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城
    phyllis很爱北京的冬天。

     清冷煞白的淡青色天空,无边无际的风从西伯利亚呼啸而来,严寒,混着飘落的雪花打落了金黄的叶子,有些树彻底没了叶子的装扮,光秃秃的树枝带着些萧索半裹着白雪刺穿了光与暗,随风摇摆。

     暖暖的阳光渐浓,黑色的长靴走的不急不缓,满大街东一摞西一簇的冰糖葫芦、烤地瓜和糖炒栗子,冰冷而犯甜的空气中,一只手从大衣口袋里掏了出来接过了一串裹满糖红彤彤的冰糖葫芦。

     将捂着嘴的围巾微微下拉,phyllis咬下了今年在北京的第一口冰糖葫芦——酸。

     酸溜溜的裹满了幸福的味道。

     phyllis爱北京的冬天,这银装素裹的世界,冰冷而纯洁,狂风带起的冰刀,愈发显得人身上厚重的外衣、臃肿又蠢萌的雪地靴、长长地花式各样的围巾、毛线编织的帽子、哈出的白气是多么让人幸福的事物。

     还有在家里等待着自己的暖气、柔软的沙发、自选的地毯以及沸腾的奶茶。

     尝过了酸甜的冰糖葫芦,在一个老爷爷的摊上买了两个烤红薯,啃着,走走停停,送了另外一个给路边憨厚的忘了戴手套的小孩儿,phyllis和时间,一起走到了和宋天哲相约的咖啡厅。

     上三楼,phyllis才走进咖啡店,一个肥胖的男人就从一个僻静角落处的半人高的藤编隔断里直起身子挥手。

     果真不是自己刻意丑化。

     曾今爱慕的男子被时光塑造成一个肥胖臃肿目光浑浊的中年男人。

     宋天哲穿着一套黑色的西服,西服没扣,里面是浅色的衬衫,脚下一双刷得蹭亮的黑皮鞋。原本算是中规中矩的装扮,西装裤却拉在了浑圆突出的肚子正中央,系着一条宽形的黑皮带,顶端一个金黄粲亮的双g标志。

     显眼的品牌标志让人将目光都凝聚在了那浑圆的肚子上,宽皮带与遮半的西装裤仿佛篓着一颗硕大的玻璃珠子。

     看见了迎面而来的phyllis,宋天哲笑肌上的横肉上提,将原本就不大的混浊的三角眼更是挤成了一条缝。

     “白玲,好久不见呀。”

     phyllis点点头,宋天哲笑容可掬的迎了上来,殷勤的替phyllis拉开藤椅,phyllis取下遮住了大半张脸围巾坐下,宋天哲才坐在了phyllis的对面。

     各自点了一杯咖啡,宋天哲笑呵呵的,然而藏在横肉里的小眼睛上下转动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打量着phyllis。

     “我的白玲长大啦,越看越好看,哪像我,都老啦哈哈。”宋天哲还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连眯成缝的眼睛弧度都没有变。

     phyllis在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微皱了眉,心里不可遏的升起了一股反感。

     “宋总,可别这么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您这还是花苞呢。”phyllis双手交叠在胸前放置在桌上,状似随意。

     三年前,宋天哲才出狱一年的时候就出现在了phyllis面前,利用关系做起了生意,而现在更是满脸商人的市侩,眼是被烟酒及娱乐场所晕染的混浊。

     “白玲,你这就是认生啦,叫什么宋总,以前不都叫我天哲哥哥吗?”

     “时过境迁,叫您宋总不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吗?”

     phyllis眼睑轻抬,只着淡妆的脸依旧明媚,以及身为艺人多年来的习惯,举手投足间具是一种风情与气度,素净的脸,没有围巾遮挡的脖子一览无余,被军绿色的呢子大衣衬得更加白皙细致。

     让宋天哲看得心痒痒!

     像是被phyllis逗笑了一般,宋天哲哈哈笑了几声:“你看你,越说你叫得越生疏了,老是您您您的,还是叫我天哲哥哥或者宋哥吧,要说起来,你身价可比我高多了,我就一小商人,请都请不起你喽。”

     phyllis笑笑也不说话,服务员端上了两人点的咖啡。

     phyllis放了一包糖没加奶,精巧的小银匙在瓷白的杯子里转动。

     宋天哲不提正事儿,phyllis也不想虚以委蛇的寒暄,主动的开了口:“宋哥,和您在北京影院见面也是有缘,看见了您的纸条,只是通告紧,现在才见面,不知道您找我什么事儿?”

     宋天哲笑容微缓:“这话说的,非得有什么事儿才能找你?续旧情算事儿吗?”

     phyllis依旧晃动着指尖的小匙,垂首看着,也不喝。

     “您也知道我职业的特殊性,平时都不出门。要说是续旧情,宋哥您给我的纸条上可不是这么写的。”

     “哈哈。”宋天哲干笑两声:“这不是逗逗你嘛。”

     phyllis抬头看着宋天哲,眼神清冷,几秒后:“宋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您有什么事儿直说吧。”

     与phyllis对视,宋天哲原本一直挂着的笑也松了下来,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收缩又变成了三角眼,仿佛一条渐露凶光的蛇蝎。

     只是须臾,又柔和了一些:“白玲,你还是这么直接,这样可不好啊。”

     宋天哲可还记得几年前白玲突然就抗拒自己的接近,连眼神都不愿意对视,料想白玲肯定是知道了什么,可居然连点儿隐藏都没有,昭然若揭的厌恶。若不是因为知道是邱娃引起的,宋天哲甚至怀疑自己的出事与白玲有关。

     “我还真只是想续续旧情。”宋天哲露出自以为迷人的笑容,手向前探去,就在要碰到phyllis手指的时候,phyllis避如蛇蝎一般的收回了手,放在了咖啡前。

     宋天哲脸一凝。

     phyllis:“抱歉,宋哥,我并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旧情。”

     phyllis眼里的冷绝毫不避讳的对上了宋天哲。

     “白玲,话可别先说这么满嘛,咱们先见几次面,等会儿一起吃个午餐,你再想想。”

     phyllis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宋天哲,宋天哲见似是有戏,原本就没有收回的手又向前探去想要握住phyllis。

     phyllis几乎全身心都涌出一阵恶心,直接将手收回放下,身子靠在了藤椅上。

     “要是宋哥您只是想要见见老朋友,这会儿咖啡也喝了,您工作繁忙,我也不打扰您了,先走一步。”phyllis拿起了挂在藤椅靠背上的围巾准备起身。

     宋天哲笑脸微敛,声音冷硬:“白玲,你可别逼我。”

     终于等来了这句话,phyllis将围巾挂在了手腕上,端坐着看着宋天哲:“说吧,宋哥你想要什么?”

     宋天哲见phyllis坐下了,脸上的表情松了一些,背也微微后靠,带着些胸有成竹的意味:“续续旧情。”

     续旧情。这三个字phyllis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看着对面的宋天哲不做声。

     宋天哲释放出自以为迷人的笑容:“白玲,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很想你,以前一起逛街一起看家具一起买衣服,有什么事儿你都会和我说。”说到这儿宋天哲还露出一丝怀恋的神情。

     “至今,我才发现,我最爱的人还是你。”宋天哲身体前倾:“白玲,我这次约你出来,就是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

     phyllis的眉头不由自主的轻皱,藏在围巾下的手指捏得紧紧的。

     “重新开始?”

     宋天哲双手交握放在桌上,笑意满满。

     “宋哥,很抱歉,这件事儿我不能答应,若是您生意上面有什么事儿,我倒是能够帮忙。”一如三年前……

     “白玲。”

     宋天哲的笑容并没有什么变化,声音不急不缓,却带着一种稳操胜卷的闲适:“我以为,以我对你过去的了解,对你的性格、身体、家庭,走过的路,拍过的戏的了解,你会答应。”

     过去、身体、家庭、拍过的戏,这几个词说得格外耐人寻味。

     phyllis眼神泛凉。

     ……

     黑色的长靴疾步走向在咖啡厅楼下门口等候的保镖,一看到phyllis的身影,保镖立即上前将phyllis领送到车上,朝phyllis住所开去。

     车上,phyllis依旧裹着大衣,两手揣在口袋里,围巾围着大半张脸,闭目养神,看不出情绪。

     拥堵的交通,一路上phyllis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接近小区时phyllis开口::“在门口停。”

     小区门口停下,直到phyllis刷卡进了小区没了影,保镖才转身上车离开。

     这是个安保极好紧邻北京东北三环的小区,绿化很好,草地,花园,路旁的常青树,phyllis住的那栋楼旁,几条小径通向了中心圈的一个小公园,里面有些健身玩乐设施,夏天的时候常有一些老人家带着小孩在这儿散步玩耍,而这个季节这个时辰,只有phyllis裹着大衣坐在长椅上,靠着椅背,手揣在兜里,围巾把半张脸和脖子裹了个严实,偶尔看见有人从主路走过也是行色匆匆。

     两腿并着,小腿交叠,身子半躺的坐在冰冷的长椅上,呆愣的望着一棵树发呆,此时的phyllis看着略无形象。

     “可惜人都是会变的。太久没有遇见宋哥,宋哥不清楚我现在打算与安排也是自然。”phyllis笑了笑就重新站了起来:“我这儿下午确实是还有一些行程安排,宋哥我们下次有缘再聚吧,若是您有什么生意上的需要倒是可以联系我的经纪人庞姐。我先走了。“

     转身,身后传来宋天哲的声音:“两年。只要你答应了,我就把所有资料给你。”

     依旧背对着宋天哲,掌心的指甲不长却依旧刺人。须臾,泛着寒意的柔软嗓音响起:“三年前,您也是这么对庞姐说的。”

     phyllis侧身回头,眼神冷漠而倨傲,俯视的眼神,仿佛《acher2》里那个傲慢的东方教师从大屏幕里挣脱出来,没有特效服装和妆容塑造出来的惊人的美艳,却真真实实感受到了那薄凉的眼里的不屑与高傲。

     “裸/照,网上有。拍过的戏,网上有,家庭,看百科,再经过三年前那件事儿,宋哥,我想你误会了:其实我并不怕你。”不带任何流连的回头,阔步离开,步履从容。

     ……

     殊不知这副冷绝的模样让宋天哲又一次被在影院看首映时的心情笼罩,强烈的征服欲,急切的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老/子睡过这个女人!这女人像小媳妇儿似的伺候过老子,给老/子洗过内裤服过软!

     ……

     宋哥,我想你误会了:其实我并不怕你。

     phyllis回想着自己说过的话,有些茫然,刚才的事情是否真的发生了?自己的表情和语气是怎样的?这句话真的是自己说的?

     看着路边的一棵树出神,椅子的凉意依旧从后背和臀部传输了过来,phyllis坐直了身子,手依旧揣在大衣里,身子缩了缩。

     其实我并不怕你?怎么会不怕?简直怕得要死……

     还是家里的暖气,空调,玫瑰熏香,柔软的地毯更令人向往,phyllis站起身,踢了踢腿,朝自己住的那栋楼走去,余光远远的就瞥见主道上一个裹着白色及膝羽绒服带着帽子低着头的女人。

     走出小径,才发现那女人也是在往自己住的那栋楼走,步子并不快,莫名熟悉感让phyllis多看了几眼。

     正巧她抬头看了过来……

     ?

     是她?

     phyllis站在小径和主道的交叉口。

     “是你?”温柔的嗓音和笑容:“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阳光打在她雪白的羽绒服上,白色毛线帽子下的脸和她的衣服一样,白得炫目,整个人都在发光。

     “你也住这小区啊?”

     柔软的笑容莫名的让phyllis有一种温暖的感觉,phyllis回道:“对啊,住了一年半了。”

     “我才搬过来呢。”

     phyllis:“你住哪栋楼啊?”

     “c5。”

     phyllis:“……”

     徐徐的柔软嗓音:“是秦河帮我找的房子,说这儿安保不错也方便,很多圈里人都住这儿,没想到一来最先看到你。你呢?住哪儿?”

     秦河是上世纪末的一个摇滚歌手,听着感觉年纪挺大,其实才三十出头,phyllis在小区里也见过他两次,听说工作室也在这个小区里。

     “也是c5。”

     在发光的女人一愣,而后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成了弯弯的月牙:“这么有缘。”

     越是显得有缘,也许是长期的敏感和防备感,反而越让phyllis有所保留。

     phyllis也不知道自己在防备什么,都是女艺人,资源不对冲,对方人品也不差,却依旧感觉不对劲……

     人生太奇妙。

     “那一起走吧。”phyllis率先的迈开了步子,温一唯跟上。

     phyllis感觉自己身后跟了快打光板一样,稍微慢了一步,和温一唯并肩。

     “你住几楼啊?”

     “十八。你呢?”

     “……”

     phyllis没有说话,两人走进了楼,进电梯,phyllis按了一下十八层然后关闭:“十八。”

     “哈?”温一唯反应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一层三户,phyllis问:“你家最近是在装修是吗?你应该就是我隔壁新搬进来的租户吧。”

     温一唯的表情有点小自责:“吵到你们了吗?曾姨说这两天在安放家具。”

     “没有,房子隔音挺好的。没有受影响。”

     正好电梯门开了,phyllis迈出电梯,走了几步,指了指一个房门:“我住这儿。”

     回头,正对上温一唯柔软的眼神。

     “要去我家看看吗?早上有采买一些吃的,新鲜的。”温一唯抬手看了看手表:“正好是午餐时间了,你中午有安排吗?”

     phyllis下意识的摇头。

     “那来我家吃吧。我手艺不错的。”温一唯眨眨眼:“正好给我的厨房开个光。”

     phyllis想要拒绝,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不用了,我……”

     “来啦~”温一唯眼神很温柔,动作却半强势的直接握住了phyllis拿着钥匙的手往自己门口拉,还嘀咕道:“手怎么这么冷?”

     phyllis这才感觉到,温一唯的手很软也很暖。

     温一唯不知从哪儿摸出钥匙打开了门,扑面而来的不是任何装修的气味,而是不知名的温和的熏香。

     让人感觉安心而舒服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