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奔三了【10-20大修】
    住进剧组安排下榻的酒店,助理在整理phyllis的行李,phyllis则靠在阳台的落地窗旁边抽烟,长长的卷发归在一边,有一缕顺着纤细的天鹅颈延伸进单薄的白色长衬衣里,全身笼罩在晚秋的凉意里。

     阳台没有开灯,明明灭灭的烟头,白雾弥漫上那张妖娆的脸,一半在室内的微光中冷冽孤傲,一半在飘忽的阴影里脆弱自怜。

     “琳姐,收好了,您看一下还有没有什么要整理的?”才换不久的助理小心翼翼地开口,是才出社会不久的大学生,声调中带有不自知的拘谨。

     phyllis掐灭烟头,直起身,拿起放在床上的睡衣略过杵在原地的小助理走向浴室:“没事儿了,去睡吧。”

     白芸是半个月前才招来的助理,之前跟了phyllis五年的生活助理钱姐回老家生孩子,介绍了同乡的白芸,说是个听话的老实孩子,没办法,新助理简单培训了一周就跟着进组了。白芸想了想之前钱姐交代的,琳姐睡眠不好,便顺手在床边插上了自己买的安神精油灯,左看右看确定没什么了才一步三回头的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洗完澡的phyllis撩撩已经吹干的长卷发,嗅了嗅空气中陌生的淡淡香味,看着床头的小精

     油灯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钱姐说她是自己的粉丝。

     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以至于半个月后拿到红包奖励的小助理受宠若惊,还完全摸不着头脑。

     “phyllis!你太棒了,简直就是我的谬斯女神!”大腹便便的编剧黄泽祥热切的看着phyllis:“看着你拍戏我思如泉涌!嗯!我要去改一下剧本!对对对,就是这样,虞思彤还要......”才夸完人的黄泽祥就看都不看面前穿着厚厚古装的phyllis,神神叨叨的自顾自说着什么离开了片场。

     一旁的总导演兼监制吴源不由爽朗一笑,解释道:“啊哈哈哈,他就这副德行,估摸着得一段时间不会来探班了。你别介意啊。”

     phyllis只是眨眨瞄了眼线显得更加诱人的桃花眼:“我有什么好介意的,让编剧有灵感可是我的荣幸。”

     这段时间phyllis和温一唯这两个女主倒没有什么对手戏,上一场拍的是已经位居高位的虞思彤与皇后及太后之间的后宫女人宫心计和权益斗争,扮演皇后和太后的也是电视圈里的老戏骨,拍摄间,你来我往间张力十足,phyllis多年来拍摄电影的演绎习惯将虞思彤后期的狠辣、决绝,见到进宫前爱慕的将军的情感外泄以及那么一丝的徘徊挣扎演绎的更加丰盈,饱和。角色较之剧本更为突出。以至于引的黄泽祥编剧在phyllis拍戏的时候一定到场,这条拍完后更是毫无形象的想上前抱住phyllis,结果被phyllis妖娆的扭着身子转开:“祥哥,我可不接受这么明显的潜规则啊。”而后祥哥似有若无的嘀咕:“潜你,我想死啊?”

     吴源也是笑着开始认真的打量phyllis,作为电视剧导演兼监制,这是第一次和性感天后phyllis合作,圈里信息交流的时候也听过不少导演夸奖phyllis,也只是过过耳而已,反正不同圈子,倒也没关注,一个活跃在娱乐杂志,演过三级片,时不时和哪个富豪或者男艺人上个头条的女人能有多好的演技?

     这次确实是惊艳到了。

     phyllis虚应了吴源的下部剧邀约,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简单交流应下了吴源的饭局邀请便寻了个借口收工换服装离场。

     下戏,phyllis突然很想念几年前吃过的一家面馆,不知道那家店还在不在。就低调的换上深色的简单外套,放下长发发带着白芸出现在了万盛街,倒也不引人注目,两个保镖也低调的跟在后面,时刻注意着phyllis的安全。

     一群人吃完准备起身走的时候,phyllis突然觉得小腹有些不舒服,就让白芸先去采买东西,然后进了面馆里的卫生间。

     原来是大姨妈携红包造访。

     phyllis的经期一直不顺,并且每次来都会痛的死去活来,phyllis给白芸打了个电话让买包卫生棉送过来,然后就焉焉儿的蹲着,脸色有点苍白,眉毛紧皱,一手捂着小腹,一向妖娆闪耀盛气凌人的姿态难得露出了脆弱模样。

     这卫生间有三个隔间,phyllis在最里面的隔间,正发着呆,就听见‘哒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传来,还夹着两道吵吵闹闹的女声。似乎是一个女生抱怨另一个女生弄脏了她的衣服。

     洗手池有哗啦啦的流水声。

     “哎呦对不起啦。明天我请你做spa啦。”一个女生道完歉就打开了一个隔间,随后就是解裤子的声音:“对了,这两天你去哪个剧组了?”

     在洗手池旁的女生带着点儿得意的声音:“小飞把我安排进《破弦》了,有好多句台词!我觉得我表现挺好的,要是能被吴源导演或者张副导看中就好了。”

     “我才回去几天,你就做上小特了。”隔间里的女生有点羡慕:“你给小飞说说,给我也安排个有台词的角色吧。”

     “行,没问题,晚上我和他说说。”

     “对了,你有没有看见那些大牌?”

     “怎么没有?昨天我就站在温一唯旁边的位置的,一唯姐人超好的,我还看到陈国斌老师,宋戈丹老师,高梓月,秦歌,谭冠瑞他们,要我说这剧肯定火!”

     “吴导的剧就是品质保证啊,再说把这些明星名字一贴出去,不火都不行!”传来抽水和隔间门打开的声音,这个姑娘貌似对谭冠瑞很感兴趣:“谭冠瑞人怎么样啊?有没有比电视里面帅很多?我超级喜欢他在《丹心神探》里面演的那个警.察!”

     之前略显得意的女声声音小了起来:“是挺帅的。但是我跟你说啊……”

     说完,两个女生就自以为很小声的说起了那个叫谭冠瑞的秘辛,phyllis闭目不予理会:完全就是两个刚进圈的新人,甚至还不算进圈了,不知道卫生间里是最不能乱说话的,无论多熟,最好不要对圈里人说圈里人的坏话,谁知道会不会有哪一天突然被人背后捅一刀。

     水流声,扯纸擦手声,包包拉链打开,一阵翻找的声音以及你来我往的八卦,是正在补妆吧,phyllis等待着两人补完妆离开,不是很出意外的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对了菲菲,冯柏琳不是也在这剧组?你看见她没有?”

     话音才落——

     “呲……”

     “那个什么性感女神冯柏琳?身材也就一般吧,拽的个什么样子似的,都奔三的老女人了。”嗒吧嘴的声音,phyllis似乎可以想象一个一脸傲气的小特演凑近镜子一边抹着红唇一边用那性感红唇骂自己的模样,不由的笑了。

     “来这横店拍戏还带两个门神,拍戏的时候就守在片场,以为自己是国家领导啊?前两天就想偷拍一下她,她那保镖就凶巴巴的要抢我手机,在片场对别的演员也爱理不理的样子。”

     “也是,人家是国际女神,影后诶。”满是讽刺的意味。

     phyllis其实蛮想出去看看那女人鄙视自己的表情的。

     “一唯姐就对人很好,昨天还请我吃水果了。想想冯柏琳那看人的眼神......听说她后台蛮硬的,小飞还叫我千万不能得罪她,这次女主是内部指定她的。”

     另一个女生若有所感的小声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拿到这个角色的。”

     “你是没看到,这两天导演编剧整天围着她的样子。啧啧。”

     “说起来能比咱们高贵到哪儿去,不过就是混出头了,一个拍三级片的,呵。”什么东西被扔进包里,撞上了一个金属物体,然后拉链拉上,那个声音还闭不上她那性感红唇:“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睡了,能被捧的这么高。诶诶,帮我看一下衣服领子。”

     “哦哦,好。”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那个听起来略较柔弱的声音接着说:“其实要是我,看到网上那么多自己的艳、照什么的,都不好意思出门。”

     phyllis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指愣愣的出神。

     果然,娱乐圈没有什么柔弱一说。

     “偏生人家还一副高傲的孔雀模样啊。”

     phyllis打开手提包,拿出口红淡淡的在唇上抹了一下,果然,卫生间里听到细小声音的两个叽叽喳喳的女人都噤了声。

     正巧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

     还有呼唤声:“琳姐,你在里面嘛?”

     “在。”然后从隔间门底下探了一只手出去。

     整理好,按下抽水,phyllis打开门,伸出涂满鲜艳豆蔻的纤细手指,撩了撩别具风情的淡棕色大波浪卷发,一双裹在牛仔裤里修长的腿迈出,黑色的细高跟性感却有一条蝴蝶结圈住莹白细致的脚腕,带出一丝甜美,上身只是简单的黑色外套,脸上也只有淡妆和刚抹上的口红,修长的脖颈,微抬的下巴。

     一如之前的形容:高傲的孔雀模样,以及惯有的‘耍大牌’的霸气。

     “琳......琳姐......”

     phyllis在洗手台站定,洗手,从白芸手上接过纸巾一根根的擦拭着纤长的手指,抬眸,没画睫毛膏却依旧纤长的睫毛,淡淡抹了大地色眼影妖媚的猫眼透过镜子看向一直看着自己的两个女生,嗯,确实有鄙视自己的资格,长相美丽纯真还各具特色,也都带有一种柔弱惹人怜爱的模样——也还年轻。

     phyllis拿出正红色的口红随意的涂了几下,朝两个女生微微勾唇一笑。

     明明是让人移不开目光诱人的笑容却让两个女生身形一抖,其中一个女生更甚,因为,们都知道:在片场,phyllis几乎都没有对她笑过,或者说是正眼看过......

     一个气质较弱的女生已经低下头看着地板砖,另外一个长得更加美艳拎着古琦新款包包的女生也是愣愣的看着自己,phyllis怕把小新人吓坏,把口红放进包里,又用双手拢了拢头发说了声我先走了便又迈着修长的腿离开了。

     走出面馆来到了街上,白芸才纳闷的问:“琳姐,刚才那两个女生你认识啊?怎么她们好像被吓着了一样?”

     “不认识。”

     白芸‘哦’了一声,便没说话,静静地跟在phyllis身后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已经是晚秋了,路边的大树都结了些许枯黄的树叶,拉扯不过时间,掉落,想要归于尘土,却在坚硬的泥石板上被碾压踩踏,然后同那些肮脏的垃圾一起轮回。

     有风吹来,几片叶子掉落,phyllis眼神冷漠拉了拉身上的黑色外套直往保姆车走去,内心却平添了些许萧瑟,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都27了,奔三的老女人了。

     也想学那些小姑娘一样柔柔弱弱的抱着手臂漏出惹人怜爱的模样啊,但是......

     phyllis嘴唇短暂地一勾,红艳艳的丰唇带起诱人弧度,低眉顺眼间具是风情,手撩了一下耳边的长发然后自然垂下,摇曳的步伐,那些鲜艳的豆蔻像是精灵在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