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你真的有病
    “这是何种内息之法,呼吸之间如此骇人?”老者脑海泛起疑问。

     睁开眼睛,林凡颇为满意。

     “第一条经脉大成,不过比起前世还是慢了许多…”并不满意自己的杰作,林凡摇了摇头离去,临走之际看了一眼一副呆滞的两人,有些疑问但一扫而过便下山而去。

     老者看着林凡下山,蠕动了嘴唇几下,想说什么却一句话没有说出。

     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看着孙女,一脸疼爱道:“芳儿,你开始练习吧,这一代也只有你有这个天赋,你其他几个哥哥全是废物,我想起来就可恨,唉,咳咳咳,希望你不要辜负爷爷的期许啊!”

     老者激动的说着,想起什么,一口闷气在心头,又咳嗽起来,面色涨红得难看极了。

     女孩看着自己爷爷又开始胡思乱想,连忙拍着老者后背安慰,道:“爷爷,你不要胡思乱想,芳儿一定好好的练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老者听着孙女这样说,顿时眉开眼笑,好了许多:“好好好…”

     ……

     回到别墅,张兴然一家并未回来,而此刻时间也尚早,不过下午四点多。

     “看来,我得购买药物辅助筑基,不然,百日筑基需要一百天,那可是太迟了…”心思笃定,林凡便去了江南最大的中药铺面。

     前世只所以能全心修炼,乃是林凡看破世间种种心无旁骛一心为报仇修炼,再加上他天资了得,区区百年光景便成为武道世界千百年突破武道宗师第一人。

     不过,两百年后还是因为心魔劫难身死。

     如今更是重修,那白日筑基对他来说,时间太短,毕竟,三个月之后,前一世的一切就会来临,所以,他必须加快速度。

     当然如今的心魔劫难,这一世,绝不会出现!

     来到一家中华药草铺子,林凡没有停顿,便走了进去。

     “给我十年份人生,灵芝,鹿茸,虫草…”林凡平静的念下这些草药名称。

     “要这么多,你不怕补死?”掌柜的是一个老年老者,他莆一听,这些都是大补之药,胡乱服用只会把人补死!

     “那是我的事…”林凡漠然置之。

     “你…行,你这是有病…”老年掌柜微微气急,心想,你自己想找死,那怨不得别人。

     “我没有病,你有病!”语出惊人,但林凡表面依旧波澜不惊,这看似骂人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好似医者对病人所言,无比认真。

     “你怎么说话的呢?你才有病…”老年掌柜脸色气得难看,但养气功夫很足,没有破口大骂。

     “我说,你有病…你是不是每当月圆之夜赤道,足维,这两处经脉之处奇痒疼痛,发作之时周身麻木,下身瘫痪,连走路都困难?”林凡缓缓说出。

     正要破开大骂的老年掌柜一下子楞了下来,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

     医者不自医,这是行医的潜意识的规矩。但自身的病情他作为老中医是非常明白的。看似相貌平平的林凡,竟然能一眼瞧出他的病根,这让他有些无措。

     他是谁,刘成绩,江南中药协会会长,一身中医之术之高,全国也知名,更是受人尊敬,有着神医之称,但就是如此,林凡的话才会让他不错所措。

     要知道,除了他自己从无一人知道他有病!就是每夜同床共枕的妻子也不知晓。

     更只有他自己知道,每当病情发作时候就会半身不遂,奇痒疼痛…每当发作他只能闭门谢客,像一只小狗躲在家里添伤!

     “你究竟是谁?”刘成绩面色不善,心中充满警戒。这是竞争对手的商业间*谍?

     林凡不答反道:“我能治你的病!”

     他脸上没有傲然之色,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实。

     对于林凡来说,这本就是事实,他前世不但是武道宗师,更是医道圣手,不然,几次三番的战役他早就死了在天南!这一切都源自恩师。

     所以,刘成绩这点小病,只不过被人施展了一道暗劲,微不足道。

     但对于受尽了这病痛折磨的刘成绩,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副默然之色,有着与年龄不相符合的表情,他有些拿捏不定,如果是一个身份平起平坐的中医者,他绝对相信。

     可一想到那发病时候的痛苦,他又想开口询问,却又碍于自己身份不愿说出。

     “治不好,不收钱,治好,你负责提供我要的中药给我,这是一场交易,你接不接受?”

     “接受,今晚就是你的发作之期,我马上就可以为你减轻痛苦,不接受,我立马走人…”

     “我给你三分钟时间!”

     林凡淡淡说道,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望着街道人流,等待时间来临。

     三分钟很快,就是一眨眼的时间。

     “我接受!”就在林凡要拔足而去的时候,刘成绩才一咬牙说道。

     林凡回头目光扫来,盯在他脸上,冷冷道:“下次,决定早一点,这次你超过十秒,机会不是每次都有。”

     “我…”刘成绩异常郁闷,要不是要治病,恐怕真的想骂人了。他堂堂中医神医,受人尊敬,何时被人这般呵斥过?而对方还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坐下…”林凡淡然道。一双眼眸从未有过任何变化。

     “这…好吧!”刘成绩感觉很委屈,自己竟然接二连三被一个小孩命令,偏偏自己必须照做!

     这要是传了出去,整个江南不知道多人笑死他刘成绩,好在,过往人群很少,没有人刻意注意。这让他微微欣慰。

     待刘成绩坐下,林凡控制体内刚刚繁衍出的那发丝大小的内息,一点点打入刘成绩被人暗算的暗劲之处。

     “还是实力不足吗?想不到没有产生内劲,居然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看来只有将其控制了…”林凡微微蹙眉。

     “好了,不过我告诉你,你这病一时半会不能根治,只能暂时压制…”林凡收了内息淡淡道。

     “这就好了?”刘成绩有些奇异的看着林凡,就那么推拿几下,就治好了,就算傻子都不会相信吧。

     “我说过,只是压制…现在给我需要的药材…”林凡不容置疑道。

     “噢,好…”不知道为何,刘成绩感觉这少年的话让他不得不给药材。

     得到药材还没有用钱买,林凡并不觉得兴奋,因为,那可是武者修炼不易的内息,用来给人逼除内劲,是属于浪费,但他不得不做,整个药材都被垄断,他无处寻药,只能出次下策。

     看着林凡离去,刘成绩久久才反应过来。

     “我这是被骗了吗?”使劲的挠了挠脑袋,他才缓缓进了铺子。

     “如今我未能修出内力,不能操纵内力炼丹,只能用另一条法子进行筑基了。”林凡回到李家别墅,拿出药材喃喃自语。

     随后找来简易工具将所有药材碾碎,用特殊手法制成了药泥,把洗澡室热水放满一缸,便将药泥投下用手拌匀。

     不过片刻,药泥发效一池清水逐渐变成了特有的青色液体。

     “好了…”微微暗喜,林凡除去衣物盘坐在浴池修炼起来。

     时间流逝,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左右。浴室一片漆黑…

     突然黑暗中传来三道噼里啪啦的炸响,似乎是人舒展身体经络,又要是骨头交接一般。

     “易筋经果然不愧是小少林佛门正宗,配合筑基药泥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这才几个小时,我就易筋筏髓到达筑基初期了,而内息更是有了麻丝大小…如此这般,十日筑基,指日可待!”

     “嗯,药力未过,我得去寻个地方巩固根基…”开灯洗掉一身刚排出的黑色毒素,放掉恢复清明的池水,穿了衣服林凡便从出了李家别墅。

     ……

     入夜,月亮已经高高悬挂,今天是十五,正是月亮圆的几天。

     刘家别墅,神医刘成绩早已褪去了一代神医的高傲,就在刚才,他拒绝和妻子同房,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了一个卧室里面。

     “你可怕的病疼又要来了…该死!”刘成绩愤怒的叫了起来,双手抓脑,一副要死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没有人回家,回答他的是一轮明月高悬,那一丝缺陷已经接近圆满。除此之外,还有冷冷地秋风萧瑟而过。

     “啊!”

     他知道,病痛开始了,一如前月一般,发出惊恐的声音。

     然而,等了许久,他发现想象中那撕心裂肺半身不遂的恐怖疼痛没有传开。

     “没有?”他如同孩童一样,充满惊喜,在地上爬了起来,跳了起来。

     “我真的没有发作了,原来他说得是真的!”刘成绩心喜若狂。

     “这是真的,真的!”

     “他说只能压制,说得是今晚吗?那明天我还是要遭受着病痛?”他双目涣散,欢喜的心全无,身子一软蹲了下去。