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初见李亦岚
    phyllis第一眼看见李亦岚的时候,心里有根弦就被莫名的勾动了。

     李亦岚戏服外裹着厚厚的棉衣,规矩的站着,手里拿着剧本,脸上画着鲜动活泼的剧中角色妆容,头跟着导演的讲解时不时点着,眼神清澈,听得很认真。

     李亦岚长得很标致,又是很普通的标致——皮肤白,眼皮薄脸很小,直线型面容,骨架圆润棱角少,整张脸上没有一点特别出彩的地方,也没有一点儿缺点,放在画家的手里,就是一个标准的脸骨头架子,但扔在偌大的演艺圈女星里,瞬间就能被埋没。

     完美的大银幕脸。

     吴源导演看见走进片场的phyllis立即招了招手:“phyllis。”

     phyllis走了过去。

     “今天要和你对戏的就是她了。”吴源导演指指在一边规矩站着的李亦岚:“她叫李亦岚,现在还是个大一学生呢,去隔壁串门儿的时候发现的,是个好苗子啊!一开始还以为我是骗子,说清楚了之后又非要回去说不好和导师交代,好不容易拉过来的,你要多照顾照顾啊,平时带带入戏。”

     李亦岚站在旁边听到导演说起之前的误会以及满口的夸奖,有点尴尬,更多的是一种羞涩,不好意思地双臂抱着剧本,时不时摸摸脸,满身的青涩气息。

     吴源导演说完李亦岚又指着phyllis给李亦岚介绍:“她你认识吧,冯柏琳,拿了不少大奖,还有一个国际a级影后,都不用我介绍了。”

     phyllis笑笑,上挑的凤眼顿时弯成好看的弧线:“叫我琳姐就好。”

     李亦岚轻轻的握了下phyllis伸出的手,看了几眼phyllis的脸又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目光。

     吴源导演又给李亦岚讲了些注意事项及安排,就说:“好啦,你琳姐在这儿,第一场戏就是你们的,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好好和前辈取取经,我去看看现场。”

     吴源导演一走,就剩phyllis和李亦岚站在原地,李亦岚的目光瞟了瞟不远处拍摄现场的设备,又转回目光看怀里抱着的剧本,就是不敢直视phyllis。

     phyllis看李亦岚青涩的模样,主动开口:“我可以叫你亦岚吗?”

     李亦岚终于和phyllis对视了,点点头。

     “那亦岚,我们去那边坐着对一下戏?”phyllis指了指不远处的凳子。

     忙不迭的点头。

     phyllis轻轻拍了拍李亦岚的肩膀,然后朝休息区走去,李亦岚受宠若惊的看了phyllis一眼然后默默的跟了上去。

     李亦岚在剧里扮演的是别国愿两国友好结亲而来的公主曦晗,娇蛮灵动,从小听闻剧中皇帝的文韬武略心生爱慕,主动成为和亲人选,而李亦岚的第一场戏便是被封妃入后宫之后的戏份。

     李亦岚的演技和她的年龄一样生涩,所幸的是台词很好,聊了之后才知道,李亦岚是个戏剧学院学生,现在正大一,包含李亦岚在内的八个女生到被老师推荐到广州街的剧组饰演几个民国学生,一周前吴导去那个剧组串门,结果就相中了李亦岚。

     李亦岚有点呆萌的说:“一开始吴导好像对我也没多大在意,后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说让我来他剧组演一个角色。把我吓了一大跳。”

     说完李亦岚还不自主的放低了声音:“我给几个学姐说了,她们都让我别来,还让我小心点儿……”

     phyllis被这‘朴实’的姑娘给逗笑了:“在剧组是要小心点儿,你一个小姑娘的。不过这个剧组还好,而且现在你演的这个角色,也没人会欺负你。”

     聊了会天,李亦岚也慢慢放开了些,开拍之后过了两场戏,高梓月和温一唯也被发来片场了。

     温一唯昨天就和李亦岚见过面了,李亦岚很乖巧的叫了一声‘一唯姐’,高梓月这个老戏骨了李亦岚自然也在电视里看过不少次。

     “高梓月姐姐好。”

     高梓月摆摆手:“连名带姓儿多不好听,就叫我梓月姐好了。”

     高梓月昨天就对李亦岚兴趣很大,今天见到之后反而没多大反应,简单聊了几句就兴致缺缺了。在对过几场戏之后更是不爱搭理了。

     表现得很隐秘,不熟的人也看不出来,但phyllis好歹也是见过高梓月疯癫模样的人,加上昨天表现出来那么明显的热情和好奇,今天一对比,多少也看出来了:高梓月不怎么喜欢李亦岚。

     中午发盒饭的时候,因为李亦岚没助理经纪人,冬天盒饭又冷得快,就让白云帮忙先多领了一份,免得她排队排到后面吃冷的,李亦岚道了谢之后就乖乖找了个角落吃盒饭,phyllis也没拿心思邀请她一起吃。

     还是phyllis、高梓月、温一唯几个人凑在一起,一如既往的荤素搭配加补汤,吃着吃着,高梓月突然问:“阿fi,你对她有点特别阿。”

     ?

     特别?有吗?

     phyllis挑挑眉,等着高梓月的下文。

     “没见你在组里主动对谁好过。”说完了突然有点哀怨:“你都没帮我拿过盒饭!也没主动抱我和我说话过!”

     高梓月说完,温一唯也看了过来。

     ……

     phyllis有点哭笑不得,我为什么要主动抱一个女人?

     “你不是有助理帮你拿盒饭?”

     高梓月耸耸鼻:“那我晚上叫助理不要拿我的盒饭。”

     “我晚上没戏,下午就收工了。”潜台词:我帮不了你拿盒饭。

     高梓月哼了一声,又扭过头来认真的问:“你为什么对她这么特别?”

     phyllis还真不觉得自己对她特别了,没特别的说过什么,也没多热情,就帮忙拿了个盒饭,怎么就特别了?

     phyllis不理解,路人却很清楚。

     phyllis身边随时两个保镖跟着,休息时间要不就去房车里自己呆着,要不就呆在片场看剧本和导演讨论剧情,也从来不主动和谁聊天,除了和戏有关的事儿,对别人都爱理不理,说起来还真是一个古怪的人。

     嗯,对许多路人来说,这也是耍大牌的一种……只和同样大牌的高梓月、温一唯玩,只对导演和一些前辈、老戏骨和颜悦色。

     “如果真有什么特别的话,可能是因为我认为她是一个可塑之才吧。”

     “可塑之才?”高梓月瘪瘪嘴:“演技我最多给她打个及格,也就台词还行,害我昨天那么激动,今天早上一看你俩对戏……”高梓月瘪瘪嘴没做评价。

     phyllis不置可否,专心的吃饭。

     “老头也这么说,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出来那里可塑了?”高梓月用手肘杵杵温一唯:“一唯,你看出来了吗?”

     “可能是脸吧。”

     高梓月做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是我审美有问题吗?我怎么觉得她长得一般啊?”

     “不是美不美的问题。”温一唯解释:“她的角色和她本人反差挺大,剧里的人物热情灵动,她现实里比较素,五官也不突出,但是你看她化了妆,摄影师调了光之后在镜头里面的形象,就是活生生的曦晗公主。”

     “美,有时候也是一种局限,大多数导演可能更希望要一张可随心涂鸦的白纸。”

     温一唯做完总结,phyllis也跟了一句:“她很适合大银幕。”

     高梓月不置可否,虽然理解了温一唯的意思,可并不认为就凭那张脸就能让phyllis对她特别、值得老头把她从隔壁剧组要过来饰演一个并非无足轻重的角色。

     “这么说起来还是一块璞玉哦?”

     温一唯和phyllis并没有应声,高梓月也只是嘀咕了这一句就切换到别的话题了。

     都心知,娱乐圈缺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璞玉,是机遇。

     转眼间,两天过去,到了高梓月杀青的日子了,算起来,离phyllis杀青也不到两周了。

     同时杀青的还有另外三个演员,导演特意的安排了一场杀青宴,请了剧组一大班人去吃火锅,吃完火锅高梓月又拉着温一唯、phyllis和剧里饰演妃子人还不错的另外两个妹子去唱k,导演只是叮嘱了一下别太疯,明天还要拍戏就摆摆手回酒店了。

     歌轮几遍,酒再几杯,phyllis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自己睡美容觉的时间了,有点无奈,看了看怀里这个抱着自己腰的妹子。

     高梓月。

     phyllis真的不觉得两个人有什么特别深的感情啊喂!顶多算是能说上几句。

     “啊啊啊,阿fi,你太无情了!”

     phyllis摊在沙发上,无语看天花板。

     包间里的气氛也慢慢淡了下来,温一唯拿起话筒唱起了一首有点年代感的情歌。

     在这热闹过后的包间,依旧有闪光灯在闪烁,却因为人体里溢出来的疲惫,反而变的萧索,音箱里娓娓道来的温柔嗓音,温一唯就站在那里,颇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感觉……

     身上有只不规矩的手。

     被冷落的没得到关注的高梓月捏了捏phyllis腰上的软肉。

     “咦,你怎么不怕痒?”

     phyllis低头看着高梓月在光影中显得格外明亮的眸子,第一次说起了自己的事:“我怕痒,特别开心或者幸福的时候怕痒。”

     在高梓月问出那句‘难道你现在不开心’之前,phyllis又说了一句:“现在疲惫已经麻痹了我的大部分感官。”

     高梓月愣了愣,然后把脑袋趴回了phyllis肚子上。

     “阿fi,你还没有回应我!”

     “哈?”

     “我之前说你太无情了!”高梓月又换成了那种不正经的语气。

     见phyllis没有回应自己,高梓月只能接着说:“我对你这么好!你都没有主动对我好过!”高梓月开始假哭。

     “你对我很好?”

     phyllis无意识的呢喃换来高梓月的一个瞪视以及腰上一痛——是真捏!

     “我这不算好!那什么叫好?”

     phyllis囧:“我不知道。”

     在phyllis心里,好与亲近,是需要一起经历许多事儿的,比如庞姐,比如李嘉彤。温一唯和高梓月,只能算是能说上话而已,当然,phyllis不会真这么说出来。

     高梓月哼了一声:“我都杀青了!和我一起吃了这么多顿饭了,居然到现在都没有粉我微博!”

     phyllis汗,因为许多原因,phyllis根本就不怎么用微博,评论是关闭的,微博也是十天半个月才更新一次,还基本是在经纪人及广告商的催促下发的,之前高梓月已经跳脚好几次让自己关注她,总是说等会儿等会儿就忘了……

     phyllis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好吧好吧,我现在粉你。”

     phyllis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微博的图标,点开,高梓月坐起身子然后凑了过来。

     “你看,你这么多未读消息,看着不扎眼么。”

     “快快快,搜我名字。”phyllis在打字,高梓月就在一旁碎碎念:“其实微博蛮好玩的,简直是引领潮流啊!很多热点八卦什么的端倪基本上都是第一时间出现的,有些网友可有才了,要是对你有兴趣,啥都能给你扒出来。你可以点点那个热搜榜或者头条看看,好多有趣的东西,很多流行语也是在这儿开始爆发的。”

     高梓月叽叽喳喳的说着微博的好处,殊不知,这就是phyllis最怕的。

     看着phyllis点了关注,高梓月连忙刷新互粉列表,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然后凑向了phyllis的手机。

     “这么多未读消息,你不看看?”见phyllis没动作,高梓月主动的‘帮忙’点了点评论和私信,立马窜出了无数的消息,有表白女神示爱的,日常早晚安的,毫无头绪的聊天的,更多的是一些不堪入目恶心的话和图片……

     “呃。”高梓月连忙又帮忙点了返回,和phyllis呆久了,都忘了她的公众形象了。

     看高梓月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神情,phyllis微微笑了一下:“没事儿,早就习惯了。”

     却不知道这让高梓月听得更难受了。

     高梓月连忙笑嘻嘻的掏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微博热门刷给phyllis看,念叨着给phyllis展示,无非是一些搞笑大v的段子,最近热门的cp,民间趣事,一些秀场的图片,美食美景……

     “咦……”

     phyllis也凑近了看,名字有点熟悉,配图一看就是狗仔拍的。

     谭冠瑞?

     高梓月把微博念了出来,原来是男方与女方在酒店门口大吵,女方微博发了些意味不明的话,疑似男方劈腿的八卦消息。

     念完高梓月就就撇了撇嘴,这谭冠瑞在台湾有个小女友,小女友是个歌唱得不错的歌手,两个人在微博上秀了n次恩爱,还被刷上过头条,网上总说两个人恩爱无比,天造地设撒狗粮向人间,然而圈里人谁不知道,这白脸小生有多烂,光是在《破弦》剧组里就睡了好几个妹子。

     高梓月接着刷,给phyllis秀着一些有趣的新闻,phyllis心知高梓月是想冲淡之前她所认为的伤害,心里其实有着淡淡的暖意,配合的听着,时不时也回两句。

     只是,两人都想不到,这只是过过耳的新闻,会变成烈火,烧到phyllis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