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奢侈晚餐
    路虎揽胜!

     这祸害的座驾竟然是路虎揽胜!揽胜已经属于高档车了,一台低配的售价都在一百三十万RMB左右。

     而且因为配置上的不同,价格由130万到300多万不等。

     潘纯纯一手挽着李鲅,将他拽到一辆红色的钢铁猛兽前。

     嚣张的鲨鱼腮,庞大而厚实的车型,给人一种霸气又厚重的感觉。

     红黑搭配的车身,一眼就让人热血沸腾。

     因为太久没有使用,导致它车身上落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几乎要与昏暗的停车场融为一体,如同一头沉睡的猛兽。

     富婆啊!李鲅差点惊呼出声,眼前的这台车揽胜是17款5.0V8巅峰加长版,全款办下来至少都要360万!

     而且最重要的是,V8巅峰加长版是揽胜中最高的配置版本,现在早就已经停产了。

     看着挽着自己胳膊的大奶牛,李鲅镇定下来,问道:“你说你三百多万的车都买得起,你还当什么包租婆啊,扮猪吃老虎?”

     闻此言,潘纯纯双目一凝,脸色瞬间黯淡下来,旋即轻叹一声,示意他先开车。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不自在,李鲅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于是默默闭上嘴巴去开车门。

     车门打开,里面扑面而来一股淡淡的霉味,看样子这台钢铁猛兽确实很久没有启动过了。

     于是,他和潘纯纯只好在停车场的守场员那里借来毛巾和水,把车里面先简单擦洗了一遍。

     一切收拾完毕,李鲅上车启动油门,潘纯纯坐在副驾驶一脸激动。

     刚刚她还一脸失落,这会儿就已经重新焕发光彩。

     看来男人与女人一同‘劳动’是一件很能愉悦心情的事,尤其是俊男美女单独在一块。

     将车启动,停车场内响起低沉的咆哮,如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

     踩下油门,这辆钢铁猛虎缓缓开始移动。

     李鲅前几年就考了驾照,当时他是为了趁每年放寒、暑假去跑一跑货,给家里挣点钱补贴家用。

     D市临海,渔农业发达,很多当天捕捞的海鲜要提前一天送往临近各市的水产市场。

     所以他几乎每年放假都要去跑货,几个月下来还是能挣不少钱。

     而且在挣钱的同时,他的车技也提升得更加纯熟,从一个新手司机渐渐地成为了老司机。

     以前,他也就开过小货车而已,至于三百多万的高级车,他还是头一次驾驶,这让他内心有些小激动。

     三百多万的车在土豪眼里不算什么,但是在他眼里却是货真价实的豪车。

     有的人倾尽一生都摸不到这么贵的高级车。

     路上,李鲅游刃有余地穿梭在车流中,车外引擎低吼轰鸣,车内充斥着躁动的音乐,潘纯纯跟着曲调一起哼唱。

     她很喜欢唱歌,在她大学时就梦想成为一名歌手。

     只不过后来嫁入豪门,这个梦想也就被搁置了。

     很快,李鲅在一家洗车行停下了。

     现在洗车很方便,只要把车开到自动清洗入口处,出来的时候车已经被洗干净,而且抛光、打蜡、等等全部一次性到位。

     不仅是车外,车内也是一样。

     这套自动洗车设备是振兴科技制造出来的,刚开始并不普及,但后来却火遍了全球。

     毕竟华夏制造,必属精品。

     二十多分钟后,一辆崭新的揽胜摆在了李鲅和潘纯纯两人面前。

     车身暗红如血,与黑色窗身完美搭配,嚣张的车头,充满运动感的车身曲线,以及比其他揽胜要长一截的车身,让它显得刚猛霸气。

     招牌式‘鲨鱼腮’彰显出了它的身份,路虎家族中的大哥大!

     “这车真威风,只有真正的男子汉才配得上它!”李鲅如此评价。

     潘纯纯捂嘴轻笑,打趣道:“我可不是真汉子哟,我是十足的妩媚娘。”

     “你比真汉子更厉害。”李鲅一脸坏笑,道:“不,准确的说,是你们女人都很厉害。”

     “为什么?”潘纯纯不解,一对媚眼顿生疑惑。

     “因为你们一出生就屌炸了!”李鲅一本正经的回答,而后拉开车门坐上去,留下潘纯纯独自在原地思考他的话。

     “屌炸了……”潘纯纯反复念叨着这三个字,过了半晌,她才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顿时一张俏脸爬出几许羞赧,心中暗骂这货不正经。

     随后,她美目瞪向车里,抛给他一个超级大白眼。

     李鲅无视她的白眼,在驾驶室扶着方向盘嘿嘿干笑,露出两排洁白的西班牙。

     屌炸了原本是网络上形容一个人很牛逼的词语,可是到了他这里,意思就变成了:女生之所以一出生没有小丁丁,是因为她们的丁丁都炸了,所以就没了……

     “无聊,幼稚!”潘纯纯上车将门关好,故作生气道。她虽然平日间喜欢调戏李鲅,但是那都是表面上的。

     实际上,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初女,上一次与李鲅差点擦枪走火,都是借着酒劲才敢有那么大胆子。

     若要放在平时,她早就被自己给羞死了。

     车被启动,而化为血红利箭窜了出去,消失在来往的钢铁洪流中。

     车上,潘纯纯跟着车里的音乐小声哼唱着,同时还伸出雪白玉指为李鲅指路。

     很快,在她的指引下,李鲅把车开到了一家名为‘美丽生活’的K吧门口。

     两人下车,李鲅抬头打量这家K吧,最后他发现这家K吧属于高档消费场所,比一般的K吧档次不知道高了多少。

     而且门口清清楚楚写着:不对外开放!

     既然如此,那应该就是私吧了,这种K吧只对会员开放,能来这里基本都不是一般人,李鲅虽然平时不来这些场所,但这些常识他还是懂的。

     这时,潘纯纯开口对他解释:“这个K吧只招待会员,来的人大多是像我这样的音乐爱好者,偶尔我们会比试唱功,以此来进行音乐上的交流。”

     “原来如此。”李鲅点了点头,想来也应该如此才对。

     随后,潘纯纯挽着他朝里面走去。

     “晚上好,纯纯姐您来了!”

     还未进大门,就有一名服务员前来接待。

     潘纯纯平时应该没少来,否则服务员也不会认得她。

     进入K吧后,服务员给李鲅和潘纯纯安排了一个靠前的位置,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来K吧交流的音乐爱好者开始陆续到来。

     这家K吧规模不算小,足足有一千五百平方左右,K吧内装修考究,风格跟普通的K吧完全不同。

     一般K吧都是包厢式的,但是这家是全场开放,所有客人进来都是自己随便找位置坐。

     大大小小的琉璃桌和欧式复古沙发整齐摆放,让这里很有格调。

     在整个场地的最中央,是一座面积不超过三百平的专业级舞台,上面灯光璀璨,有人已经拿着话筒跃跃欲试。

     又过了半个钟头,K吧里先后迎来两批客人,先前还稍显冷清的气氛,现在热闹得不行。

     桌前,李鲅坐在沙发上和潘纯纯正在用餐,两人从局里出来一直都没吃东西,现在肚子饿得正紧。

     还好,这里可以点餐,解决了两个人的五脏庙问题。

     潘纯纯有这里的高级会员卡,所有消费都是从她卡内刷的,李鲅也没有跟她客气,直接要了一份七分熟牛排和一份罗宋汤。

     这里消费很高,李鲅就点了这两样东西而已,八百块大洋就这么没了。

     不过比起他,潘纯纯就更奢侈了,她点了一份法式鹅肝,而且还要了一瓶法国1855,这可是列级庄出产,一瓶大概接近6000多RMB。

     “你还真是富婆啊,一顿饭近万,我从小到大没吃过这么贵的晚餐。”李鲅浅尝一口红酒,对潘纯纯调笑道。

     “你以为我每天都这样?”潘纯纯露出一个迷人笑容,而后低头有些娇羞道:“我是因为跟你在一起吃饭,所以我才点的……”

     李鲅愕然,这妞是死盯上了自己还是咋地,自己到底哪里好?能让她这么看得起。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除了长得帅好像一无是处,每天都活在被自己帅醒的日子里。

     李鲅自恋的毛病又开始犯了……

     “我知道我长得帅优点多,你到底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成吗?”他故作委屈,一副长得帅很烦恼的模样。

     “我喜欢你哪点呢?得让我好好想想再回答……”潘纯纯双手拖着下巴,作出一副花痴状,对他故作神秘。

     而后,她突然笑吟吟地缓缓说道:“嗯……我喜欢你臭不要脸!哈哈!”

     “这个真改不了,我生下来就挺不要脸。”李鲅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很无奈。

     说句实话,他内心对潘纯纯并不排斥,但是现在确实没那份心情。

     最难消受美人恩,现在的他就是如此。

     在两人的你调我侃时间里,这顿奢侈的晚餐渐渐接近尾声,最后两人碰杯,为这顿饭拉下了帷幕。

     一瓶1855愣是被他俩给喝完了。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来的客人越来越多,气氛虽然比之前热闹许多,但是正式节目还没有真正开始。

     用现代年轻人的话来说,九点尚早,等过了十点,夜生活才算刚刚开始。

     就在李鲅和潘纯纯两人互相调笑间,一道魁梧的健壮身影朝他们这里疾步走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