拥有翘臀的光头男,径直坐到了潘纯纯的旁边,跟她挨在一起。

     见到李鲅突然出现,而且还挨潘纯纯这么近,光头男顿时心中不爽。

     他微微皱了皱眉,对潘纯纯问道:“小纯,这位是?”

     “哦,他是李鲅。”潘纯纯想也不想,直接脱口而出,让光头男脸色一黑。

     见此,李鲅只好站起来向对方报以微笑,并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李鲅。”

     “小兄弟,我希望你最好能给我解释清楚,否则今天小纯都保不了你。”光头男脸色不大好看,语气极不友好。

     李鲅一愣,而后心中苦笑,很显然对方把‘李鲅’听成了‘你爸’。

     “是这样的……”无奈,他只好掏出身份证向对方解释。

     当他把这一切解释清楚后,光头男的敌意并未消除,反而愈加愈烈。

     这个光头男是潘纯纯的追求者之一,也是音乐爱好者,而且尤其喜欢飙高音,所以他的嗓门很大。

     除了音乐爱好者这个身份外,光头男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某安保公司的老总。

     这个身份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个不好惹的硬茬子,吓跑了不少潘纯纯的追求者。

     如今李鲅出现,并且跟潘纯纯如此亲密,这让他感受到了巨大威胁。

     因为,按照他平时对潘纯纯的了解,潘纯纯是绝不会允许异性跟她挨得这么近,除非两人是特殊关系。

     一想到这些,大光头整张脸都黑了下来,连带他那近乎反光的脑门子都有些暗淡了。

     他阴沉着脸,向李鲅质问:“你跟小纯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你屁事!”李鲅直接回呛。

     “好,好,很好……”大光头一连说了三个好,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不过,他暂时忍下了这口气,没有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毕竟对李鲅底细不清楚,贸然生事万一惹上大麻烦,那他就亏大了。

     能来这座私吧的人,除了要热爱音乐,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定的身份,否则光一张终生会员卡就能让一个普通家庭倾家荡产。

     怀着谨慎的心理,大光头又对李鲅询问:“不知道小兄弟是哪家少爷,我陈东在C市也算小有名气,说不定你家大人我还认识呢。”

     这次他的语气要客气不少,在不清楚对方实力之前,绝不能轻易妄动,说不准眼前这小白脸就是哪家大鳄的公子。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他半辈子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经验。

     不过他确实多想了,李鲅并不是什么大鳄公子,之所以浑然不惧,是因为他有黄金神门撑腰。

     就算不动用黄金神门,仅依靠自身的武力,李鲅也自信能收拾掉这货。

     “我家是晒咸鱼的。”李鲅随口说道,惹得旁边潘纯纯扑哧笑出声来,她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实在。

     见李鲅出言随意,大光头眼皮跳了跳,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小白脸深不可测。

     晒咸鱼的?这话说给鬼听去吧,反正他是不相信一个晒咸鱼家的孩子敢不把他放眼里。

     “那好吧,你跟纯纯先聊,我还有点事。”大光头选择暂时撤退,他要去打听一下李鲅的底细。

     送走大光头,李鲅又坐回了先前的位置,这个举动引起了潘纯纯的不满,觉得李鲅是在嫌弃她。

     在她幽怨的目光中,李鲅只好再次坐到她身旁。

     顿时,潘纯纯就如同开心的小女孩一般,挽着他胳膊死也不撒手,这让他很无奈。

     K吧内气氛渐浓,服务员端来了一些切好的进口瓜果,以及一些装盘小吃、酒水等。

     李鲅低头扫了一眼,发现这些酒水都是洋酒,而且价格在市面上还不低。

     潘纯纯告知他,这些都是免费提供的,只有终生会员才会有这种待遇。

     随后,她放开李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他说道:“我去给你唱首歌吧!”

     “好啊。”李鲅没有拒绝,今天本来就是来放松的,自然就要有放松的样子。

     听到他答应,潘纯纯高兴地绽放笑颜,那一刹的妩媚风情,看得邻座几名男性客人眼睛发直,心中对李鲅既羡慕又嫉妒。

     无视这些直勾勾的目光,潘纯纯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首比较抒情的英文歌曲:《ILoveYou》。

     在不远处,陈东和几位朋友坐在沙发上,他隔着老远盯着李鲅,双目流露出几许嫉恨,雪亮的光头气得差点冒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