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七章 不买账
    全场都惊呆了,台下窃窃私语,在舞台最前方,两男一女格外醒目,这三人气质极好,打扮也很时尚,属于电视里才能见到的那种大明星。

     这三人来自华夏三大娱乐巨头公司:音凰、安零、乐优,他们分别是音凰旗下当红歌手吴灵,安零旗下影视明星李锋,以及乐优的市场总监吴盛风。

     此刻,三人皆是望着台上的李然,眼中充满了赞赏,同时也有些担忧。

     李然气质极好,长相也很出众,尤其是与生俱来的古典气质,使她安静时如一幅画。

     吴灵等三人内心的担忧,则是因为李然要赤足表演古典舞中最难的《莺歌》,这支舞蹈难度极大,高难度动作也很多,一般人根本难以驾驭。

     如果李然赤足完成这支舞蹈,那么双脚肯定会受到极大伤害,三人已经把她内定下来了,不希望她有什么闪失。

     这时,优乐市场总监吴盛风发话了,对台上李然轻声喊道:“同学,我建议你穿上舞鞋再开始表演,这支舞的难度极高,如果赤足跳下来会让你双脚受损。”

     “没错,同学你的形象气质都很不错,你选择《莺歌》作为表演节目,说明你有足够的自信征服我们,如果再配上一双精致的舞鞋,那就太完美了。”音凰旗下歌手吴灵也开始劝说。

     对此,李然脸上毫无波澜,她移过目光看向体育馆大门,眼底交织着忐忑和期待。

     金宏面色有些不悦,他当然知道李然是在等李鲅,现在全校都知道李然现在是他的女友,结果李然却明目张胆等别人,简直太没把他放在眼里。

     就在李然内心快要失望的时候,体育馆大门打开,两道身影从打开的大门中出现。

     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李然眼底划过一抹欣喜,心里小声激动道:“你果然从不曾让我失望……”

     进来的两人正是李鲅和一脸嬉笑的唐明。

     李鲅提着包装漂亮的舞鞋径直缓缓走向舞台,唐明则是找了个空位坐下来。

     李然的反应被台下众人看在眼里,所有的目光都顺着她落在李鲅身上。

     “李鲅学长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有人看向台上脸色难看的金宏,幸灾乐祸道。

     金宏面色阴沉,紧握的双拳藏在袖中,恨不得冲下台把李鲅打成瘫痪。

     不过,他不敢,上一次蛋疼的感觉让他记忆尤深。

     “抱歉,有点事,迟到了。”李鲅来到台前,将舞鞋从包装盒里拿出来,然后放到了李然脚边,他无视其他人,把满场师生当成了大白菜。

     金宏气恼,迎上前去,低声吼道:“你还真敢来,上次给你的教训不够?”

     “教训?什么教训?”李鲅一怔,片刻后他便明白了,金宏说的应该是那群刀手,看来他还不知道那群人已经被关进局子了。

     李然看向金宏,灵气的双目间生出几许询问。

     金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喂,这位送货的小哥,货送到了赶紧离开,不要妨碍我们同学的表演,我们很忙的!”这时,安零娱乐公司旗下艺人李锋朝李鲅喊道,他把李鲅当成送货员了。

     闻言,李鲅顿时心生不满,转过头随意瞥了李锋一眼,不咸不淡的说道:“再忙也给我等着。”

     “你……这小子谁呀?口气怎么这么狂,难道他不认识我?”李锋心生不悦,平时享受惯了粉丝的追捧,现在竟被李鲅如此轻视。

     李鲅的这一行为,顿时惹得一些女学生抗议,她们大多都是李锋的粉丝。

     “闭嘴!烦死了!”李鲅气沉丹田大吼一声,顿时全场安静下来,所有人眼中都充满了震惊。

     因为,他的声音竟然盖过了全场所有人,在他们耳边清晰炸响,如同战鼓雷鸣。

     这很诡异,就连李鲅自己都有些发懵。

     随后他便明白了,自己现在已经算是修士了,各方面能力早已超越了常人。

     “哈哈,鲅子好样的,走到哪里都是这么强势和霸道,什么狗屁明星,老子又不是你粉丝,你嚷嚷个毛!”坐在后面的唐明拍起巴掌,在那里刺咧咧的说道。

     这些话如闷雷劈在李锋脑门上,让他整张脸都气黑了,他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不买他的帐。

     吴灵和吴盛风看向李鲅,随后又看向唐明,脸上表情略显怪异,没想到遇上两个不伺候的。

     李锋被两人挤兑,觉得自己丢了颜面,于是朝一边的四名保镖招手。

     四名保镖清一色墨镜、黑西装,他们接到指令,立刻从一边呈包围形式朝李鲅靠近。

     “哼,臭咸鱼还敢跟我家锋锋耍脾气,这下给他点苦头吃!”一名女同学带着不屑说道,她是李锋的粉丝,刚才李鲅无视李锋,让她对李鲅极为不满。

     李鲅如若未觉,依旧自顾自伸出手,为李然将舞鞋穿上。

     这时,四名保镖已经来到他身后。

     李锋扬了扬手,对四名保镖不耐烦地说道:“把他拖走,别让他在这里碍事,什么苍蝇也能跑来哗众取宠,不自量力。【零↑九△小↓說△網】”

     李鲅刚为李然穿上一只舞鞋,此刻还有一只没有穿上,他停下手中动作缓缓转过身,眼中闪过一道厉芒。

     他看向李锋,平淡道:“老子叫你给我等着,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皮子太紧,需要我帮你松一松?”

     “你!”李锋气极,李鲅教训他的口气如同老子教训儿子一般,这让他整个人气到快要爆炸,他指着李鲅,对那四名保镖吼道:“快把他给我拖走,我不想看见他!”

     “来试试?”李鲅目光从四人脸上扫过,整个人无形中释放出庞大的气势。

     四名保镖苦不堪言,他们大多是练武出身,从小到大什么场面没见过,但是就在面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却有一种对上了史前巨兽的压迫感。

     这是修士对普通人气机上的压制,是在无形当中产生的,就连离得近一点的学院老师和学生都能感受到。

     李鲅太霸道了,完全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许多老师想要开口劝阻,但是在对上他目光后,却不知为何失去了开口的勇气。

     四名保镖鼓足了勇气,最后还是没有胆量上去对李鲅出手,李锋在抱怨了两声后,就悻悻闭的上嘴,因为李鲅的目光让他感到害怕。

     见此,李鲅低下身继续为李然穿上舞鞋,两只舞鞋精致而秀美。

     李然看着低头为自己穿鞋的李鲅,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鼻子一酸,险些当场哭出来,努力控制后,她才看着已经穿好的舞鞋,轻声赞叹道:“……真好看。”

     “配你很合适,这是我为你完成你最后一个承诺,以后就是再遇就是陌路人。”李鲅的声音毫无半点感情,他很平静。

     闻言,李然心头一震,仿佛心里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破碎了,她声音有些颤抖的小声说道:“非要这么绝情,难道不能做朋友么?”

     “我不缺朋友。”李鲅转过身去,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李然一怔,有些失落道:“那……好吧。”

     随后,音乐响起,她开始了自己的表演,金宏为她搭档,她如一袭青衣仙子,在舞台上展现着自己的古典魅力。

     那一张一弛,恍若飞天,让台下众人一阵失神。

     曲停,舞毕。

     片刻后,雷鸣般的掌声回荡在体育馆内。

     “嗯,不错。”吴盛风对李然的表演颇为满意,他早就看中了李然,别的不说,光李然的古典气质,就足以让人刮目相看。

     李然和金宏的表演赢得满场掌声。

     到了最后,轮到李鲅的清唱表演了。

     “这下看你还不当众出丑?”金宏在后台,脸上带着冷笑。

     可是主持人报出节目时,李鲅却半天没有登台。

     突然的冷场,使得所有人都陆续将目光向他投去,结果却发现这货正在睡觉!

     这几天李鲅都没怎么睡好,他太困了。

     见此,李锋面露不屑,嘲讽道:“就这种货色还表演清唱节目,真不知道哪里的自信。”

     对于唱歌这一块,李锋自认为还算可以,虽然他更多的是演戏,但是现代艺人都是多方面发展,基本都很全能。

     “臭晒咸鱼的还清唱,这里在座谁不知道他是音痴,还想借睡觉来逃脱演出,避免自己出丑。”那个崇拜李锋的女生冷哼道。

     也有人好心,伸手推了推李鲅,想让他醒来。

     这时,吴盛风开始整理手中的东西,并对李锋和吴灵说道:“走吧,听说这小子是个音痴,什么狗屁清唱,完全就是来捣乱的。”

     “其实长得还很不错,如果加以培养,倒是可以在戏里演个小角色。”吴灵面露笑意,顿了顿后,又说道:“不过……也仅仅只能演个小角色罢了。”

     “我们的时间很宝贵,就不要在这种没有素质的货色身上浪费时间了,走吧。”李锋本来就对李鲅很不满,现在说话更是不客气。

     见此,唐明站起来,走到李鲅座位旁将他唤醒,“鲅子,该你了,实在不行咱们这就走。”

     他清楚李鲅的底细,更知道这个清唱节目是金宏故意安排让李鲅出丑的,所以并不看好。

     李鲅从睡梦中醒来,揉了揉惺忪睡眼,道:“嗯?该我了?”

     随后他看到许多人将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从座位上站起来,李鲅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不疾不徐的走上舞台。

     而吴盛风、吴灵、李锋三人,却已经开始离开观看席,在保镖以及学校工作人员的保护下,开始离开体育馆。

     许多老师也开始离开,倒是一些喜欢看热闹的学生,想看李鲅在台上出丑。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李鲅那温润而又稍显低沉的嗓音响起,使得原本嘈杂的体育馆瞬间安静下来。

     “这……这是李鲅学长唱的?”所有人都呆了,包括唐明。

     “嗯?”原本都快要走出体育馆大门的吴盛风三人的身形也忽然一滞,三人脸色忽地变化,写满了惊讶。

     台上的李鲅还在继续自己的演唱。

     “和我在CD的街头走一走,wow~”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这首《CD被李鲅演唱的味道十足,天籁之声系统开启,就算是头猪也能唱出绝妙的歌声。

     C市原本叫榕城,歌中的那座城就是它,这引起了许多人的共鸣。

     “我看走眼了……”吴盛风面色凝重,此刻他已经转过身看着台上倾情演唱的年轻人。

     李然在后台捂着嘴,眼中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

     《CD这首歌李鲅曾给她唱过很多次,只不过每一次都唱的无比难听。

     她还记得那个午后阳光下,那个帅气的面庞给他唱着跑调的《CD唱完后还信誓旦旦的对她说:“小然,以后我会把这首歌练好,这是承载我们记忆的城市,我会把我们的回忆和美好唱给你听。”

     那时候她总会高兴的说一句“好啊!”,伸手为他整理好歪掉的衬衣领子,然后再奖励他一个温柔的吻。

     但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到最后,李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一句句歌声飘来一段段美好回忆,她冲出了后台,从侧通道跑出了体育馆。

     金宏俊脸铁青,咬着牙从后台冲出,指着李鲅喊道:“死咸鱼你作假,你是在假唱!”

     他并不认为李鲅能唱的这么好。

     李鲅停止歌声,随意瞟了他一眼,然后将话筒随手扔给他,走下了舞台。

     金宏拿着话筒,冷笑道:“你敢让我去检查后台音响吗?”

     “傻哔。”李鲅头都没有回,只是淡淡吐了两个字出来,这等无视让金宏气得身体发颤,发誓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

     见李鲅要走,唐明立刻跟上。

     吴盛风理了理西装,换上一张带着笑容的面孔,朝迎面走来的李鲅迎上去,“这位同学……”

     不过,他刚喊了一句,李鲅便从他面前走了过去,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这让他面色有些难堪。

     见状,李锋再也忍受不了,对李鲅喝道:“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