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筑基至中期
    “谁TM的不长眼睛,不知陈爷在这里吗,还不……”陈留守听到声音,以为是那个阿猫阿狗,骂了起来,然而,当他看到来人的时候。

     那破口大骂的话语生生扼在喉咙之中,半天说不出话来。

     “何队长,您老怎么来了?”

     何媛媛,正规干警现任江南重案组分队队长,据说是特种部队退役战士,被组织排到重案组实习的。

     更有传言,这位冰冷队长是原江南市局长的独生女儿,虽说是实习但有这样关系那转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以后肯定平步青云。

     换作别人肯定不认识,但恰好陈留守再一次抓捕中见过一面。

     他实在想不通,这一尊大神,怎么就突然来这里了,难不成是为了这个小子?

     不是,一定不是,这绝对不可能,陈留守赶紧抛开这恐怖的想法。

     “如果我不来,恐怕我这位尊贵的客人就要被人抓紧所里,屈打成招了吧!”何媛媛淡淡说道,但语气如同寒冰一样,脓罩在陈留守身上。

     陈留守哪里受过这等上位者压迫,当下便身子一软坐在地上。

     同时心里有着疑问,她说的尊贵的客人难道是这小子?想到这里心里更加惶恐。

     “不是的,不是的,何队长你听我解释…”陈留守恐惧万分,他来这里没有抓捕文件,要是何媛媛认真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滚到一边去…今天没有时间和你讨论…”何媛媛冷喝到。

     后者连忙道:“是是是…”

     真的滚到一边,唯唯诺诺,何媛媛没有发话,他们自然不敢走。

     陈升看着这场景说不出话,可看到陈留守如同狗一样示好,他知道今天的事情绝对难了,因为

     这队长他听自己老爸说过。

     然而,更加可怕的是所有人被接下来的一幕吓死!

     “林先生,芳姐吩咐我来请你,请你跟我去好吗?”何媛媛一扫之前的冷漠,语气甜美的对林凡说道。

     什么?

     是我听错了了吗?

     重案组队长居然如同下属一样请林凡?

     一定是我看错了!

     这绝对不是真的!

     然而,这就是真的,何媛媛就是一脸恭敬的请林凡。

     点了点头,林凡看了一眼她,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回头,对楚木歌说道:“你先回去吧,放心,没有人敢拦你!”

     看着楚木歌有些惧怕的目光,林凡安慰道。

     “嗯…”何媛媛换上一脸冷漠扫了一群众人,点头。再看向林凡时候又是一脸笑容。

     这才一次让众人震惊!

     “请,林先生!”何媛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凡率先而去。何媛媛则是跟在了后面,上了一辆警车扬尘而去。

     知道警车消失无踪,楚木歌才反应过来。

     “我靠,我看见了什么,这小子原来这么6b!”

     ………

     车子从江南大学直接驶进了江南特别军区处,才停了下来!

     “芳姐,我是缓缓,我和林先生到了…”何媛媛拨出电话说到。

     “好,我这就出来接他,你先开车回去吧…”那头独孤芳淡淡回到。

     “好的…”何媛媛说完挂了电话,对林凡道:“林先生,您等一下,芳姐就会来接你,我先回去了…”

     林凡点了点头,下了警车。

     何媛媛见此掉了车头便迅速离去。

     不一会儿,一袭黑色职业OL打扮的少女缓缓走来。她就是独孤芳。

     “你真能治好我爷爷?”她面容很是憔悴,两眼黑眼圈,无精打采的看了一眼林凡。

     “我说过的话,还没有做不到的!”林凡淡淡道。

     他是谁,武道宗师,一诺千金,岂会大放厥词?

     “如果你真能救回我爷爷,你要什么我都尽力满足你…”独孤芳现在哪里还有那天在观赏山一代女强人的霸气。

     此刻,如同弱女子,真是我见犹怜。

     “好,我要一千万!”林凡语出惊人!

     我要一千万!

     原本独孤芳会以为林凡推脱一二,甚至不要钱,哪知道竟然一本正经的要,而且,一开口就是一千万。

     一千万虽然对于她来说,只是自己家产的万分之一,但那不是纸,随手就捡到的。

     “好,只要你能救活我爷爷,莫说一千万,一亿我都给你!”独孤芳认真说到。一千万和爷爷比起来,一文不值。

     一亿?

     林凡摇了摇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是武道宗师,一代强者,有着高不可攀的尊严,说多少就是多少。虽然动心这一亿钱财,但也没有多想。

     如果是恶人倒贴倒无愧于心,但林凡怎么看,这一家人都不是恶人。

     相反,是对国家对人民有功之人!一般人能住在江南特别军区吗?

     而且一千万,足够救人费用…再说要不是为了提升实力购买药材,林凡免费治疗也无所谓。

     有道是相见便是缘!道,不就是法自然?

     “我只要一千万,事成之后给我…”林凡平静道。

     “这没有问题,那现在可以为我爷爷治病了吧?”独孤芳暗自点头,事成之后再给,这只有绝对的医术才敢这样答应,骗子敢吗?

     “不行,你爷爷身患重病也不是一年两年,我还没有绝对的把握根治…这样,我先去配药,三天之后我联系你…”林凡想起那天看了一眼独孤意的症状,思量片刻对独孤芳说到。

     据林凡所知,独孤意那根本不是病,而是修炼残缺的武功秘籍,导致内劲伤肺,形成的暗疾!没有到达内力境界,很难根治。

     这病状可比刘成绩严重多了!

     不过事无绝对,只要用药辅助,林凡还是有办法将其根治的!所以才这样对独孤芳说到。

     “这…那我爷爷他…”独孤芳担心道,不过话未说话林凡接了过来。

     “放心,你爷爷还有一口内息护身,三天之内绝无大碍!”林凡给了一颗定心丸。

     “这…好吧…”如今之外,许多名医都束手无策,独孤芳无奈只怕希望放在林凡身上。

     ……

     “内劲伤肺,问题虽然不大,但我如今尚至内力境,还是很棘手,要是我现在筑基中期再配合医药把握更大!”婉言谢绝独孤芳的送别,林凡走在前往江南大学的路上,慢慢思索。

     就在此刻,林凡手机铃声响起!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没有多想便接了电话:“谁?”

     电话那头传来恭谦的声音。

     “小神医啊,我已经把您要的药材准备好了,您告诉我您住哪里,我给您送过来!”

     这不是别人,正是刘成绩。

     这才半天时间,这就好了,这速度倒是奇快!

     林凡微微惊讶,不过一想到刘成绩被病痛折磨够了,想早些解脱也是最正常的。

     “不用,我自己过来拿,你在药铺等着!”林丹看了看自己所在离刘成绩药铺不远,便打算走路过去。

     “哎,好好好!”刘成绩确定林凡马上就来,放心下来。

     不一会儿林凡便来到刘成绩药铺不远处。远远的就看到了刘成绩在门口候着。

     “小神医,您来了,里面请,里面请…药材都给你准备好了…都在这…”刘成绩笑脸相迎,指着柜台许多药材说道。

     “嗯,你这里有后堂吗?”林凡问道。

     “后堂,有啊有啊,小神医要用?”刘成绩暗想林凡要煎药?

     “不错,你腾出来我用,记住不要人来打扰我…”林凡叮嘱道。

     “好嘞,小神医就放心吧!”刘成绩拍胸脯保证。

     拿着所有药材林凡去了后堂,打算在这里便配置辅助药散修炼。

     熟悉的将所有药材用石斛碾碎,按药量配置比例弄好,再用特殊手法配置好后,便打开热水放了一缸清水。这才把药散倒下

     待清水变成青色,林凡除去衣物跨进了浴缸。

     闭目凝神,开始运转易筋经修炼。

     时间流逝,

     青水变清水,再到青水,这期间林凡一共倒下三剂药散。

     修炼到了下午时分,林凡才睁开眼睛,感受到了内息再一次增加且五脉全通,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三十年份的药材果然厉害,只是三剂药散我便达到了筑基中期。

     嗯,趁着此刻,便将所有内息凝练为内劲!”林凡自言自语。

     再次闭目修炼。

     时间再一次过来。

     三个小时后。

     时间,下午六点!

     林凡再一次睁眼。

     “不错,内劲有了五道,而且境界稳定,

     没有想到提前达到筑基中期,看来那独孤意不该死啊!”林凡微微笑了笑。

     “是时候出去了,那刘老头恐怕等得急了吧!”

     人之身体,奇经八脉共有八道,所修炼的内劲也是根据打通多少经脉有关,通一条,便有一道内息,发丝大小,可练成内劲,第二条以此类推。

     到了最后,八脉全通,全数炼化融合便是化境,再开辟丹田,成就内力境界!

     “小神医,您出来了…”见林凡从后堂出来,刘成绩如同小孩屁颠屁颠赶来。

     “那?”刘成绩搓了搓手,一脸期待。

     林凡摇了摇头,这是个老头的表现吗?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兴奋?

     “坐下,这次可以帮你根治!”实力再次提升,林凡微微惊喜,一切是这老头办事卖力。

     “哎,好好好!”刘成绩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半天才冷静下来。

     终于要完全摆脱这恶魔了。

     这一次林凡的内劲比前次大了不知道多少,点在刘成绩腿上内劲出,迅速包围而去。

     那残留的内劲如同害虫遇到了杀虫剂,片刻时间便被摧残,消失在人间!

     嚯!

     一道伤口破开,黑色的血液流了出来,充满恶臭!

     “好了,伤口我相信你有办法的,我走了!”林凡收回内劲,淡淡道。

     “好嘞,小神医,那我不送了,不送了!”刘成绩本来想送,但绑扎伤口要紧便只能致歉。

     罢了罢手,林凡走了出去。

     就在此刻,电话再一次响起:“喂,林凡啊,你小柔妹妹说是要参加今晚的开学典礼,我想让你赔她去,最好给我看住她,不许她和一些男学生来往,好吗?”

     林凡微微一愣。

     护花使者,还是保姆,或者???

     不过,无论哪一样,今晚的开学典礼都注定不会平静!

     “好的,张姨,您放心吧!”林凡也只能答应着。

     谁叫张姨对他好呢?

     刚挂掉电话,一张豪车便停在林凡面前。

     “楞着干嘛,走啊!”豪车驾驶室,传来不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