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四章 灾星
    开店!

     这是李鲅第二次进入龙气世界时最初的想法,当时他打算先靠直播挣一些钱,然后开一个比较高档的美食餐厅。

     龙气世界的那些凶兽,虽然一个个凶恶无比,但是肉质却极为鲜美,而且还有健体的功效,要是把它们做成美食拿到地球上卖,绝对能火。

     现在李鲅有了陈东斗歌输给他的五十万,开一个面积比较小的店绰绰有余。

     况且,下个月直播的分成款就会到账,到时候有稳定的资金维持店面经营。

     “不过……怎么才能把屠洪给忽悠过来呢?”李鲅低头沉思,这是所有环节中最大的问题。

     就在他沉思间,一道苗条的轻盈身影出现在他背后。

     来人对着他肩头就是一巴掌,旋即响起一个银铃般悦耳声音:“嘿!在想什么呢?”

     李鲅回过头,见到安雅戴着墨镜和口罩,直直的站在他身后。

     这次安雅没有戴她那顶把脸几乎都遮完的帽子,柔顺的长发披散下来,垂至腰际,泛着迷人色泽。

     “你在这里干什么?”李鲅问,他所认识的人中,只有安雅会打扮成这样出门,所以第一眼他就认出了对方。

     “我来还你人情啊。”安雅笑嘻嘻道,而后从背后拿出一个方形的礼物盒,将它递到李鲅面前。

     “里面是什么玩意儿?”李鲅没有去接,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舞鞋,怎么样?够惊喜吧!”安雅得意洋洋的回答道。

     闻言,李鲅面色古怪,难怪当天来舞鞋店感觉被人跟踪了,感情是这妮子在背后鬼鬼祟祟的。

     见他发愣,安雅有些不耐烦,道:“要不要啊?我手都举酸了。”

     “丑拒!”李鲅一口拒绝,而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你……我哪里丑了!”安雅气得跺脚,心里暗骂这家伙不知好歹。

     “不要拉倒,拿回去我送别人去!”她气鼓鼓的离开,心里还稍稍有点委屈。

     当天她把李鲅轰出去后,就开车偷偷跟着他,结果发现李鲅进了舞鞋定做店。

     于是,在李鲅走后,安雅溜进了店里,向老板打听了李鲅要的舞鞋类型、尺码等,并嘱咐老板不要告诉李鲅。

     所以,今天她一早就来蹲点,把她在另一家舞鞋店定做的奢侈舞鞋带了过来,打算给李鲅一个惊喜,顺便赔罪、还人情。

     只是,安雅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会不领情。

     要知道,她手里的那双舞鞋,可是花了八万块连夜赶制出来的,结果李鲅压根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这让她顿时受到了成倍的打击。

     ……

     街道上,李鲅提着装着舞鞋的精美盒子,悠哉悠哉的走在人行道上,心中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秘密坦诚告知给林宸等人。

     他要开店,到时候肯定需要这些人的帮助。

     而且人家凭什么帮自己,这让他一时犯了难,没有好处,谁没事会管你的事。

     轰轰!

     这时,李鲅身后想起巨大的引擎轰鸣声。

     他回过身,只见,一辆紫色兰博基尼Aventador朝他缓缓驶来,虽然速度开得很慢,但是很快就来到他身旁,与他并行。

     李鲅蹙眉疑惑,对方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稍微思索片刻后,他明白了,这车应该是安雅的。

     果不其然,安雅的小脑袋从车窗里探出,朝他得意道:“怎么样,想上来坐坐不?姐姐带你兜风去。”

     李鲅苦笑摇头,随后走到车窗前,一手撑在车身上,低头靠近安雅,缓缓吐出两个字:“丑……拒。”

     闻言,安雅顿时如暴怒的小狮子一般,对他吼道:“李鲅,你给我去死!”

     随后,她取下口罩,一颗小脑袋从车窗里伸了出来,张口露出两排亮晶晶的牙齿,对着李鲅手臂狠狠咬去。

     “嘶,疼疼疼……”李鲅吃痛,想要把手从安雅的‘虎口’里抽出来。

     无奈,这妞下口忒重,一时半会儿李鲅硬是没有抽出来。

     最后,他瞪向紧紧咬着自己不肯松口的安雅,小声呵斥道:“松口!”

     “唔哇呜哇……”安雅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李鲅愣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我说你乌里哇啦说啥呢,你快给我松开,好歹你也是直播女神,这样子成何体统?”李鲅不禁无语,这家伙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一言不合就咬人,难道生肖是属狗的吗?

     其实他真要脱身是很容易的,只是他怕自己太过用力,伤到了安雅。

     万一不小心把安雅的牙齿给扯掉了,估计全华夏的宅男们知道后,一定会组团来灭了自己。

     “我说姐姐,你到底要干嘛?”

     李鲅欲哭无泪,摊上这么个主儿,真是够头疼,只知道当初在室内广场自己就不该出手,任由她被哈士奇拖走算了。

     安雅乌里哇啦又说了一通,结果李鲅还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最后,安雅似乎也发现他没明白自己的意思,于是摸出手机噼里啪啦按了一通,而后将其放到他面前。

     李鲅定睛一看,手机上写着这样几个大字:说我错了!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一开始出手帮你就是我的错。”他被逼认怂。

     闻此言,安雅非但没有松口,反而咬得更加用力,疼得李鲅嗷嗷怪叫。

     这一幕,惹得路过的行人纷纷捂嘴偷笑。

     “虽然有点野蛮,但我要是有这么个开兰博基尼的野蛮女友,做梦都要笑醒啊。”一名路过的年轻男子感慨道。

     安雅满头黑线,自己怎么就成了李鲅这混账的野蛮女友了。

     “听到了吧,人家都说你野蛮了,还不快松口?”李鲅也故意出言刺激她。

     鉴于此,安雅才不甘心的松了口,而后冷哼一声,别过头去不搭理他。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的野蛮女友,咱们以后再见。”李鲅得以脱身,立刻远离此女,生怕再次落入她的虎口。

     走出几步后,他突然又回头,补了一句:“不,应该是后会无期。”

     见李鲅如此不把自己当回事,安雅在驾驶室气得乱蹬,结果一不小心将油门给踩着,紫色兰博基尼瞬间化为猛兽,将李鲅整个人撞飞出去。

     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李鲅在昏迷前吐出最后五字真言:“我曰你先人……”

     ……

     许久后,李鲅从昏迷中醒来,一阵酸痛感充斥着他全身,随之而来的,还有刺鼻的药水味。

     床前,安雅面色焦急,在那里坐立不安。

     李鲅不用想都知道,自己现在在医院里,他缓缓起身,这一动牵动了身上的伤势,顿时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醒了!”安雅立刻过来将他扶住,随即低下头,一脸愧疚道:“对不起啊,我不小心踩到油门了……”

     李鲅:“……”

     呆愣片刻后,他仰头面朝天花板,长叹道:“老天爷啊,我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你要派这个祸害来折磨我啊?”

     一听这话,安雅顿时就不乐意了,撅着小嘴不满道:“怎么说话呢?”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地!”李鲅从病床上爬起来,身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绷带,朝病房外快速走去,并大声喊道:“护士,我要出……”

     结果,他话还没说完,感觉身后有一股巨力将他拉回,随后整个人就已经摔在地上,摔了个满面开花。

     带着满腔怒火,李鲅恶狠狠回过头,只见安雅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脚下踩着两条雪白的绷带。

     “灾星啊!”他欲哭无泪,随后爬起来猛拽那两条被安雅踩着的绷带,嘴里还喝道:“把你的蹄子给我挪开!”

     安雅连忙将踩在绷带上的脚拿开,伸出纤细玉指指着他的脸,嗫嚅道:“那个,你的脸……”

     “关你屁事!”李鲅回呛,随后抱着散落的绷带跑出病房,脸上传来的火辣疼痛都被他一时无视。

     他一刻也不想跟那个灾星多呆,哪怕是一分钟!

     跑出病房,李鲅在经过走廊中的形象镜前,他无意中朝镜子里瞥了一眼。

     结果印入眼帘的一幕,让他恨怒欲狂。

     镜子里的那个人,或许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如果非要用一个很形象的词来形容,那应该用木乃伊比较合适。

     只不过,这个木乃伊满脸淤青,活像是被用了无数次而坏掉的茄子。

     刚才李鲅在病房里摔倒时,是脸先着的地,所以,他原本帅气的面庞,此刻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幸亏这个走廊没什么人,否则别人还以为他整容失败了呢。

     “啊,安雅你个死祸害,我跟你没完!”

     医院走廊中,传来李鲅愤怒的嚎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