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耍大牌【10-20大修】
    拍摄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至少前一段时间是这样。

     已经在横店拍摄近一个月了,从晚秋拍到了初冬,phyllis神色萎靡地坐在场地一旁的椅子上休息,脸色苍白,头上顶着十几公斤的头饰,助理白芸在身后帮忙扶着,phyllis则一手拿着三十几页厚的台词看得认真,一手拿着尖头梳子时不时用尖头往头套里戳——止痒。

     “咔!你会不会拍戏!就这水平?”

     一声怒吼从监视器前传来,吓得在后面帮忙扶头饰的白芸手一抖。

     phyllis皱着眉头看过去,正看到a组导演在监视器前指着一个女演员骂:“杯子不会摔!台词念不好现在连路都不会走了?”

     化妆师上前帮被骂的女演员补妆,一旁的一个现场制片也黑着脸在旁边讲戏,女演员倒是低着头一身不吭,嘴角紧抿着。又过了好几分钟,才接着开始拍摄。

     “琳姐,她都拍了好久了……”白芸在后边儿轻声的嘟囔,还想说什么,phyllis抬头撇了一眼,连忙扶好头饰闭上了嘴,心里有点儿委屈。

     这女演员的演技也忒差了,还刚好戏份都排在琳姐前面,琳姐都带妆等了半个多小时了还是在现场制片通知让晚来半个小时的情况下,前天也是带妆在房车里等了一个小时,昨晚上帮琳姐吹头发的时候才看到头上都压出了好几个包,一碰就疼。

     phyllis见白芸闭嘴之后就又低头看起了剧本虽然是被迫来拍电视剧的,但不得不说郑哥还是挺靠谱的,没有让自己来拍烂片还人情,只是……phyllis想到剧里的另一个女主角温一唯,不由得咬了咬牙!

     phyllis和温一唯的对手戏很多,但是因为场景分布问题,真正的对戏还没有拍过多少条,前几天才换到现在的场景,正是phyllis和温一唯对手戏的集中区,结果温一唯临时请假离组,还一请就请五天,导演制片人还都同意了!

     phyllis心想:别人都说我耍大牌,什么叫做耍大牌?进组不到一个月就请假五天这才是耍大牌吧!

     温一唯的临时请假,流程突然调动,导演几乎把phyllis在这个区除了和温一唯搭配的所有戏份都集中的拍了起来,昨天在b组还是温柔如水聪颖知晓明哲保身的虞夫人,今天就在a组画上了浓妆穿上锦绣华服为权势利益步步是心机的虞贵妃。

     phyllis又往拍摄区看了看,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女演员唐旗的角色在剧本里面其实是个满出彩的重要配角,正是因为出彩,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拍好,听说这唐旗是前段时间一个热播的古装玄幻连续剧的主演之一,还挺火的,副导强烈推荐且死都不肯换,只是这演技……

     十几分钟后,一个工作人员来通知做准备,化妆师和造型师都围了上来帮phyllis做最后的打理,画出的红唇掩盖了苍白的气色,phyllis起身,拂了拂大襟款款走进拍摄区,还没开拍便是满身的雍容气度,举手投足都是贵妃该有的仪态。

     陵锦华服,华丽的配饰,顾盼间风华绝代。

     连续多日赶戏疲惫不堪连脸上冒出的胡茬都忘了刮的吴导和a组导演,因为一上午不顺利的拍摄积攒的怒气在看到phyllis的一瞬间突然被抽走,一直提着的心突然就放松了下来,随即又因想到接下来的拍摄而从心底涌上一股期待和激动,就仿佛伯乐看见了喜爱的千里马!

     这个圈子里能让吴源产生这种情绪的演员不多,年轻的更是一只手都能数出来,而在这部剧中,一下子就有了两个,温一唯是一个,phyllis就是这最新的一个!除了最开始的时候老是带了些拍电影的习惯,情绪肢体不外放,说了几次就极快的改了过来,是最晚拿到剧本的,却几乎没有出现什么台词问题,在片场虽然说接触久了觉得有点孤僻冷淡,对待拍戏却是极其认真,越是拍摄下来越是理解了老兄弟黄泽祥这十几天窝在家里改剧本的心情。

     想想,只要是想象中phyllis这个外部形象能够体现出来的姿态气质和phyllis提点几下,她都能做到,这样的演员,对于一个导演来说,无论是电影导演还是电视剧导演,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而演员本色还努力,phyllis的角色确定的比较晚,进组也晚,没有参加开拍前一个月的礼仪集训,而她不过在片场临时找指导老师指导,开拍起来却完全不掉链子!背后肯定是下过功夫的。

     今天phyllis有八场戏,搭戏的都是老戏骨,拍起来格外的顺利,几乎都是一条过,拍到一半,一场虞贵妃之父虞丞相被弹劾,虞贵妃设计与皇上相遇惹皇上怜爱,皇后随后出现,最后虞贵妃看着皇上与皇后携手离开的背影眼神逐渐凌厉的戏一咔,phyllis眼中的狠辣就收了起来,随即神色有点萎靡,导演有点兴奋的想和phyllis说些什么看phyllis的神色也收了嘴,通知休息,工作人员上前摆布现场,打光收音的调控设备,场外的白芸也立即上前扶phyllis到一旁的靠椅上坐下,帮phyllis揉了一会儿脖颈拿靠枕调好位置就拿起一旁的保温盒:“琳姐,你今天都没吃什么东西,我给你熬了点汤,喝点吧。”

     白芸有点心疼,跟着进组的自己都有点儿受不了了,饭盒难吃,作息不定,因为赶戏早起晚睡,琳姐还要看剧本对戏今天还顶着这么重的头饰,早上的时候琳姐说胃口不好,早餐也没怎么吃,看琳姐现在有点儿焉焉的样子,真的很想要帮着做什么,前段时间看到唐旗每天都要求助理熬汤,就想着自己也给琳姐熬点儿汤补补。

     “先放着吧,我晚点儿喝。”

     “我手艺很好的。”白芸怕琳姐嫌弃,开始解释:“里面放了枸杞红枣,用的老母鸡熬的……”

     也坐着一旁休息的饰演前皇后的高梓玥突然噗嗤的笑了起来:“phyllis,你这小助理是新来才跟着进组的吧。”高梓月倒是知道phyllis这个助理是自己带进来的不是在横店找的。

     phyllis点点头,白芸端着保温盒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高梓月扮演的角色稳重端庄妆化得显老,本人却很年轻,三岁就出道,拍戏拍了二十多年了,很低调,除了演员表平时基本上看不到有她名字的消息,私下却很活泼很好相处:“哎呀别害羞啊,你的琳姐不是不想喝你的汤,你看这才拍一半,古装,特别是你琳姐现在穿这个这么多层,喝了等下你帮她上厕所啊?”

     白芸有点囧,觉得自己真的是做助理做得不称职,看别家艺人的助理都忙前忙后熬汤买宵夜,在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都一清二楚,虽然有了琳姐的喜好和习惯表,但之外的自己都要等琳姐主动提了才会做,就像癞蛤蟆似的,戳一下动一下。有时候还要靠琳姐提点,好几次和别人说话的时候琳姐打断或者插话,自己要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反应过来有些话不该说。

     又想到上次剧组里的一个工头拉着自己在茶水房外边的一个角落聊天,动手动脚,吓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躲,还是琳姐出现把自己叫走了,大半夜收工累的不行了还和自己讲了一堆碰到各种事情的应对方法。

     “诶诶诶,你眼睛别红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欺负你了。”

     白芸一听想起曾经看过的关于艺人欺负助理的新闻,连忙给收住了。

     phyllis拍拍白芸放在保温盒上还做着打开状的手:“先放着吧,帮我捏捏肩,你的手很软。”

     白芸连忙收拾好了保温盒给phyllis揉肩。

     “你这助理真可爱。”

     phyllis微挑眉,上扬的凤眼看了一眼高梓月没做声,有点疲惫的闭上眼休息。

     高梓月可没因phyllis的不理人生气,又笑眯眯的掏出手机偷偷的玩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转头打量phyllis的时候发现phyllis已经睁开眼睛望着一处发呆。

     “phyllis,你微博咋不允许评论呢?快快快来关注我!”

     phyllis只是看了高梓月一眼就移开了目光:“晚点儿。”

     高梓月撇了撇嘴,又低头开始刷手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笑得直抽抽,突然脑袋上被人拿着剧本册子一拍,抬头一看对上了吴导发皱的上衣:“你干嘛啊你!我带头套要戴好久的!”说完就抬手理理有点儿移位的头套。

     “你这丫头,没事儿就玩手机,你再杵近点儿!”吴导装作生气的看着高梓月:“非得把你手机收了!”

     “手机是我命,不给!”说完就大桠八杈的捏着手机接着看,无视之。

     “你呦你这丫头。”明明才四十岀头的吴导看着高梓月像是看着自家不成器的女儿似的。

     “好了,别皮了。”说完又看向phyllis:“柏琳,给你们介绍个人。”

     吴源指着旁边的一个人:“这是这本小说的原作者:白白白白白易。”

     “啊哈哈哈哈,我说你说话别结巴呀。”

     吴源瞪了高梓月一眼,就不信拍人家小说拍了快一个月了会不知道作者就是白白白白易?当着人家面嘲笑人家的作者名?

     高梓月:“人家明明是白白白白易。”

     而一旁的phyllis已经和白易点头道了’你好’打完招呼了。

     这白易倒是出乎意料的年轻,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但不知道实际年龄是多少,phyllis接剧本的时候在网上查了一下,还蛮神秘,没有真实名字也没有照片。

     白易的脸很清秀皮肤很白透着一股子冷,一头及肩短发,发尾染着蓝色,穿着宽松的纯卡其色无花纹的棉麻上衣,下身也是非常宽松的名族风及脚踝的棕色长裤,带着点刺绣,脚上也是带着刺绣的土红色名族风布鞋,是老一辈的那种纳了很多层的鞋底。

     这种身材稍微饱满点儿或者搭配一个不留意就显得土的装扮,白易倒是掌握的很好,和气质很符合。

     白易朝吴源摆摆手:“叫我白易就可以了。”

     高梓月笑嘻嘻的和白易打了个招呼,吴导看着phyllis和高梓月:“小……白易是听说祥哥要改剧本,有几个人物变动有点儿大,所以过来看看拍摄情况,现在原作者都在这儿了,你们要是有什么好的建议的话,可以提提。”

     高梓月有点惊异的小小‘啊’了一声,phyllis也诧异的看了白易一眼:这是同意改剧本了?

     前期黄泽祥编剧观戏的时候,没事儿就拉着phyllis聊天,从他的口中或多或少都可以得知白易对于自己作品的掌握权看得很重,除了前期的讨论和编剧时的共同改动,之后无论是出品人投资方或者各别副导提的建议推荐的改动都一概不理,还因为这个推了几个投资,连唐旗这个意外也是筹拍之前就被塞进来的。

     “别把我弄死了就好了。”高梓月收起了手机,低头想了想说:“另外我觉得我演的前皇后后期到时候太良善了,虽然族系权势被架空,看透了后宫的勾心斗角只求独善其身,但能够走到这个位置也不是什么善茬,看她说的话就知道了,不得罪任何势力还能和皇帝相敬如宾,这样的人在后期牵扯到自身的时候耍点儿不影响故事发展的心机我觉得会更有看头。”

     高梓月看剧本的时候就发现了,中前期的时候皇后这个角色算是枢纽人物,是个讨喜的角色,而后期直到念佛避世都没什么看点。

     求加戏说的这么自然的而随意的也就高梓月这种老油条能做到了。

     白易思索了一会儿也点了下头,看了看phyllis头上顶着的头套,从现场找了两张四方小板凳,递了一张给吴导,几个人就坐了下来开始讨论剧情。

     坐着的四个人中只有phyllis的是躺椅,调高了靠垫,phyllis也不想自虐的顶着十几公斤的头饰坐得像是听课一样的拘谨,直接懒懒的靠了上去,白芸在后边还时不时给phyllis捏捏肩。

     白易时不时问两句,吴导和高梓月有时也会说到拍摄时遇到的一些事情,只有phyllis除了坐下的时候应了几下,后边儿都没怎么坑声了,靠在椅子里,凤眼半眯,眸子有时会跟着流转,像是认真在听,又像是在认真的……发呆。

     “冯柏琳。”白易终于把目光定在一直懒懒的phyllis身上了:“对你的角色有什么想法吗?”

     半眯的眼睛没有因为突然的点名而睁大,只是熠黑的眸子在白易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觉得你的小说写的很好,人物和剧情设计的很出色,编剧之后更是添彩,故事框架一环扣一环,很吸引人,我扮演的这个角色被塑造的很棒,随着剧情的递进,情绪和说话方式的变化层次分明又衔接的很自然,从一至终有一种宿命的感觉,嗯,很好,没有什么想法。”

     柔媚的嗓音不疾不徐的说完,高梓月呆楞的看着phyllis:这应该是进组这么久听到phyllis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然而除了高度的拍马屁似的赞扬,对于白易的问题,这么长一段话中只有最后一句话是正面回答了。

     没有对角色的分析,感想,更没有什么对于角色的建议,nothing!

     嗯,很长,很敷衍。

     白易眯了眯眼,看着phyllis细长的凤眼,白易敢发誓:冯柏琳刚才一定在发呆或者……睡觉!没错!睡觉!

     之后,四人哦不,三人又开始了讨论,中途几个演员过来打了招呼,留下听了一会儿也就各忙各的去了。

     有几个布置现场的工作人员在叫导演,吴导应了两声。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不打扰你们拍摄了。你们的建议我会和祥叔好好谈一下。有改动的话会尽快送过来。”白易说完,吴导也招呼了一下就往拍摄去走去了。

     白易起身离开,突然又转身看向phyllis:“你不是推了这个剧本了吗?怎么后面又接了?”

     已经又闭上眼假寐的phyllis仰望着白易,愣了一下:“拍戏就是靠缘分,缘分到了就接了。”

     白易盯着phyllis的脸看了几秒,突然勾唇笑了一下,转瞬即逝。

     白易已经离开,phyllis还看着白易离开的方向发呆,突的又回过神来摇了摇头。

     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抱你大腿,无论加戏减戏,你要折腾你的剧本——我无所谓。拍完戏走人,以后再接电视剧?除非我傻了。

     是的,phyllis觉得白易不喜欢自己,虽然讨论的时候自己半梦半醒,但还是明显察觉到白易时不时的打量目光,那目光——谈不上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