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麻烦(完整版)
    “安雅?”李鲅心中诧异,世界不会这么小吧。

     “嗯,你叫什么名字?”安雅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心里感到一阵得意,华夏的宅男有谁不认识她?

     “我叫李鲅……”

     “你怎么骂人呢!”安雅恼怒。

     没办法,李鲅只好给她详细解释了一遍。

     听完他的解释后,安雅笑得直不起腰,这也太逗了,世界上竟然有这样新颖脱俗的名字,这要是拿出去自我介绍,还不把对方给尴尬死啊。

     如果介绍的时候把‘我叫’换成‘我是’,那画面她不敢想,李鲅肯定会被揍成猪头。

     牵着四处乱窜的二哈,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处高档小区门口。

     李鲅很健谈,也很幽默,这让安雅对他印象加分不少。

     不过,现在两人该分别了。

     李鲅将狗绳递到她手中,叮嘱她小心点,然后转身打算离去。

     就在这时,淘气的二哈突然蹿出,朝他追了过来。

     顿时,安雅被突如其来的一股大力带飞出去,整个人就要跌向地面。

     “啊!”她尖叫着,眼看脸蛋就要与地面的坚硬碎石亲密接触。

     见此,李鲅无奈叹气,只能送上自己温暖而宽厚的怀抱去接住她,否则一个女人的脸要是毁了,这一生也就该完了。

     被他抱在怀中,安雅呼吸急促,她取下脸上的口罩,露出一张被吓得煞白的精致小脸。

     “算了,我给你牵上去吧。”李鲅放开她,将狗绳牢牢握在手中。

     “好……”安雅脸上爬起一抹绯红,表现得有些紧促。

     ……

     东方明月城,这个小区是去年刚建成的高档小区,里面的住宅售价高达好几万一平,能住在这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此刻,在一间装修堪称豪华的客厅内,安雅正在给李鲅亲手泡制铁观音。

     “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吧,今天真的谢谢你。”她一边将茶端到李鲅手中,一边对他邀约。

     “等以后有空再说吧,我今天有事。”李鲅接过刚泡的铁观音,抽出杯中内胆,平淡拒绝。

     这让安雅一时尴尬,她没想到在华夏还会有人主动拒绝她。

     “不行,我堂堂直播女神什么时候被人拒绝过,这说出去得多丢面子,绝对不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她心中想道,随后发起魅力攻势,对李鲅进行软磨硬泡。

     “大姐,我真有事啊……”李鲅欲哭无泪。

     “大姐?”安雅愣了,随后精致小脸爬出几许恼怒,气鼓鼓道:“你才是大姐,你全家都是大姐!”

     这都是什么人啊,人家明明才二十芳龄,竟然就叫我大姐,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她心中气愤。

     “好好好,我错了,小姐,小姐总行了吧?”李鲅心中苦涩,不想跟她一般见识。

     “什么?你竟然叫我小姐,信不信我今天咬死你!”安雅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实在是太可恶了!

     李鲅瞪她,叫大姐确实过了,小姐怎么就不能叫了?那特么怎么叫?难道叫喂?

     “诶呀,你竟然瞪我!”安雅气极,从小到大她都是在光环中长大,何曾被人这样对待。

     接下来,可怜的李鲅自然就被她给轰了出去。

     “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看来她的胸也一定很小……”他心中郁闷,不自觉就把安雅的脾气和‘穷胸极恶定律’联系起来。

     “对了,她说她叫安雅,让我查查是不是同一个人。”拿出手机输入‘安雅’二字,女主播安雅的照片在手机上清晰呈现。

     果然是你!李鲅不禁苦笑,这世界还真是小。

     刚才把他轰出门的那个安雅,正是来他直播间给他刷金乌龟并骂他王八蛋那个安雅。

     “难怪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原来是怕人认出来啊。”

     ……

     一边翻看手机,李鲅一边寻找着舞鞋专卖店。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家名为‘卡路奇’的舞鞋专卖店,招牌上写着承接定制各类舞鞋。

     来到店里,李鲅向老板咨询了一下价格,这里的价格倒是不贵,最贵也就一万多一只,便宜的两千多一双。

     不过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贵得离谱。

     一番讨价还价后,他最终和老板达成一致,原本两千一只的舞鞋每只便宜五百块。

     “来,老板,三千块你数好,我明天下午来取没问题吧?”李鲅一边付款,一边向老板确定时间。

     “没问题,放心吧,最迟明天下午五点做好。”老板是个儒雅中年男人,说话很随和,店里只有他一个人,看样子舞鞋也应该是他亲手做。

     离开这家店,李鲅打算去找胖子一起吃个午饭。

     就在这时,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人正在暗中跟踪他!

     于是,他专挑人少的地方走,想将对方引出来。

     可是离开亿达广场后,那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却渐渐消失了。

     “咦?难道是我想多了?”李鲅摸了摸脑袋,刚才那种感觉很强烈,也很直观,感受十分清晰。

     “算了,不管他了,先去找胖子吧。”他打了一辆滴滴,朝SC音乐方向驶去。

     途中,他给胖子打电话,两人相约在上次吃饭的小饭馆碰头。

     十分钟后,两人见面。

     一见面胖子就凑了上来,乐呵呵的递给他一支天子。

     胖子的家境稍微比李鲅家要殷实一点,二三十来块的烟偶尔还是能消费得起,况且每次两人吃饭都会买上一包好烟,用胖子的话说这叫自己人关起门享受。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两个人点了四荤一素,对于每个月生活费不是那么宽松的两人来说,这已经算是一顿大餐了。

     李鲅看着狼吞虎咽的胖子,笑着对他说道:“胖子,下个月我带你去高档餐厅吃顿好的。”

     “你去当鸭子了?突然这么有钱。”胖子对他调侃。

     “滚蛋,我是幸幸苦苦挣的。”李鲅白了他一眼。

     “鸭子也挺幸苦啊,你以为很轻松?”

     “你做过?”

     ……

     两个人一边喝酒吃菜,一边互相调侃。

     砰!

     突然,一个空酒瓶砸在他们桌子上。

     胖子抬起头,见到李鲅身后一大群打扮得十分怪异的青年,此刻手里正拿着棒球棍、钢管等器械朝这边涌来。

     “鲅子……”

     “不用说,我看到了。”

     李鲅起身,暗地里拿起一个空酒瓶藏在背后,胖子也同样把屁股下的板凳拿在手中,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对方来势汹汹,目的明确,吓得许多来这里吃饭的学生赶紧跑出餐馆。

     现在正是午餐时间,这里离SC音乐学院又近,所以有很多学院的学生过来吃饭。

     这群人中,为首的是一名痞里痞气的金发青年,他手持一根棒球棍,嘴里叼着半截香烟,一副吊儿郎当的大混子模样。

     他来到李鲅面前,阴阳怪气的问道:“你叫李鲅?我听说你家是晒咸鱼的,对吧?”

     “没错,像你们这种咸鱼最多晒半天就干了,拿去卖也不值钱。”李鲅出言讽刺,将这群人比作咸鱼。

     “TMD,死到临头还敢奚落老子,兄弟们给我上,整死他狗日的!”金发青年一声吆喝,二十多个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李鲅和胖子蜂拥而上。

     啪!

     就在这时,李鲅突然出手,一瓶子碎在金发青年的脑袋上。

     “卧槽尼玛,兄弟们给我干死他,今天我要把他腿打断,扒光他衣服让他给老子在地上爬着走!”

     金发青年被突然袭击,脑袋上顿时见血,他捂着脑袋疯狂大叫。

     “我去尼玛德!”

     胖子也不甘示弱,抬手就是一板凳扔在他脸上,而后一脚将其踹飞,撞在后面的玻璃桌上。

     “啊!你们今天休想给我好手好脚的离开这家餐厅,老子要让你们横着出去!”金发青年疯狂怒吼,当着一帮小弟的面两次被突然袭击,这让他颜面尽扫。

     “今天看谁最后横着出去!”李鲅发狠,握拳挥向一名朝他冲来的马仔。

     啪!

     他的拳头如奔雷一般,将这个马仔手中的木棍砸为两截,而后余威不减,继续朝前砸去,撞击在这名马仔的胸口,将他给轰飞了出去。

     “卧槽,鲅子你怎么这么生猛!”胖子见到这一幕,惊得直接爆粗,这得要多强的力量才能办到。

     “打完再给你解释!”李鲅继续挥拳,将三名扑上来的马仔揍飞。

     见状,胖子脱下身上厚重的羽绒服,如同人形坦克一般冲入了人堆。

     他皮糙肉厚,身手也十分灵活,那些钢管还未落下,就被他给截住,然后就见到一个又一个身影捂着裆部蹲了下来。

     他这是跟李鲅学的,虽然手法下流了一点,但是很实用。

     一时间,饭馆里哀嚎声四起,各种打斗声乒乒乓乓响作一团。

     十多分钟后,金发青年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在那里求饶:“两位大哥,我错了……”

     在他身后,二十多号人同样高举双手,跪在地上大高喊:“大哥我错了!”

     其中几个人一手还捂着裆部,双腿不自然的夹紧,脸上可见细汗滚落。

     “谁派你们来的?”

     李鲅拿起一支香烟放到嘴里,金发青年立刻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一副讨好的模样,跟先前完全判若两人,再无半点嚣张气焰。

     因为,在刚才的混战中,李鲅和胖子两个人都抓着他打,本来还算一个帅气的小伙儿,不出五分钟就被揍成了熊猫。

     其他人想拦都拦不住,而且一上来他们就跟着一起遭殃。

     许多人见势不妙,一个个索性倒在地上装受伤,就这么看着金发青年被两个人按在那里暴揍。

     “大哥,这我们真不能说,不然我们下场会很惨的……”金发青年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这么多人拿着武器,竟然还抵不过两个赤手空拳的学生。

     “你觉得你不告诉我的话,你们的下场会好到哪里去?”李鲅看向他,脸上带着莫名笑意。

     旁边,胖子随手拎了一个啤酒瓶,作出一副就要上去胖揍他的模样。

     “大哥!够了,够了,真的够了,我说还不行嘛!”金发青年见这阵势,赶紧认怂。

     “哼,算你识相!”胖子这才放下手中的啤酒瓶,坐在一旁不再出声。

     于是乎,金发青年将那个让他们找李鲅麻烦的人给供了出来,什么时候找的他们,给了他们多少钱等等,全部一五一十的抖了出来。

     “王旭?这个人我都不认识他,为什么会来找我的麻烦……”

     李鲅陷入沉思,根据金发青年的供述,让这群人来找他麻烦的人,是一个名叫王旭的年轻人。

     半晌后,他对金发青年问道:“知道他在哪里吗?”

     “大哥,我真不知道,他只说他叫王旭,然后给了我们一笔钱,让我们带人来找你们麻烦。”金发青年回答,至于说的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好吧……”见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李鲅只好作罢。

     “那个……请问两位大哥,我们可以走了吗?”金发青年小声向李鲅和胖子询问,这两个人太能打了,跟人形猛兽似的,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可以是可以……”李鲅嘴角勾起一丝坏笑,道:“不过你们得光着身子滚着离开,而且一边滚还要一边大声喊:我是咸鱼!”

     “大哥,不要吧……”金发青年差点哭出来,这样子一搞,自己以后还怎么带领手下弟兄在附近一带混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