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斗歌(昨天章节字数太少,今天多更了一些补上。)
    “东哥,怎么回事啊?那小子抢了你的位置,你难道不去教训教训他?”陈东的朋友开始怂恿他。

     陈东被这么一说,心中顿感丢了颜面,但他还在犹豫,怕惹上不该惹的人。

     十几年前他曾吃过一次苦头,对方是一位不爱露面的大鳄,刚从国外回来,结果被他给惹上了,那一次他为自己的张狂付出了沉重代价。

     从那以后,他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这让他在以后的生意场上避免了很多麻烦。

     这时,一个留着板寸头的年轻人似乎看出了他的担忧,遂说道:“东哥不用担心,你可以假借斗歌为名,趁机打压他,你的高音在座有几人能敌?”

     “就是,斗个歌而已,难道对方输了还要来找你麻烦?真正有身份的人是不会这么狭隘的。”另一名女**人也出言为他分析。

     有了这些人出主意,陈东脑中顿时豁然开朗,对啊,动手不成能动嘴啊,自己就怎么没想到呢!

     于是,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向李鲅。

     他要用歌声来扳回一城。

     真正深藏不露的大人物,多是心胸宽广之辈,绝不会因为输了一首歌就感到气恼。

     所以,陈东有恃无恐。

     而李鲅这边,潘纯纯正在给他剥瓜果,并且亲自喂到嘴里。

     这样的待遇让他有一种自己是皇帝的错觉,潘纯纯身上有许多东西,都是他在李然身上从没有感受过的。

     这让他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就在这时,李鲅发现‘光头铁塔’又回来了,而且脸上还带着挑衅之色,他不禁有些无语,这家伙又要干嘛?

     于是,他开口问道:“你这光脑袋秃瓢又来做什么?”

     闻言,陈东脸色一黑,暗道这小白脸嘴真够损的,说话专拣痛处扎。

     他深呼一口气,心中告诫自己千万要冷静,绝不能在这里失态,尤其是在潘纯纯面前。

     而后,他向李鲅发出邀请:“小兄弟,你我今天相聚在这里,说明你我都是懂音、识音、爱音之人,不知道咱俩切磋切磋可好?”

     “哦?”李鲅心中生疑,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这家伙是要给自己下马威啊,于是他淡淡一笑,回答道:“好啊,那咱们就切磋切磋。”

     在一旁正在倒酒的潘纯纯一听,顿时出言喝止陈东,坚决反对两人斗歌。

     原因无他,她知道李鲅是音痴,如果让他登台献唱,到时候肯定会出糗。

     她不想看李鲅在众人面前出丑。

     “没有关系,就让我和秃瓢兄交流交流。”李鲅淡定从容,并不为意。

     陈东被他叫做秃瓢,一张脸要多黑有多黑,心想让你先嚣张一会儿,等会儿你就知道我的厉害了!

     “可是……”

     潘纯纯还想说下去,但是却被李鲅抬手阻止。

     旋即他低头附耳,在她耳旁小声道:“相信我。”

     “那,好吧……”

     李鲅话都到了这份上了,潘纯纯也就不再阻拦。

     一旁的陈东见到两人亲密无间,一颗痴汉之心都快要碎了,他感觉自己的女神就要飞向眼前这个小白脸的怀抱了。

     最让他心碎一地的是,潘纯纯还主动投怀送抱。

     心中升起一股悲意,陈东几欲捶胸顿足,难道这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吗?再说自己也很帅啊!

     如果此刻李鲅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估计一定要问上一句:敢问脸在何方?

     这家伙自我感觉未免太良好了,到底是从哪来的自信。

     接下来,经过陈东一番安排,舞台上的演唱暂时停止。

     原本歌声缭绕、喧闹不止的K吧内顿时安静下来。

     一名穿着休闲西服的主持人登上台,向众人宣布:“各位,今晚有一场大戏上演,所以我们的自唱环节先搁一搁。”

     “什么大戏?莫非是……斗歌!”已经有人猜测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斗歌诶,好久没有看到过了,上一次有人斗歌应该还是在半年前吧。”一名眼镜男推了推镜框,有些感慨道。

     斗歌,属于歌唱类擂台的一种,斗歌的人需要选同类型曲目,在台上分别献唱,以对歌曲的掌控力和现场观众的反应热烈程度来决定胜负。

     而且,斗歌是有彩头的,至少都是十万RMB起。

     不过这个数字对于在座的人来说都是小数目,所以他们把彩头额度上升到了五十万!

     如果赢了,输的一方必须给胜方划去五十万,并且当场兑现。

     钱,自然不是这些人期待的重点,他们所期待的,是两个人的表演是否精彩。

     能上台斗歌的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物,而敢于接受和发起挑战的人,更是深藏不露!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陈东登上舞台。

     他立于舞台,脸上洋溢着自信,在璀璨灯光的照射下,雪亮的大光头直放光……

     台下,人们们纷纷高喊着他的名字,为他加油打气,尤其是他那几名同来的朋友,喊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

     一时间,整个K吧内反复回荡着‘陈东’两个字,震耳欲聋,犹如一场小型演唱会一般。

     陈东在这个K吧混了十多年,台下的人大部分都认识他,所以一上台人气就碾压了李鲅。

     在一片喧嚣和沸腾中,李鲅也从容登台。

     见到他的那一刻,台下所有人瞬间安静,一群人面面相觑,这个人好像之前没见过啊。

     美丽生活K吧,来这里消费的基本都是熟面孔,即使有新面孔出现,负责人也会使其登台介绍给大家认识。

     这里除了是K吧,更是一群音乐爱好者的交流宝地。

     所以李鲅一登台,就让许多人感到不解,按照K吧的历来的传统,只有老牌音乐爱好者,才有那个胆量及实力去发起和接受斗歌。

     无疑,陈东就是这个K吧为数不多的元老级人物之一。

     “哟,我们这里又来了生面孔,迅哥快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个俊俏的小哥呗!”

     李鲅外形出众,惹得台下一帮小女生对他拼命眨眼,并且出言调戏。

     这几名女孩穿着打扮稍显成熟,个个脸上顶着精致妆容,她们桌前放着一排LV、GUCCI等名牌包包,跟她们身上价值不菲的衣裙相呼应。

     这几个女孩子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在她们当中,一名留着披肩长发的可爱女生正目不转睛盯着台上的李鲅,可爱小脸有些泛红,明亮大眼中射出火光,险些喷了出来。

     如果李鲅在这里,一定会尴尬而逃。

     因为这个女孩子正是当初在金宏跆拳道社,被他百分百接了‘小妹妹’的几名女生之一。

     “混账,流氓,变态,没想到在这里都能遇见你!”可爱女生两排贝齿咬得咯噔作响,脑海中不禁浮现起那日在跆拳社的画面,顿时胸中满腔怒火,青涩且不饱满的胸脯上下起伏。

     这时,一名同伴发现她的异状,进而对她关心道:“初依,你怎么了?”

     “我没事!”柳初依咬牙切齿,明亮大眼瞪着台上的李鲅,恨不得将他生吞下肚。

     回想起上一次那又疼、又酥、又麻的感觉,让她顿时感到羞愤不已,这个变态学长实在太过分了!

     台上,李鲅在旁边等候位坐下,音乐伴奏声缓缓响起,陈东开始演唱自己的拿手歌曲。

     不得不说,这个大光头还是有些实力的,他选唱的是一首《Sugar》,这首歌确实属于轻摇滚范畴,学名叫做放克,整首歌曲调走的是轻快路线。

     但是却又要把握好高低音转换,一般人很难驾驭。

     按理来说,这首歌跟大光头的骚包外形很不匹配,但是他却把它驾驭住了,由此可见其功力。

     “削个……椰子皮……你TM却给个梨!”大光头陈东唱得越来越尽兴,最后更是开始热舞。

     台下的观众很买他的帐,一个个在那里手舞足蹈,卖力喝彩。

     李鲅坐在等候席上,暗地里在跟神门系统沟通,按照他以前看过的兑换单,上面有一个天籁之音的功能。

     这个功能可以让人完美掌握曲调,拥有无比出色的嗓音,简直就是为唱歌而生。

     而且使用一次仅需要5000点能量值。

     以前或许5000点能量值能要了李鲅老命,但是现在对他来说这点能量值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主人您好,使用一次天籁之音须扣除5000点能量值,请问是否现在启动天籁之音?”神门系统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嗯,启动吧。”他已经迫不及待,从小就是音痴,这次他要好好当一回歌神。

     与此同时,陈东也演唱完毕,博得了满堂喝彩。

     接下来,人们将目光纷纷落在李鲅身上,现在轮到他为大家演唱了。

     从等候位起身,李鲅走到舞台中央,主持人适时地将话筒递给他。

     陈东从台上退下,眼中满是自得,他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丝毫没觉得李鲅会比他唱得更好。

     在他眼里,李鲅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对音乐的造诣能有多深?

     确实,大光头的功底在业余中算比较顶尖的那种,即使放到舞台上与专业歌星对唱,估计也差之不远。

     他从台下下来后,就径直坐到了潘纯纯对面,等着看李鲅在众人面前丢脸。

     潘纯纯没有正眼看他,而是将目光落在被聚光灯包围的李鲅身上,眼中布满了担忧之色。

     李鲅是音痴,这是她很早就知道的,万一演唱失败,她已经做好了随时带他离开K吧的准备。

     因为在她看来,李鲅登台多半只是在逞强而已。

     这时,K吧内伴奏声渐渐响起,李鲅选的是一首比较经典的老歌:《海阔天空》。

     这首属于BEYOND的经典歌曲,同样是在摇滚范畴,只是这个乐队的主唱黄家驹已经逝世多年,这是许多歌迷心中的遗憾和痛。

     但是,无论岁月如何变迁,BEYOND的歌却依旧影响了整整几代人!

     尤其是主唱黄家驹,生前更是当时整个华夏乐坛当之无愧的巨人之一!

     即便是在他逝世后,也有无数喜爱他的新歌迷在增加。

     纵有歌曲千百首,世间再无黄家驹!

     今日,李鲅要重现家驹当年风采!

     只不过,他一开口就夭折了,严重的破音、跑调,使台下发出剧烈的爆笑声。

     “哈哈哈,逗死我了,大哥你是上台来搞笑的吧?”有人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哎哟,扶我一把,这哥们儿太搞笑了!”

     ……

     潘纯纯嘴角抽搐,果不其然,李鲅的表现印证了自己的担心,看来还不算白担心一场。

     陈东虽然没有出言落井下石,但是嘴角勾起的那抹嘲讽已经说明了一切。

     “咳咳……”这时,李鲅干咳了两声,拍了拍话筒笑着道:“跟大家开个小玩笑活跃一下气氛,现在我要正式开始我的演唱了。”

     “切……”台下,一大帮子人鄙视他,跑调就跑调,找这么清新脱俗的借口干嘛。

     就在刚才,李鲅找神门系统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得到一个让他差点想骂娘的回答,原来在使用天籁之音还要先让神门系统切换。

     让神门系统把天籁之音切换过来后,他才放心大胆开始重新演唱,同时心中警告它,如果再出岔子,那就自行毁灭吧。

     这破系统,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钢铁锅,含眼泪喊修瓢锅……”

     伴随着音乐,李鲅开始演唱。

     低沉的嗓音略带磁性,婉转的曲调被他完美掌握,就连每一个细节都不被放过,堪称完美!

     当即,让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一种惊艳之感。

     “卧槽,高手啊!”有人惊呼道,而后立马掏出手机开始录像。

     另一边,原本还在自鸣得意,准备跟潘纯纯碰一杯的陈东顿时傻眼,一张脸顿时黑得跟锅底似的。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可能低估了这个小白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